•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这一周(7月10日——7月16日)

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后有一种声音是规劝留学生们不要为了省点钱就去租住较差的社区,安全是顶顶重要的。或许我是多心了吧,总觉得有意无意地把便宜等同于危险,更隐含的一层意思大概是穷人就别较劲了,安分守己做好本分就该自足常乐。章莹颖的不幸和纵火保姆都是个案,真的是防不胜防,碰到了只能一声叹息。然而,要找到价廉物美的房间或是合格的保姆却不是什么不可控的事情,一个好办法就是多做功课。尤其是网络如此发达的当下,收集信息的成本几乎是零。在我们穷人眼里,金钱往往比时间更有价值。

远房亲戚的几个孩子今年中考,成绩公布的那天微信圈都给炸了,因为他们都得了高分笃定进市重点。特别是侄子,他上的是普通初中平日也属于散养类,考了589.5(满分630)。我又看了几个区的统计数字都高得吓人,譬如90%的考生数学在140分(满分150)以上。不仅暗想,那些耳提面命整天忧心忡忡的家长究竟图得是什么,好像也没有多少发挥空间啊?或许对中产阶级来说,能与普通群体拉开差距的就只剩下送小孩出国读书吧。没想到的是现在穷人也有本事能体面地出国,去的还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

在知乎上看到一则问题说是有什么食物中国人不爱吃 外国人很喜欢?其中之一就是酸咸薯片。个人觉得蛮好吃,而且因为味道酸爽而不太会吃过量。另一个在上海没看到过的小零食是香瓜子、南瓜子加葡萄干的组合,我也觉得很好吃。不过组合装里放最多的总是最便宜的香瓜子,吃起来不过瘾,还是自己买齐材料各倒一些混在保鲜盒里摇一摇更对胃。

最近看完一本语法书,作者很风趣。譬如说my husband and I, 或 I and my husband在语法上都对的,只是前者创始人是女王,大家就跟着有样学样,连明明该用宾格的地方,也I I I的脱口而出。这个I典故还让我想起爸爸给讲的一则轶事。说是中英两外交官言语交锋:英国的说中国人好像不礼貌哦,总是以我为开头,不像我们I是谦卑地放在所有人之后。你猜中国外交官会怎么作答? 等吃完饭洗好碗,爸爸才终于揭晓了答案。我们哪有这么自大,哪像你们I在哪里都是大写。

在微博看到有人讲小辰光,‘西瓜只有”解放”和”平湖”两种,前者滚圆红瓤,后者椭圆黄瓤。家中均无冰箱,有井水浸泡已是上品。小贩叫道:”西瓜要吃煞拉利甜的唻,三分五分买一块的唻!”后来,西瓜紧俏,需医院证明。再后来,发明堂吃西瓜,留籽在店。60年代中后期,”华东26号”驰名,如同当今的8424。’ 我小时候吃西瓜已经不用开证明,但这个条件反射大概已经深刻在父母心中,所以每每我高烧就会买西瓜,慢慢地也就成为了我的Comfort Food。

忽然发现公司离家远的好处了——可以在往返旅途中调整心情,不是把工作/家庭时的不愉快带到另一边去。而且还能想想这一周的事情,也蛮有劲的。

 

 

这一周(6月26日——7月2日)

凭借日语3级(已忘得七零八落)+连蒙带猜翻完一本《深夜食堂》,无非是温馨小场景的大串联,其中最动人的一则是竖条/横条食客的偶遇。很多人批评中国版在东施效颦,但原著在我看来也一般,情节夸张经不住推敲,譬如那只吃配菜的配角。如果撤掉配图把文字直接嵌入《读者》《知音》也肯定能严丝合缝。这个漫画能火估计是触碰到了读者的神经——熟悉的陌生人。米兰昆德拉总结说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而深夜食堂呈现出来的正是这份熟悉又陌生,既可以互相取暖也可以说走就走省略了告别。另一个卖点大概是The variety of small differences,我们或多或少都希望能有一点点的与众不同吧。在书中食客往往不需要点菜老板就能利索地准备好自己独特的食物,所以在现实中星巴克老少无欺一视同仁的服务流程对一些常客来说反而是种冒犯。我个人倒不太喜欢这种营销方式,因为感觉到自己在商家面前是一个无处遁形的透明人。

朋友说我的懂经老阿姨说中了杭州保姆纵火案。我没有看相测字预知未来的本事,而是在观察和实践中领悟出来的。譬如来自鱼米之乡年纪轻轻的保姆可能大字不识一筐,譬如福利政策推广难的阻抗之一居然是虽然自己也受益但别人的好处比自己更多一点点,即便是天经地义的常识常理也并不能完全畅行无碍。总而言之,不同圈子有不同的处事原则,要有理解融合也要有自知之明,力有不逮的得就别硬撑。

昨天拿着换水龙头特意买的大扳手拧紧了床脚的螺栓,床背终于站直了。一般的小修小补其实没啥难度,自己先看看说明书不懂得还可以搜索网上手把手演示的真人秀。对我而言难的是在要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找到称心如意的工具。解决办法之一是提着新水龙头直接请教店家,不过也不要全盘接受。我就没买下推荐的护目镜,在墙上打个钉子挂幅画好像用不着全副武装。

有个小朋友来澳洲前用我的住址注册手机。时光境迁他早就取消了电话学成归国,我也把写着“Not at this address”的信退回给公司,但那家公司的账单仍然是如月而至,这家公司大名叫Vodafone。

蛮喜欢这副画,标题叫Likes can kill

蛮喜欢这副画,标题叫Likes can kill

这一周(6月19日——6月25日)

清洗下水道的方法(ZT)

  1. 小苏打粉(洗衣服用的苏打会更便宜)倒进下水道,在过滤网附近也洒一些。
  2. 将一杯白醋放在微波炉内加热2分钟(附加好处是白醋蒸汽还可以清洁微波炉,只需快速擦一遍)。
  3. 将加热的白醋倒入下水道。 白醋迅速与小苏打粉起反应,产生泡沫。
  4. 静置5分钟。
  5. 打开水龙头30秒,用温水冲洗下水道。

 

玫瑰

老早初夏,妈妈总会买一朵用铅丝扎紧的白兰花让我挂在衣服的纽扣上。延长花期的方法是,行坐如淑女不能出汗;夜里临睡前最好把花瓣抱进打湿的小毛巾里。无论如何爱惜小花瓣终会慢慢染上铁绣色渐渐收缩衰败。我非常不喜欢亲历这个往下坠的过程,所以上初中后就不再佩戴,所以我也很能理解林黛玉为落花而伤心,挖个香冢也不算夸张。然后……自从养了玫瑰,自从玫瑰盆栽变成了玫瑰树,自从一年四季花开满枝头,对花朵的爱慕之情也就跟着日益下降,修剪起来手起刀落绝不心软。这一对比就发觉出林黛玉的境界真的不一般,她不仅完胜我这个小门小户出生的而且也超越眼里只有我的那朵玫瑰花的小王子。

大观园里鲜花该有千朵万朵连绵不绝,可她还是伤物

大观园里鲜花该有千朵万朵连绵不绝,可她还是伤物

数码锁

整理东西,找到3把数码锁,其中一把怎么也打不开。搜索了网页亦无良方,只得用最笨的办法从1到9一个个地试。好在密码是5开头的而不是9,看了一集片子就听到啪嗒一声解锁了。这把锁是第一次来澳洲前买的,也就用过一次。之后新秀丽的旅行箱挂的是老土的司必灵,那是爸爸年轻读书时用的,这与时代逆行的奇异在机场行李转盘上倒是鹤立鸡群。仔细回想起来,很多东西都在忽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譬如我现在的电脑已经没有3英寸盘了(还有光碟驱动),而现在小学生的考试都可能是无纸化的了。在这日新月异的都市里,还有没有不换不移的存在?

 

这一周(6月12日——6月18日)

昨天把从隔壁穿越过来的薄荷拔掉了一大半,才清理出一块空地。然后照着园艺书,种进在Queen Market买的有机 大蒜(书上说超市里的大蒜都添加了防腐剂很难出芽)。

所谓的有机大蒜头

所谓的有机大蒜头

我的家常菜里几乎用不到大蒜,偏偏看到超市里要卖25/公斤,又听说现在是种植的好时机,就乘着休息赶农忙了。说来薄荷我也很少用但因为喜欢它的香气陆陆续续买过好几盆,却没有一株活过一季的。奇怪的很,邻居家的薄荷却有着野草般的生命力,很快就占领了施过肥的土壤,还从铺着小石子又背阴的狭窄过道中挤出一大丛来。空闲的时候,常待在花园里修枝,拔草瞎忙活。首先很有成就感,现在一年四季都有花开都有菜可摘。二来还能能活络筋骨。之所以能保持少女时代的体重,我想肯定有园艺的一份贡献。哪里有吃不胖的好基因?真相是年轻新陈代谢比较快而已。那些传说中的吃货瘦子估计跟我爸一样有肠胃问题。澳洲同事不止一次说你好瘦啊(暗喜。)紧接着会说你肯定没超过50公斤吧。(不知道该怎么回了。)这属于文化代沟?

 

姐姐初中时代的朋友最近请她看了《摔跤吧,爸爸》,她在微信上晒了两人的合影以及电影票。初中毕业后,她俩的人生路再未有重叠,可每次回国,还是会约出来兴致勃勃地聊一个下午。那些觉得和老友毫无共同语言,大概是在心态上自比鲁迅,而把别人都看成了闰土的吧。想来难得聚会一次,譬如一年一度总是能找到些双方都感兴趣的话题,美食美容物价养生旅游或是特朗普………………

有些东西拍照留念即可

有些东西拍照留念即可

在twitter上看到,给热水器加个隔热毯(Water Heater Insulation Blanket)可以即可省下9%的煤气费。随即搜索了万能的淘宝,却找不到,可能关键字用的不对吧。eBay上倒有,价格在20-50之间,买一个试试看。

隔热毯。万能的淘宝也缺只角

 

 

这一周(5月29日——6月4日)

很巧,才看完Homo Sapiens,Bill Gates开出的最新书单里就有Homo Deus。同一个作者,Sapiens讲过去,Deus看未来。根据Gates的书评,作者果然预测由于基因改造,富人将会在智体上秒杀穷人。富人代表Gates却不同意,他说虽然有先有后但这个时间差肯定是越缩越短。他更担心的则是天下太平后,人类又该如何去挖掘存在的意义?我觉得他的生活太有意思了,譬如在他好多书评里都提到太太Melinda,Melinda推荐了这本书,和 Melinda交流读后感。譬如他读完某本书接着就见到作者真人……咳,我么只能与作者神交,赶紧去图书馆找新书~~~

Bill Gates最喜欢的书大概是人物传记,而我却最不喜欢。不过,我挺爱看他的Gates Notes,惊讶他的阅读速度。

Bill Gates最喜欢的书大概是人物传记,而我却最不喜欢。不过,我挺爱看他的Gates Notes,惊讶他的阅读速度。

Guns, Germs, and Steel也刚看完,作者很爱护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土著居民,认为他们在石器时代停滞不前的原因,不在于群体智力而在于地理环境。然而,他对中国却不那么客气,他说方块字很累赘。“Japan continues to use its horrendously cumbersome kanji writing system is preference to efficient alphabets or Japan’s own efficient kana syllabary – because the prestige attached to kanji is so great.” 他说中国的大一统制度正是近代落后挨打的主要原因。作为一个研究上下13,000年人类历史的作家,在这本90年代末出版的书里看好了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亚国家,却没能预测出中国会从边缘走向中央,这实在有点不该啊。

Guns, Germs, and Steel论证的文明进化的因素

Guns, Germs, and Steel论证的文明进化的因素

还粗略翻了本Mind,书中说有智慧的人具备以下3大特征

  1. Can name and achieve their goals in life 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2. Capitalize on strengths and corrects or compensates for weaknesses 能扬长避短
  3.  Adapt to, shape, and choose environments 山不转水转
Big5的简易版。岁月给我的馈赠是,变得越来越心平气和了。

Big5的简易版。

岁月给我的馈赠是——变得越来越心平气和了。

 

第2天过期的蛋糕,两只才$1.8。我很没出息,直到现在口味还很小朋友。

第2天过期的蛋糕,两只才$1.8。

我很没出息,直到现在口味还很小朋友。一看到蛋糕打折就两眼放光,若不顾及脸面的话大概得把货架上剩下的统统打包拿下。然后再续个顺口溜:等我有了钱,蛋糕一次买两只,一只吃掉一只砸人。

这两天的蔬菜的就是夜开花,别人家院子种出来送给我的。自己也种了些西兰花,可惜虫子比我跑得快,把叶子扫荡成骷髅头。

别人家的夜开花

别人家的夜开花

这一周(10月5日——10月11日)

去图书馆时看到这个展览,基金会邀请30多位插画家画画给生重病的孩子。童趣的世界里总是少不了小人、动物和比例失调的平常物件,下面这一幅是我最喜欢的,要是色调可以再鲜艳点或许更好些。

其中,个人最喜欢一幅

其中,个人最喜欢一幅

周末借了《荆棘鸟》的DVD,影像一出现就似曾相似,以前上海电视台肯定播放过。在我们那个视男女之事为禁忌的年代,这部被定为’PG’的片子,倒是大敞方便之门。不过,那时候我更爱看琼瑶剧,也许被大人禁止的东西,最能激发出小孩的好奇心。

赶在10月底,做好了tax return,单身无孩几乎享受不到任何优惠,打算再读个学位既提高文修养也有退税的私心。

看到一位名人把参观得来的花体字签名放在微博上,很有些怡然自得的意思。其实,这种字体早就归为老古董,不会用于日常书写中。第二,不必千里迢迢地跑到英国去寻墨宝,我爸爸就写得出,他那个年代上过洋学堂的读书人个个都能写。

很多东亚女性常会夸耀自己在国外被误认为年龄未满。没错,在肤质上黄种人确实有些优势,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身材不像洋人凹凸有致,而是平板一块如未发育的少女。另外只要是活人无论年纪多大都有资格重返学校读学位读TAFE,所以,问你有没有学生证不代表你显年轻,这只是服务问候语之一,与在超市结账时收银会问你是否有会员卡一致。

我很能理解这种心境,就像自己有时会在豆瓣上查下书目,如果书评很少甚至没有就窃喜,还self-assurance,恩只有这样,那才能筛选出真真的知音。//The Girl on the Train的原版在中国要卖138元,猜测购买群?。

不管是否自觉,心理学上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区别只是层级的不同。只有看清自己的局限和普通,才有可能看到更丰富、更宏大的外在世界。

梅林香辣带鱼罐头

梅林香辣带鱼罐头

在中国超市看到这带鱼罐头,小时候过泡饭的最佳伴侣之一,这改良的味道还行,但不如过去甜净净的。

 

 

这一周(9月28日——10月4日)

初一生作文

初一生作文

不理解家长为什么要发到微信圈上,表扬小孩的想象力么?

前些天,姐姐说现在很多人会把邻居送来的现成食物给扔掉,因为怕脏更怕被下毒。这样一连接,大概能明白这篇作文的立意,人与人之间没有信任而是互相防范。只是有些难过,才13,4岁的小朋友看到的世界就已是《故事会》了。

如果天气好,周五下班,我会走这一条林荫大道。虽然地处闹市,但背靠大学非常安静,也不见几个行人,除了撞上晚锻炼的。穿行在这昏昏黄黄的甬道里,人却特别清醒,回顾一周发生的所见所闻。那天早上读到的报纸,专栏记者把走红地毯的演员比作端菜盘子的侍者,幕后真正的大英雄是作家是厨师。似乎有点道理,那些我以为好看的国产片,如《环珠格格1》,《士兵突击》,《神探狄仁杰》,演员固然有功劳,然而剧本精彩才是大前提。微博上得知《上海壹周》休刊,作为曾经的忠实读者,却一点都不感伤。这曾经是一份可读性挺强的刊物,但后来变了质,几乎篇篇都是软广告,标榜小资,满满铜臭味,远不如《申江》《新民晚报》接地气。姐姐说她爱看《爸爸去哪儿》,因为小孩子每期都在进步,不象大人数十年如一日,她随后举出几个我们从小玩到大的熟人作为反证。我不以为然,成年人也完全可以变得更好,只要他/她有自觉意识。比如最近看Judge John Deed,我喜欢主角的正义感可又反感他是性瘾者。那些一边揭露赖宁的大队长是死后追封的一边又赞扬马云长得有气质的人;那些一边指责街头饮食店的服务态度一边又津津乐道要提早很久才能预定到且没有菜单全凭主厨心情决定的餐馆。一直觉得他们逻辑非常混乱,可是我不也是有这种自相矛盾的时刻么? 这就是反省。

走完这条路需要1个小时,然后便是shopping center,回到人的世界里采购下一个星期的食物。由于是晚上,有时候能碰上一些打折的生鲜品。老早,和爸爸到食品厂买蛋糕皮碎的干脆面,多少有些鬼鬼祟祟的不适感,怕撞倒熟人又怕营业员的轻慢。现在倒极为坦然,要是能买到50C的生梨,89C的蛋糕,情绪就更为高涨。

散步道从这里开始

散步道从这里开始

 

自给自足的花

自给自足的花

 

蜂蜜已经有2,3年没有打过折,说是蜜蜂减产的缘故,可明明我这一株熏衣草上就嗡嗡地好多阿。在车站书店看到熏衣草小熊孤孤单单地坐在货架上,此一时彼一时。还是喜欢让花长在枝头上,插在花瓶里再美也是个死物是个尸体,而且还能给蜜蜂一条出路。

熏衣草上的蜜蜂

熏衣草上的蜜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