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这一周(10月30日——11月5日)

这周某天跑步时,突然下起了太阳雨,然后见到了彩虹。

某天跑步时,突然下起了太阳雨,然后见到了彩虹。

车头上的胡子以为是司机的涂鸦之作,其实是呼吁公众关注男性早问题

车头上的胡子以为是司机的涂鸦之作,其实是呼吁公众关注男性早夭问题

这周看完Everybody Lies,立足点是大家为了虚荣等可能会在社交媒体上撒谎,但对Google搜索框却心口如一。

同一个丈夫,在社交媒体/搜索框里显现出几乎完全不同的个性

同一个丈夫,在社交媒体/搜索框里显现出几乎完全不同的个性

不出意外的有种族歧视还是非常普遍的。意外的是我们亚裔的一个形容词是‘stupid’,不是总说数学好和犹太人一样聪明么?

对人种的刻板印象

对人种的刻板印象

不出意外的还有男女思考模式截然不同,但根源来自生理还是社会呢?至少直到今天,性别歧视还是普遍存在,而且加害人不仅有旁人外人还有最亲近的家人。父母在爱的名义下更为焦虑女孩的体重容颜,尽管事实上在美国有更多(7%)的男孩超重。另一方面,父母更倾向男孩天赋秉异,尽管事实上有更多的女童考进天才学校。

男女搜索关键字

不意外的是Winston Churchill的这句被引用很多次断言根据大数据统计很可能是迷思。“Any man who is under 30, and is not a liberal, has no heart; and any man who is over 30, and is not a conservative, has no brains.” ,意外的是总统和球星一样具有影响力,如果在形成政见的关键年龄段(14-24岁)执政总统极具个人魅力(譬如Eisenhower、 Kennedy),那么所在的政党将吸粉无数且忠诚一生。

不意外的是富人无论在哪里都能过得惬意舒心,意外的是穷人若想长寿一个办法就要想法设法地挤入富人聚集市。作者给出的解释是可能穷人可以模仿学习富人的健康管理技能,譬如多锻炼,少抽烟。

不意外的是发誓赌咒用虚词的通常都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 Terms used in loan applications by people most likely to pay back: debt-free, after-tax, graduate, lower interest rate, minimum payment.
  • Terms used in loan applications by people most likely to default: god, will pay ,hospital, promise, thanks you. In fact, mentioning any family member is a sign someone will not be paying back.

但作者由此提出的一个观点却发人深思,如果申请贷款的很有礼貌很虔诚,抑或只是对事实的如实陈述,或者这筛选条件被有心人所利用?一个办法是人为干预,可在AI时代里要实现可能并不太容易。

另一个触动伦理讨论的是Facebook等社交媒体正在不断地用几乎无成本的A/B测试、Doppelganger Search让使用者对平台成瘾。它们知道很多,甚至比当事人自己更接近真相。

最后是专送给像我一样的人——父母漫不经心地给取了一个非常世俗非常不起眼的名字。据统计从黑人的姓名可以大致猜出其家庭出生。阶层比较低的多会有个与众不同的名字,而家世背景中产及以上的父母则随大流给孩子取一个很安全很普通的大名。虽然我不是黑人,不过也聊以自慰。

 

Advertisements

这一周(10月2日——10月8日)

假小子L逢年过节,总要跑出去天南地北地旅行。忽然想是不是害怕成为别人评头论足的对象?平日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没有说三道四的闲心,长假一到走亲访友少不了家长里短,让L无所遁形。我没有向L求证。

在博客微博上会单方向地关注很多陌生人,并不和他们互动,只是通过文字图片来想象他们的日常生活。譬如一个人养了一条狗,时常会发一些自己与狗狗的互动照。她有点像是哈利波特的好朋友罗恩,老是抱怨自己的狗不如别人家的可爱友善,有诸多的毛病不爱洗澡不肯吃饭……,后来不知怎的,博客微博的更新速度慢了下来,我也只是很久很久才突然想到她和她的狗,再去翻了一下她的大本营,得知那条很不让主人省心的狗已经过世了,她在梦中眼泪汹涌,醒来后写道:“特别的爱你,谢谢,世间的这一段,先和你说声再见。”  我看后也跟着难过起来,尽管不认识她的狗,也不认识她。

通过网校也单方向地认识了很多老师,譬如教哲学的傅佩荣有一点冷面滑稽。他说从来不翻老照片因为过去总是比现在的自己更年轻更漂亮;他说猪狗都是活在当下的人有什么好向畜牲学习的;他说在德国确实每家每户都收藏一本《老子》只因为无版权书价低内容又高深莫测大家全都不懂。他还说起一段因误会而结缘的友情:由于对方的名字和老同学的极为相似,他以为是同学的兄弟所以格外照顾,而对方发现他并不是高高在上相反平易近人,一来一去情谊加深转浓,即便后来知道对方和同学完全不搭界也无关紧要了。他说没有找到知己或许只是时机未到,即便永远没等到也不需要自责,因为没有听众那说明你是真正的天才,天才统统是孤独的。

周六图书馆里搜索了诺贝尔新贵石黑一雄的书,反馈结果是所有的纸质书/电影/有声书全被借走,还有不少被预定。我也不能免俗地排上了队,想看的是When We Were Orphans。因为有人评价这位日裔作家写出上海/日本/英国人的共同的特性:“阴丝呱哒假惺惺,话里有话嘲叽叽,根深蒂固的关于地域(精确到街区跟楼层)和阶层的鄙视链。” 周六还去了家新开的商场,促销的商品里有69c的香蕉,然后几乎商场里的每部手推车都装着一袋子香蕉,我也不甘落后地买下一串,盘算着来不及吃的话就搅烂做奶昔。显然我不是天才,我是乌合之众。

 

 

这一周(9月25日——10月1日)

喜欢拉起窗帘打开窗户,坏处是上厕所鸟儿近在咫尺大声歌唱,好处是躺在床上正好能看到星星。

春天一到玫瑰又肆意绽放,也许送人鲜花的传统源自于此,院子里一转采上一大把折成一束省钱又体面。

今天是夏令时的第一日,边跑边想时间大概就是人为设定的一个表达方式。一天少掉了1个小时身体却茫然不知,仍然在天亮醒转起床跑步。

心理疾病到底以什么来定义的?不同寻常的不见得不正常(譬如同性恋),寻常的愿望却又不见得是正常的(譬如要快乐不要抑郁)。

看了几本刑侦官场网文,还是不懂为什么要推崇“警匪一家”。我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涵义,但鱼真的很重要么,小虾米微生物水草石头就不重要么,这个世界缺了谁不都还能天长地久的么?

 

 

这一周(9月18日——9月24日)

同性结婚合法化的邮寄选票

同性结婚合法化的邮寄选票

不管是否同意,我想同性结婚合法话就跟当年取消死刑一样大势所趋,今年完不成指标明年还会卷土重来直到通过为止。这就是民主,人人有权讲话却仍然如螳臂挡车,为此还瞬间蒸发掉了一个多亿。

这一周看完了The Selfish Gene,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我对于死亡的恐惧。书上讲,好比是天上漂浮的云朵,时而聚拢化作人形时而消散各奔东西。凡胎肉骨会灰飞烟灭,个体的基因组合会在代际中不断递减(作者说至多挨不过3代),但是构成身体最基本的元素却颠扑不灭,它可以因缘际会变身为池塘嬉戏的鸭子,遮天蔽日的榕树或是声声叫着夏天的知了。如果真想要万世流芳,不如写诗作曲……,学当苏格拉底、达芬奇、哥白尼或是马可尼。作者说人和其他万物一样都是自私基因的载体,也就约等于人之初性本恶。自私自利不仅表现在敌我之间,还表现在伴侣之间,亲子之间,手足之间。作者又举了个对我而言不太顺耳的例子。为什么人类女性会突然绝经?因为自私的基因发现老化的胚胎预期寿命要比壮年的短,与其耗费资源养育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如照顾虽只与自己25%相似但能健康成长的第三代。虽然没有给出具体年龄段,但敢肯定我一定属于先天不足的范畴里。不过作者接着又自相矛盾地表态母亲最最爱惜奶末头,譬如迟迟不肯断奶。

也因为本性自私,繁殖本身也必然遵循最大利益化。又因生殖构造的不同,从受精起的那一刻女性的身体就开始被exploited(原文),她付出的远比男性多,因此有生育意愿的姑娘们会欲擒故纵漫天要价也就非常自然而然。很有趣,同样是说真话(待价而沽找对象,坦诚打球是为了钱),受众的反应却南辕北辙。谁才是公正的裁判?评判边界又在哪里呢?

作者认为人口要加以控制,否则后人别说发展空间就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他反对把计划生育说成违反自然违背人性,举出自然界中的动植物会根据外因内因调节生育率。即便计划生育是不自然的,那么自然界里有没有福利低保这一说。如果取消掉托底政策,会剩下几对夫妻敢于不惜代价地生生不息?想到自己的故土被异族占领不免会生出些难过。可是在本质上并没有你我之分,我们跟猪狗都还是近亲;再则,由于至今也没发现有哪一个基因片段单独决定了智商/体格/外貌/性格等,那些担心会被拉低下限的中产阶级大概恐怕是在杞人忧天;更何况再精巧的排列组合也经不过3代遗传的消耗,要不然苏格拉底、达芬奇、哥白尼或是马可尼都在这历史长河只出现过一次呢?

周末,又一次地走回家,顺道买到一只打折的麸皮面包,闻闻纸袋子里透出来的香气看看街头已穿上夏装辣人眼睛的男女,觉得活着真好。

这一周(8月14日——8月20日)

谁知道骷髅头代表的是哪个国家?这是图书馆自助借书机的大屏幕

谁知道骷髅头代表的是哪个国家?这是图书馆自助借书机的大屏幕

 

很多国家的国旗看起来很像,反而是小国家比如梵蒂冈倒很有特色,过目不忘

很多国家的国旗看起来很像,反而是小国家比如梵蒂冈倒很有特色,过目不忘

学生时代唯一做过的“官”就是地理课代表,喜欢“纸上谈兵”以地图册走天涯。

今天起了有些晚,跑步时看到三三两两的小球员已经在操场旁做着热身活动,几个家长推出BBQ的烧烤架准备燃料和食物。虽然时不时地下点雨,但孩子们传球欢笑声只要打开自家院门也能听得到。这种风雨无阻的承诺其实很容易实现但大人们基本上都不太乐意践行。太麻烦了一身泥,他们会说。可是他们不知道,小孩子往往会把这样的活动看得很重又期盼了很久。

 

 

这一周(7月24日——7月30日)

姐姐有一次说,我们俩是不折不扣的“体育渣”。其实比起她的一败涂地,我除了跳远这个项目无可救药外其余拼搏一下还是能及格的。虽然父母也确实没啥体育细胞,但我还是认为义务教育阶段的体育和语数外一样,只要是正常人就应该能达标。之所以当时体育成绩普遍不怎么理想尤其是女生,主要原因是流行着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顺口溜, 老师家长都对体格训练不太重视。
离开学校后除了瑜伽外,就没再和任何运动沾边过。直到2年前家门口新修了一个阔气得大球场,觉得不加利用实在有愧“精明上海小市民”的荣誉称号。选择跑步的理由也异常简单,因为它和瑜伽一样合乎我的要求:不需要装备,我的就是胶底跑鞋和小学生的深蓝色运动服。也不需要同伴,黎明开跑时几乎见不到一个活人,只听到若干鸟鸣或一只受了惊吓的野猫。一边跑我一边还会东张西望胡思乱想,譬如那庭院森森后面的那户人家是不是出远门了?扔在草丛里的鹅卵石是不是可以捡回去?随风传来的隐约歌声叫什么名字?……如果还在上海的话,大概不会考虑跑步,因为无论起得多早或等到多晚,小菜场那一头有塑胶跑道的体育场总是人头攒动。
这周经过火车站,贴上了好多The Good Fight的宣传海报,剧中的Diana正是我心目中独立女性的形象。
对照6月The New Yorker的一篇文章,中国女性地位最高峰大概还真属于我母亲的那一代吧。我长大的那条弄堂里,阿姨妈妈们原先不是家庭妇女就是待业青年,居委会把认识字的给安排进扫盲班当老师,扫盲班毕业后包分配最不济地也有生产组保底。虽然工作不能让人人满意,但收入差距总体并不大。有了自食其力的底气,再加上“妇女能撑半边天”的社会舆论,那一辈女性的精气神儿最接近Diana,不修边幅的Diana。没有看《我的前半生》,根据网上的讨论,估摸着还是围绕着弗洛姆的how to be loved, how to be lovable,想想还真是难过啊。
妇女能顶半边天

妇女能顶半边天

这一周(7月10日——7月16日)

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后有一种声音是规劝留学生们不要为了省点钱就去租住较差的社区,安全是顶顶重要的。或许我是多心了吧,总觉得有意无意地把便宜等同于危险,更隐含的一层意思大概是穷人就别较劲了,安分守己做好本分就该自足常乐。章莹颖的不幸和纵火保姆都是个案,真的是防不胜防,碰到了只能一声叹息。然而,要找到价廉物美的房间或是合格的保姆却不是什么不可控的事情,一个好办法就是多做功课。尤其是网络如此发达的当下,收集信息的成本几乎是零。在我们穷人眼里,金钱往往比时间更有价值。

远房亲戚的几个孩子今年中考,成绩公布的那天微信圈都给炸了,因为他们都得了高分笃定进市重点。特别是侄子,他上的是普通初中平日也属于散养类,考了589.5(满分630)。我又看了几个区的统计数字都高得吓人,譬如90%的考生数学在140分(满分150)以上。不仅暗想,那些耳提面命整天忧心忡忡的家长究竟图得是什么,好像也没有多少发挥空间啊?或许对中产阶级来说,能与普通群体拉开差距的就只剩下送小孩出国读书吧。没想到的是现在穷人也有本事能体面地出国,去的还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

在知乎上看到一则问题说是有什么食物中国人不爱吃 外国人很喜欢?其中之一就是酸咸薯片。个人觉得蛮好吃,而且因为味道酸爽而不太会吃过量。另一个在上海没看到过的小零食是香瓜子、南瓜子加葡萄干的组合,我也觉得很好吃。不过组合装里放最多的总是最便宜的香瓜子,吃起来不过瘾,还是自己买齐材料各倒一些混在保鲜盒里摇一摇更对胃。

最近看完一本语法书,作者很风趣。譬如说my husband and I, 或 I and my husband在语法上都对的,只是前者创始人是女王,大家就跟着有样学样,连明明该用宾格的地方,也I I I的脱口而出。这个I典故还让我想起爸爸给讲的一则轶事。说是中英两外交官言语交锋:英国的说中国人好像不礼貌哦,总是以我为开头,不像我们I是谦卑地放在所有人之后。你猜中国外交官会怎么作答? 等吃完饭洗好碗,爸爸才终于揭晓了答案。我们哪有这么自大,哪像你们I在哪里都是大写。

在微博看到有人讲小辰光,‘西瓜只有”解放”和”平湖”两种,前者滚圆红瓤,后者椭圆黄瓤。家中均无冰箱,有井水浸泡已是上品。小贩叫道:”西瓜要吃煞拉利甜的唻,三分五分买一块的唻!”后来,西瓜紧俏,需医院证明。再后来,发明堂吃西瓜,留籽在店。60年代中后期,”华东26号”驰名,如同当今的8424。’ 我小时候吃西瓜已经不用开证明,但这个条件反射大概已经深刻在父母心中,所以每每我高烧就会买西瓜,慢慢地也就成为了我的Comfort Food。

忽然发现公司离家远的好处了——可以在往返旅途中调整心情,不是把工作/家庭时的不愉快带到另一边去。而且还能想想这一周的事情,也蛮有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