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 Advertisements

这一周(12月19日——12月25日)

姐姐说我这个人蛮有趣的,要么不做,一旦做起来的话就如一根筋。譬如1月初突然想到了开心网,然后因为手机验证页进不去,就写信给开心网网管来来回回三四封。手机验证页终于能打开了,却又碰到新难题——收不到验证码。又因为每天只能验证3次,就隔三岔五地重复测试。就这样到了2月中旬,突然间地收到了网站发来的短消息。这么不容易地终于进入“开心网”,主页上显示有几百条新消息,打开来则一无所有。又用搜索框查了名字稀罕的老朋友结果也是零,高涨2个多月的热情瞬间给浇灭了。失散的朋友们大概都去微信了吧,可它不像开心网,能通过枝枝蔓蔓能找到幼儿园的同学。有些难过。

前些天收到知乎的短消息说经举报一个回答被折叠。那个答题寥寥几行,主要就是引用了林语堂自传里的一个细节,说他很大了还要摸着母亲的乳房才能入睡。这就是自己无法欣赏林语堂的一个原因。以前,特别是在看了《笑傲江湖》后,比起伪君子来我觉得真小人更可爱些至少表里如一么,和这类人相处时不用设防担心被暗算。可佛洛依德说过,任何一个人自我内在结构都有3个层次,本我自我和超我。如果表里如一中“里”就是动物性本我的话,这种统一又有什么地方可歌颂得呢?做同样坏事的伪君子吧还晓得自我控制,还知道脸面都不要的表达本我是恶行恶状。伪君子至少承认好坏是非,在表面上遵守社会公认的价值。想起很多年前,酒足饭饱后一亲戚得意地说只因楼上拖地板漏水下来,他就去居委会举报那家人是反革命。当时写大字报的不在少数,可现在应该有多少人会拿出这等龌蹉事来跟小辈分享的吧。我已经过了20岁了,不会天真的以为神仙姐姐不用上厕所,每个人可能都有一些见不到光的地方,只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才令我心生寒意。

还被折叠的一个回答是:据某某调查(记不清楚,不过肯定是来自赫赫有名的实验室),创造力和撒谎本领相辅相成,所以没有创造力的提问者不用太过灰心。

市图书馆说去年借阅次数最高的小说类是The Girl on the Train,非小说类是The Barefoot Investor。从这个角度来看,我算是进入主流社会了。不过还有很多我难以理解,譬如长跑跟募捐有什么关系?我能看得懂的长跑是如在Royal Park偶遇的那一类,其口号非常响亮‘one KM a day, keep a kilo away’,参赛者奇异性也很大男女老少高矮胖瘦甚至还有大腹便便的孕妇、推着婴儿车的以及被狗溜着的小朋友。

那天还去了家区级购物中心,女厕所在打扫,所以清洁工帮我按开了母婴室。这还是第一次参观母婴室,除了厕所常规的配套设施外,有独立喂奶间换尿布的大长台以及一台微波炉。在洗手时想起坐在议席上边开会边哺乳的新闻,国会大厦里难道这么没有人性没有一间母婴室?人类小宝贝难道这么脆弱挨不得了一时半刻的饿?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