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这一周(7月24日——7月30日)

姐姐有一次说,我们俩是不折不扣的“体育渣”。其实比起她的一败涂地,我除了跳远这个项目无可救药外其余拼搏一下还是能及格的。虽然父母也确实没啥体育细胞,但我还是认为义务教育阶段的体育和语数外一样,只要是正常人就应该能达标。之所以当时体育成绩普遍不怎么理想尤其是女生,主要原因是流行着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顺口溜, 老师家长都对体格训练不太重视。
离开学校后除了瑜伽外,就没再和任何运动沾边过。直到2年前家门口新修了一个阔气得大球场,觉得不加利用实在有愧“精明上海小市民”的荣誉称号。选择跑步的理由也异常简单,因为它和瑜伽一样合乎我的要求:不需要装备,我的就是胶底跑鞋和小学生的深蓝色运动服。也不需要同伴,黎明开跑时几乎见不到一个活人,只听到若干鸟鸣或一只受了惊吓的野猫。一边跑我一边还会东张西望胡思乱想,譬如那庭院森森后面的那户人家是不是出远门了?扔在草丛里的鹅卵石是不是可以捡回去?随风传来的隐约歌声叫什么名字?……如果还在上海的话,大概不会考虑跑步,因为无论起得多早或等到多晚,小菜场那一头有塑胶跑道的体育场总是人头攒动。
这周经过火车站,贴上了好多The Good Fight的宣传海报,剧中的Diana正是我心目中独立女性的形象。
对照6月The New Yorker的一篇文章,中国女性地位最高峰大概还真属于我母亲的那一代吧。我长大的那条弄堂里,阿姨妈妈们原先不是家庭妇女就是待业青年,居委会把认识字的给安排进扫盲班当老师,扫盲班毕业后包分配最不济地也有生产组保底。虽然工作不能让人人满意,但收入差距总体并不大。有了自食其力的底气,再加上“妇女能撑半边天”的社会舆论,那一辈女性的精气神儿最接近Diana,不修边幅的Diana。没有看《我的前半生》,根据网上的讨论,估摸着还是围绕着弗洛姆的how to be loved, how to be lovable,想想还真是难过啊。
妇女能顶半边天

妇女能顶半边天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