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儿时的零食

大白兔奶糖

大白兔奶糖

前几天看到的一张帖子讲的是现在已经停产的零食,当时由于物流不发达零食都极具地域性,不像现在即便是在Coles也能买到大白兔奶糖。然而所有人吃同一种食品有同一种回忆,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 锅巴
    锅巴有一种口味是麻辣得,那时候的上海很少见。
  • 美厨/营多/中萃方便面
    美厨黑胡椒是方便面的极品。记得有次表姐来做客,请吃的中饭就是3包美厨,大家还吃得兴高采烈心满意足。营多中萃就属于下品了,不过现在吃不到了却也逐渐幻化成对于过往老时光的追缅
  • 鬼脸嘟嘟
    最爱奶油花生口味
  • 美味鱼柳
    只要一吃手上就有红红的油印渍,无法愉快地偷吃啊。
  • 无花果 & 盐金枣
    应该算是最便宜的零食,而且回味无穷
  • 双汇火腿
    春游必备品
  • 雅士利话梅
    很少吃原因是吃不来。就像第一次吃大大泡泡糖虽然千叮万嘱还是给吃进肚子里去了,阿姨骗说要去开膛破腹留下不灭的阴影。
  • 九制陈皮
    妈妈曾试着自己做,但失败告终。估计舍不得放糖,当时白糖也是配给的。
  • 紫雪糕 & 冷狗 & 娃娃雪糕 & 血糯米雪糕……
    当时的冷饮柜上面还会盖一层厚被子。

 


以下为转载
我们小时候尽管经济条件不尽如人意,却依然在主食之外经常受到零食的诱惑。那些年,“买点甜的咸的吃吃”就是买点零食吃吃的意思,就是长辈对小孩子一种额外的奖励。零食有甜的和咸的区别,甜的有点阳春白雪的属性,而咸的则接着下里巴人的地气,因为那时粗盐只有一毛五分一斤,鲜酱油才两毛七分一瓶,而白糖要七毛八分一斤。家里来了客人,上海普通人家常用“糖滚蛋”作为点心送客,也算厚待客人了。小孩子生病,给一碗糖粥就可权且充当营养品了。哪位仁兄即使不幸患上了急性肝炎也就是凭医生证明多配给一斤白糖而已。
我家附近的金猫食品店坐落在天蟾舞台对面,我常在里面买糖果解馋。最便宜的要算粽子糖。取粽子之形,色呈橙黄,晶莹剔透,且赤身裸体无任何花花糖纸包裹,本色示人,价格实惠亲民,一分钱一颗。后来有了升级版,名曰松子粽子糖,目视可看到里面有些许松子,放到嘴里含着,将近半程时齿间会品出松子的香味。
当只有区区几分钱还想尝点甜头的话,还有一个出路就是买弹子糖。弹子糖圆圆的,比现在的麝香保心丸大几倍,披着五颜六色的外衣。几分钱可以买上十几粒,虽然个头小但数量多,和舌头消磨味觉的时间长,所以也很受小伙伴们的喜爱。当几个小同学在一起,每个人的小嘴都蠕动着似乎在嚼着什么东西时候,这时谁都不肯落单,于是放个一两粒弹子糖在嘴里抿着,像煞有介事地抿着嘴。
咸的零食虽然比甜的零食地位低,但拥有的消费群多,且品种丰富,光橄榄就有甘草橄榄、五香橄榄、烤扁橄榄等等,还有奶油话梅、奶油桃板、九制陈皮,蜜饯杨桃、丁香山楂、盐金枣等等,有的且延续至今长盛不衰。丁香山楂是我的最爱,五分钱一包,弄堂口的烟纸店里用黄皮纸包成小的三角包出售。我常常买一包放在裤子口袋里,时不时用手指往口袋里把那消食开胃的东西撮点出来往嘴里送。有时候纸包浸润破了,裤袋里都是山楂的味道。
盐金枣是无人不知人尽食之。长相有三种,一种是长条形,一分钱一根,甘草味的,细细的用手拿着可以慢慢咀嚼,小伙伴们也往往把它叼在嘴边,戏称为“吃香烟”;另一种是小颗粒形,四五分钱一包,拿几粒送嘴里可以在唇齿间消磨良久;还有一种是圆饼状的。小伙伴有时候买一个圆饼状的,买一根长条形的,把长的放到圆饼里合起来一起吃,戏称为“大饼油条”。
一场秋雨一阵凉,夜来又闻寒虫鸣。“老上海”的秋天是非常忙碌的,九月九日蒸重阳糕、饮菊花酒、供佛祭祖,游寺庙上龙华塔、佘山登高望远,持螯、赏菊、品茶、饮酒、听涛……欢度秋高气爽的古韵之秋。
我记得当时用的都是小螃蟹,一斤四五个,煮熟,然后开始拆蟹粉。是秋天,捡的都是母的,蟹黄又红又硬,盖子掀开,用筷子挑出来。然后去掉蟹百叶和蟹脐,掰成两半,筷子剔除蟹肉,腿上的肉用筷子通一下就可以。肉是要用五花肉,肥的多一点瘦的少一点。

云南路小吃展:我们小时候期待的纯粹是节日上卖的吃食,有棉花糖、油炸臭豆腐、糖炒栗子、里脊肉串、切片哈密瓜,还有浇上辣椒油的粉皮。

上海人吃泡饭的历史由来已久,谁也说不清始于那个年代,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比上海的历史长。爱上泡饭理由很多,但省时简便是让勤快而讲实惠的上海人对此情有独钟的最大理由。年龄超过四五十岁的上海人都有这样的记忆,晚饭是一家团聚的时刻,正餐自然不得马虎,“有余”的传统总让每家吃完后留有剩饭,也让第二天吃泡饭成为可能。过去没有冰箱,把剩饭放进饭篮子以防剩饭变馊。到了第二天的早晨,冷饭团用热开水一泡,便是一顿早饭。这种半成品(剩饭)制作倒类似如今年轻人喜用个速食面,不过泡饭要比速食面环保多了,它没有任何添加剂(防腐剂、香精等),只是因少油水易产生饥饿感,若用油条做佐菜感觉会好一点。但闲话讲回来,那个年代百姓只求吃饱,温饱美味是极少数人额享受。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泡饭阿基本勿吃了,有辰光到饭店点一碗泡饭,算是怀旧但味道不再!
每到夏天,弄堂里向个小鬼头放学路过冰棒摊头就问:“断冰棒有伐?”要晓得当年省下一分钱,就可以到烟纸点或零食小摊头上买一根陈皮条或一小包盐津枣吃吃。那时最喜欢吃个是赤豆冰棒,有辰光个额角头碰到天花板,吃到赤豆有半根以上面积的冰棒。

那时的陕西南路口有两家西点面包店,一家是“上海食品厂”,一家叫“哈尔滨食品厂”。“哈尔滨”在淮海坊的隔壁,店面较大,共三开间,两开间是店堂,另一间大概是工场或准备间。沿街的大玻璃橱窗里陈列着食品的样品:花式面包、奶油蛋糕、巧克力糖等等,一走到店门附近,就可以闻到这里弥漫着的一股浓郁的奶油香味。
面包:哈尔滨曾是上海品种最多最有特色的面包店,他们生产的俄式面包有“古鲁奇面包”、“朗姆巴巴面包”、“格勒山面包”等等,我看到他们的面包则有巨大的棍子、辫子、羊角、黄鱼、剪刀等形状的,面包的外皮很有“咬劲”,表面洒有一层细细的糖粉。

蛋糕:他们的裱花蛋糕有两种,一种是纯奶油蛋糕——就是白脱油(当时还没有鲜奶蛋糕),有一次亲戚送我家一个哈尔滨的奶油蛋糕,我和妹妹一会儿去给它“修面”,二天时间居然把它“消灭”了,结果反胃出来的都是融化的白脱油。还有一种是蛋白蛋糕——里面加入了适量的朗姆酒,还略带水果味,口感清新,也是该店的特色。

他们的西点品种最多,如:各种各样的拉花饼干、曲奇、西番尼、胡桃排、花生排、杏仁排、芝士条、葱油条、泡芙、哈斗、水果布丁……等等,他们还经常开发新品种,记得他们曾卖过一种花生酱夹心华夫,很受欢迎,许多人排队争购。

妈妈有时也会称少量西点,盛在渗出油渍的牛皮纸袋里带回来,而我忠爱的是麦琪凌蛋筒,吃起来肥而不腻,有点硬,要咬一下,带点凉凉的感觉,入口即化,喜欢这种感觉。

一碗阳春面

作为从小生长在上海弄堂的我来说,弄堂草根阶级的点心——大饼、油条、老虎脚爪、阳春面,小馄饨等等在我的印象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现在,这些早点经营已成了外地人的专利,味道也大大走样。但我对当年的点心念念不忘,闭目如见其形,犹闻其香,似品其味。

拿一只旧的“钢中镬子”,来到弄堂对面一家叫“绍兴食堂”的小饮食店,先到账台上买筹,当时阳春面是4分一两,1角钱正好买二两半,我们总是买二两半。我再到店堂后面的灶头旁,将筹子和镬子交给下面师傅。

这师傅长得又瘦又高,是个“光朗头”,他围着不太白的“饭单”,常常要擤鼻涕,擤好了就将手在饭单上擦两下。因为我天天去,他有点认识了,总是要说笑一句:又是二两半!将我的镬子排在几个碗后面,就开始下面。他一面将面条扔进灶头上的一个水花翻滚的铁锅里,一面快速地冲起面汤。他先在每个碗里倒一点酱油,再抓一小撮盐扔进去,再用小勺挑一点味精,然后拿起一把盛着融化了的猪油的搪瓷壶往里倒了些猪油,最后从灶台上另一个煮着水的铁锅里用一个特制的大勺子舀小半勺开水到碗里,再放上一把葱花,面汤就冲好了。接着,他拿起一双特制的长筷子,将煮好的面条从锅中夹起,高高地挑起来,先放到漏勺滤一下水,然后慢慢地,一折三放到碗里。这时看看这碗面:蓝边的白瓷碗里,面汤清澈,不宽不紧,上面漂着点点碧绿的葱花,散发着猪油的香味;面条较薄,不硬不烂,排得整整齐齐,虽然是一碗不加任何浇头的光面,吃在嘴里有一种特别的味觉。买来后,父亲吃得津津有味,我也稍“揩些油”,此情景、这味觉一直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中。

老上海,碗中碱黄扁细的面条,汤中飘着猪油片花的香味,浮着葱花的情结,纪忆犹新忘不了。

熟食店

这爿酒店只有一个两开间的门面,没有楼上,生意都在店堂里做。酒客到了那儿,一般都先到店堂右边的囟菜柜去,隔着一层玻璃看看有什么中意的下酒菜。玻璃里面有一个穿戴一身白的人站在砧板前,手里拿着一把快刀在切熟食。玻璃内的柜台上摆着几排长方形的白磁盘,里面都是各色各样标着价钱的糟舌头、门腔、猪耳朵、熏鱼之类的囟菜。此外还有不少悬空吊着的勾子,勾着浓油赤酱的烤鸭、泛着黄光的白斩鸡之类的东西。柜台成直角形,一面朝着马路,可以让过路行人隔着玻璃驻足观望;另一面朝着店堂可以让酒客站在店堂内挑选自己喜爱的下酒物。酒客看中了什么,只要用手指一下,说明要的分量,里面那个穿白衣服的人便会立刻替你称好切碎装盆,再浇上酱油之类的调料。酒客也可以选一两盆已经装在小盆里的熟食,比如五六个鸡爪啊,两三只鸭膀啊,半个酱鸽啊等等。
店堂里都是些方方正正的八仙桌。桌的四周围着四条木板长凳。方桌中央摆着一个筷筒,里面插着一把毛竹筷。酒客们不分熟悉与否,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一概见到空位子就坐。一般一张方桌的一边可以坐两个人,坐满的话就是八个人。下午到那儿去,总有几个空位子,不会让你端着盆子尴尬地站着等候。
身边都是孵酒店的老酒客,几乎都是些中老年男人。坐在这种地方大模大样吃酒的女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