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这一周(7月10日——7月16日)

访问学者章莹颖失踪后有一种声音是规劝留学生们不要为了省点钱就去租住较差的社区,安全是顶顶重要的。或许我是多心了吧,总觉得有意无意地把便宜等同于危险,更隐含的一层意思大概是穷人就别较劲了,安分守己做好本分就该自足常乐。章莹颖的不幸和纵火保姆都是个案,真的是防不胜防,碰到了只能一声叹息。然而,要找到价廉物美的房间或是合格的保姆却不是什么不可控的事情,一个好办法就是多做功课。尤其是网络如此发达的当下,收集信息的成本几乎是零。在我们穷人眼里,金钱往往比时间更有价值。

远房亲戚的几个孩子今年中考,成绩公布的那天微信圈都给炸了,因为他们都得了高分笃定进市重点。特别是侄子,他上的是普通初中平日也属于散养类,考了589.5(满分630)。我又看了几个区的统计数字都高得吓人,譬如90%的考生数学在140分(满分150)以上。不仅暗想,那些耳提面命整天忧心忡忡的家长究竟图得是什么,好像也没有多少发挥空间啊?或许对中产阶级来说,能与普通群体拉开差距的就只剩下送小孩出国读书吧。没想到的是现在穷人也有本事能体面地出国,去的还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

在知乎上看到一则问题说是有什么食物中国人不爱吃 外国人很喜欢?其中之一就是酸咸薯片。个人觉得蛮好吃,而且因为味道酸爽而不太会吃过量。另一个在上海没看到过的小零食是香瓜子、南瓜子加葡萄干的组合,我也觉得很好吃。不过组合装里放最多的总是最便宜的香瓜子,吃起来不过瘾,还是自己买齐材料各倒一些混在保鲜盒里摇一摇更对胃。

最近看完一本语法书,作者很风趣。譬如说my husband and I, 或 I and my husband在语法上都对的,只是前者创始人是女王,大家就跟着有样学样,连明明该用宾格的地方,也I I I的脱口而出。这个I典故还让我想起爸爸给讲的一则轶事。说是中英两外交官言语交锋:英国的说中国人好像不礼貌哦,总是以我为开头,不像我们I是谦卑地放在所有人之后。你猜中国外交官会怎么作答? 等吃完饭洗好碗,爸爸才终于揭晓了答案。我们哪有这么自大,哪像你们I在哪里都是大写。

在微博看到有人讲小辰光,‘西瓜只有”解放”和”平湖”两种,前者滚圆红瓤,后者椭圆黄瓤。家中均无冰箱,有井水浸泡已是上品。小贩叫道:”西瓜要吃煞拉利甜的唻,三分五分买一块的唻!”后来,西瓜紧俏,需医院证明。再后来,发明堂吃西瓜,留籽在店。60年代中后期,”华东26号”驰名,如同当今的8424。’ 我小时候吃西瓜已经不用开证明,但这个条件反射大概已经深刻在父母心中,所以每每我高烧就会买西瓜,慢慢地也就成为了我的Comfort Food。

忽然发现公司离家远的好处了——可以在往返旅途中调整心情,不是把工作/家庭时的不愉快带到另一边去。而且还能想想这一周的事情,也蛮有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