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海上畅谈》最近播出一档演讲录音主题是哲学,非常失望,理由如下。

1,每次提到哲学,开场白十之八九会提到“爱智慧”。也许在哲学家眼中,我们黎民百姓不仅缺乏智慧而且记性也很差。

2,比较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不同,又再一次举例即便夜深人静,西方人也不会乱穿马路。谈及印度“无节制想象力”的思维,说印度人会告诉你1+1=苹果。那为什么计算机软件行业多只包给印度而不是我们数数能力非凡的中国人呢,哲学家的回答是软件业是天马行空的艺术。

3,假定轴心时代真实存在,中国人实用理性到底是来自老子的还是孔子或是诸子百家?道家和儒家可完全不一样啊。

4,成都老太太那句“都是要死的,走那么快干嘛”确有禅意,但隔着电视机,哲学家就有本事探测出老太太没受过教育么?

上周日看完了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作者的专业是历史,有些观点也蛮牵强附会、可是他的所学所思却比这位哲学家更胜一筹。再想到我们的心理学家还停留在佛洛依德上,还在讲马斯洛还忙着给不同年龄的人贴标签,开始相信大概中国人的哲学底子真的更侧重实用性,只要能糊弄住外行人,把演讲说得妙趣横生,那就万事大吉了。

作者大概是悲观的,比较欣赏佛教并且注重动物福利。虽然我向来对动物保护主义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不过如果把书中描写的被终生被圈养在鸽子笼里的家畜换成是格子间辛苦劳作的螺丝钉,特别是读到以进化论评价的话,家畜种群在基因繁衍上获得巨大成功,但个体的生活幸福程度也许只是巨大灾难这一节时,还是生出丝丝凉意。

据作者说人类能独霸世界的根基是无穷无尽的想象力,现代律师其实就跟当年跳大神的一般,念诵外行听不懂的术语摆弄外行人不懂的仪式,然后企业、国家、自由、民主和平等等便隆重诞生。虽然,这只是“想象的现实”,它们也并不总是出于自愿,而且还少能够公平,然而正是或大或小由想象所构建的合作网络,让智人打败了更强壮的尼安德特人。现代企业家不也是编织出一个好故事,好让金主/顾客可以“一起想象”么?这道理连小老板都懂,在上海家门口十几平米的小面馆门前就竖着一块告示牌书写“老赞的故事”。

作者还说所谓的农业革命,不过是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小麦,但其实是被小麦给驯化了。为了获得这单一的食物来源,祖先不仅得早出晚归地农作,还殚精竭虑——丰收怕敌人觊觎眼红,欠收又食不果腹,也因此孕育出宗教希望贿赂神仙来保佑风调雨顺。

作者讲文字的起源不是仓颉的灵光一现,而是智人的大脑没有演化出记录数字的能力,可随着农业发展社会复杂到必须依靠数字来管理于是世界各地不约而同地创造了数字这种部分表意的文字用来辅助记忆。这和台大历史系甘教授的说法有点相似,他说汉字的发明是因为上层阶级需要记载祭祀历法,以此广大靠天吃饭的农民们诚心诚意地缴纳地租。

关于大多数农业社会都重男轻女的原因,作者认为目前还得不出一个完美的解释,所有发表的理论譬如基因(男人得竞争上岗,女人则挑挑拣拣)或是男人孔武有力,都很容易在动物世界中找到反例。作者认为更善于合作是能成为领导的一个基本特征,而女性公认更善于合作,于是他猜想,男人更善于合作吧,只是我们有眼无珠。我的瞎想是女性分娩危难程度远高于其他哺乳动物,所以很少有女性能活到老祖宗这个级别。而远古时期见识大概可以直接和年龄划等号,乳臭未干怎能出众怎能服众?

本书结尾还讨论了快乐,还是拿进化论作理论基础,人类的心理不是为个人的感受准备的,而是为了基因的繁殖。所以,快乐本质上是一种生化反应,执拗地去追寻快乐只能是徒劳无功。由快乐作者还引申到了人生,哪怕人类今天就灭绝天地照旧东升西落,追求意义也不过是“想象的现实”。

作者还论证金钱完成了政治和宗教都做不到的事情,全世界现在都以西方思维方式为标准(譬如印度种姓制度是英国殖民的产物但至今印度依然沿袭这一阶级划分),他也批判了鸦片战争说当时十分之一的中国人都成了瘾君子(我很佩服有些专家能把鸦片战争说成是大清不愿意开放口岸)。书中的奇思妙思有很多,不过我以为最有嚼劲的是以下两个观点。

其一,国家和市场取代家庭和社区的功能。书上说百万年来,人的一生几乎都在家庭和社区的屋檐下,然而短短两百年,人与家庭和社区分道扬镳。其实即使在90年代初,我生活的地方也还是有浓侬的集体主义色彩。每逢春节,由于圆台面不是家家都有的,左右邻舍就会事先商量安排好请客日程表轮着使用。到时候,不但圆台面扛过去还送几只方矮凳过去。那时候单位就是职工的靠山,包揽职工以及家属的婚丧嫁娶。至今还记得对门小夫妻吵架,冷不防地就带出一句我明天要找你工会主席;还有冬天发洗澡票夏天发降温品,冷饮桶一般就放在车间门口架子上,大家排队开小龙头泡橘子水喝,吃不了还可以带回家。……写这些并不完全是怀旧式的追念,我父母当时最爱抱怨地就是没有自己的时间,下班或休息天还要到单位报道开小组会议学习文件。现在,单位早就没有了,父母的权威性也直线下降,一切看似由自己完全做主,其实却由市场或国家操控。譬如找对象,市场告诉你需要护肤保养仪态培训,国家告诉你不办证不上户口就不受法律保护。作者指出这个架构在权力义务不对等,互相指责埋怨,可吊诡的是,这不完美的东西却有着蓬勃旺盛的生命力。我马上就想到的例子是国家市场不允许父母打孩子,可受虐儿童却无处可送;国家市场离间个人与家庭的亲密关系却宣扬赡养老人是子女的应尽义务。

其二,作者认为其实工业革命前,不仅是中国人其实全世界臆想中的历史都是一段悠长平均的退化,而不是进化。所以在经济发展上束手束脚,以勤俭持家为主流。而亚当斯密斯的”Greed is good, and that by becoming richer I benefit everybody, not just myself. Egoism is altruism.”简直石破天惊。当代顾客勇于信用消费,而银行敢于低息放贷,归根结底就在于坚信明天会更好。妙在这两百年来,科技不负所托真得把GDP大饼做得越来越大,而消费主义的理念“Frugality is a disease to be cured.”又推波助澜。譬如, 穷人吃进很多超过身体所能消化的食物,再花钱买减肥药等来节食廋身。接着,作者怀疑富人有一天是否会停止投资生产资料是否有一天会枯竭而科技是否有一天会突破伦理的边界?作者又举的一个例子是,原先穷人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至少在死亡面前我们人人平等,可若科技炼成不死药穷人该怎么办?更眼门前的危机是,如果科技甄别干涉起胎儿基因来,那富人确实将比穷人在德智体上更胜一筹。

If the curtain is indeed about to drop on Sapiens history, we members of one of its final generations should devote some time to answering one last question: what do we want to become. 这是别人家的历史学者的思考方向。而我们的哲学家呢? 另一集的《海上畅谈》上有位上过百姓讲坛的学者说人和动物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孝,三纲五伦其实很好,问题只是出在我们现代人的误读。

本书封面有Gun, Germs and Steel作者的推荐,在图书馆预定了这本书,想来应该也很有趣。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排队了一个多月,我才借到了这本比尔·盖茨推荐的书,有部分内容和前传重叠,只挑些不同且有意思的观点。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