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懂经老阿姨

澳大利亚签证改革的消息一放出,想到那些现正在发奋读书的,努力打拼的,在暗自庆幸地同时很为他们难过。可是,当23路电车石门二路站上来乌泱泱的建筑工人一屁股坐在阶梯上,不由自主地又咯噔一下。自己的心态果然很矛盾,一边鄙夷才刚上岸的华人对新政策连声叫好的态度,另一边也确实无法漠视那些不守规矩的外来者。譬如那些保姆护工,她们出身眼界毕竟是低的,你对她们好送巧克力旧衣服之类的,她们便没了规矩开始指手画脚起你的生活来,正如孔子所说的,“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你不能指望没受过教育的人可以自行领悟自我觉醒。

听了一些广播节目。比如清晨的《为你服务》,从前这档节目就是提供各种便民信息,告诉来信听众哪里有修拉链的,哪里能配饭锅盖头的,哪里有卖特殊型号的缝纫机针头……琐琐碎碎的衬托出普通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老主持人文怡大概是退休了,现在的节目风格完全不一样了。天天介绍的是吃喝玩乐还有就是猛灌养生鸡汤。没有钱的老朋友组织郊区游,有钱的么则海外游。再比如曾今知名的《相伴到黎明》,有一妈妈打电话说自己抑郁因为女儿背上校园贷必须得卖房才好解决。主持人叶子的回答是我考过心理咨询师的,但不做咨询的,我只是为了了解……拉拉杂杂吹嘘一通后安慰听众说比你惨得人还有好多…开心过是一天,难过也是一天,为什么不开开心心地过呢?…你难过就做做腹式呼吸吧继而介绍起具体方法来…一个人可以摆布一个话筒,难道就有权利胡说八道么?不过或许这也是为了噱头,我们听众们开心大笑,想着:“我比他懂得多。所谓名人原来也不过如此。”

在街道图书馆借到了陈丹燕的《成为和平饭店》。也没想到里面大多是滥竽充数的一张图几行文字的简介,更没想到的是一向精致雕琢的陈会在最后一章里大讲特讲肚脐眼里的污垢,吃着大饼油条的我,读到这一段简直要哭出来了。

近来大约是市面萧条了些,淮海路的店面大为减色,南京路风光依旧的也只有食品店,从观景台望去满眼都是全球统一面貌的优衣库。网红店倒是生意红火,很多人愿意排上老长的队买一袋号称手工制作,材料新鲜,量大实惠的食物。我很惊奇大家怎么都变成消息灵通的美食家了,观察到的答案是,都在排队买,你不买,岂不太领市面了?作为一个上海人,哪能可以不领市面呢?不领市面是要变阿木林的。然后,在家门口就看到了一阵风过后的肉松蛋糕店。

风靡一时的网红店

风靡一时的网红店

买了光明的中冰砖,网购了威化巧克力,其实是买回忆。回来尝了一下,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味道。心里只有那种韶华不再的苦闷。好好的回忆,放在心头就足够了,人生不必多恋栈。再说,以前也并没怎么把它们放在心上,可是眼看被毁坏,我就是难过。

韶华不再的儿时美食

韶华不再的儿时美食

大卖场的人气也不比往昔。老早争分夺秒赶班车,心急火燎地最怕排在前面的顾客是那类直到收银员报出金额了才笃悠悠拉开拉链翻寻皮夹子,而现在每个收银台至多只有1,2个人,且多数用微信结账。在上海,象我这样付现金的很少见,难怪被护士小姐笑称为老阿姨碰上新问题。陪妈妈看病时小护士都称呼我为阿姨,我坦然接受,因为这本是人的必经之路。有意思的是,过了几日一个大概刚从学校毕业的护士径直跑来问我年龄。可能她们觉得有些吃亏了,委托个不知轻重的来刺探。都是90、95新一代了,可做派和跳广场舞的阿姨妈妈们又有多大进步呢?而真正的阿姨妈妈们却也有少人称颂平实可爱的一面,有一个阿姨会撩起上衣给我看大卖场10元3件的短裤,来佐证在七浦路给妈妈买的真是被斩了。还有一个阿姨会仅仅因为听到乘客间的交谈就跑过来说你地铁坐错方向了亚,应该在前面那个站换X号线。

上海人喊声老爷叔是存有敬意的,听见一路人用普通话读这店名觉得这敬意打了折扣

上海人喊声老爷叔是存有敬意的,听见一路人用普通话读这店名觉得这敬意打了折扣

没吃到七浦路的老鸭粉丝汤,就走到江西路买了一碗三林塘大馄饨。店堂布置得象是80年代的饮食店,只是空荡荡的,不再有眼睛盯着你的碗还要现场直播,“快来这一桌啊,伊碗里大馄饨只有一只了,快了快了。” 汤底吃得出猪油味道,老板娘在和熟客说自己前不久生重病住医院,跑堂的一边檫桌子一边讲慢慢吃哦,冷的话可以加热汤的。一般认为,吃西餐喝咖啡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味,它们的规矩繁复又锐利,照出不合格的人的害羞和畏缩。我想还可以有另一种解读,在明亮堂皇的餐馆里自然而然会让人端起架子提着一股气行为处事;而在朴素黯淡油腻腻的桌椅旁食客还能不东倒西歪安之若素或许更能体现出内在的修养。

三林塘大馄饨

三林塘大馄饨

上海的报纸是越来越难看了,若遮住了标题,我根本分不出是正经的晚报还是卖补品的小报。原先的东方书报亭变成了花店买鲜花和盆栽,傍晚正巧看到邮递员开信筒取出薄薄几封信塞进瘪瘪的绿挎包。以前要在医院戏院停自行车是一桩难事,现在共享单车随处可见。然而,任何东西一多就滥,一滥就讨人嫌。去了中华艺术宫广播里说“enjoy your minutes”,默想为什么不索性改成seconds呢?还是上博更有看头,跟着义务讲解员浏览了青龙镇遗址,虽然出土的古物制作粗糙、品相较差,但有一种郁郁苍苍的历史感,唐宋时期上海的前身就已经是“东南巨镇”了。

在家里还看了一下午湖南卫视连播的《人民的名义》,觉得没介绍得那么精彩,至少我一下子就分辨出好人坏人来。不过近年来确实很少见反腐剧。想到小小的主持人都无人上前说真话,想着电台连着好几天尊称某夫人是“教授”,这个剧能红也是有道理的。

博物馆里看到的,打算也去刻一个自勉

博物馆里看到的,打算也去刻一个自勉

 

帮街道图书馆的管理员写了几篇书评来迎接4月23日的读书日,其中一句是“Little things make me cry”。我记忆中的上海,是石库门里水龙头旁洗菜的老妪,是躺在藤交椅吸螺蛳小乐惠的爷叔,以及从灶披间门缝里飘出来的油煎带鱼香……我知道时代的车轰轰地往前开,可是跑到现在属于静安的耀华路办事时仿佛置身于城乡结合部,凄凄去亲爱,泛泛入烟雾的自伤自怜前仆后继地不能自已。

我的上海在照片里

我的上海在照片里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朋友说我的懂经老阿姨说中了杭州保姆纵火案。我没有看相测字预知未来的本事,而是在观察和实践中领悟出来的。譬如来自鱼米之乡年纪轻轻的保姆可能大字不识一筐,譬如福利政策推广难的阻抗之一居然是虽然自己也受益但别人的好处比自己更多一点点,即便是天经地义的常识常理也并不能完全畅行无碍。总而言之,不同圈子有不同的处事原则,要有理解融合也要有自知之明,力有不逮的得就别硬撑。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