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My Beautiful Genome

周末看完My Beautiful Genome,通过基因体检作者解释了基因的原理,与环境的互动以及基因科学的应用。

基因可以回答两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我是谁。

我对自己到底从哪里来并没有什么兴趣。我们家很平常,父母族群里既没涌现英雄也没出过狗熊,找不到沾亲带故的名人可以攀龙附凤。其二,我继承了中国的第一大姓,又长了一张非常典型的江南汉人面孔/身板。所以不出意外地话,血统里至少有90%是中华民族,剩下的10%可能掺杂了苗族等少数民族的基因(据爸爸讲,祖先是从中国南边而不是北边兴起的)。

更何况我是女性没有Y染色体,要刨根问底还得父亲出马。以前读检验曹操DNA的新闻时就不由得一声叹息,由母亲传给后代的线粒体也是稳定单一的遗传密码,然而大概女性始祖比不上枭雄曹操,少有科学家愿意埋头做分析。

不过和作者一样,我为能生而为人感到荣幸。

I am what I do with this beautiful information that has flowed through millions of years through billions of organisms and has, now, finally been entrusted to me.”

我更关心的是第2个问题。我理解的基因是它规定了个人的生理和心理状态。

譬如因为安吉丽娜·朱莉的果决,和乳腺癌及卵巢癌息息相关的BRCA基因大概已路人皆知。再譬如和老年痴呆症相关的APoE3。不过现在能给出的基因报告只能提供概率并存在误差。本书作者说自己一直很苗条甚至骨瘦嶙峋,但根据基因她发福的可能度却比一般人要高。再有,她的BRCA并没有突变,医生却认为因患病家属都已过世无法采样论证,所以绝对不可以掉以轻心。

我没想到的是个性譬如开朗抑郁或交际能力其实也通过DNA代代传递。也就是说,如果小孩不够健康不够聪明或不够活泼,一个重要原因是在父母基因池里,他/她抽到了一根下下签。

DNA的复制。计算出mutational load(突变负载量),可以比较健康程度。有一个实验比较了非洲和欧洲人,发现非洲人基因突变少的多似乎更健康。

DNA的复制。计算出mutational load(突变负载量),可以比较健康程度。有一个实验比较了非洲和欧洲人,发现非洲人基因突变少的多似乎更健康。

Kevin Beaver的一个研究成果是遭受抢劫的受害者多半天性使然,基因潜移默化地影响其行为,或者他们不由自主地被那些犯罪高发率地区所迁移。这也从侧面证实了另一个观点,心理特质的遗传性反而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明显。比起小孩子成年人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可以更“随心所欲”地选择居住地,生活作息等方式。

SERT基因有长短两种形式,可以将这一基因分为长长型、长短型、短短型三种。很多研究发现携带双短型SERT的人在面对压力或者创伤时更容易抑郁或者焦虑。有抑郁家族史并且也曾被它击垮过的作者的SERT确实是短短型。医生安慰她说如果它真的只是一个百分之百的坏基因,为什么却能在数百万年的进化历史演变过程中生生不息?诚然有了这个短板基因,当事人确实不太能很好地对付应激事件,但他们更敏锐也更容易欣赏细节之美,而且他们似乎也能终生保持好奇心,而不像其他两类人,随着年龄增长逐渐习惯周而复始默认“太阳底下无新事”。

测试好奇心的是五人格测试(NEO-PI-R)。它的结果较为稳定,不过随着年龄增长,神经质(neuroticism), 外向性(extroversion)和开放度(openness)会往下走,而另两个——有善(agreeableness )和自觉(conscientiousness)则会朝上升。与我的直觉不谋而合。

另一个影响个性的基因是5-HT1A,可能是C或G,也因此这一基因可分为CC型、CG型、GG型三种。书里提及的验证实验是分别测量韩国人和美国人的5-HT1A推导出GG型最随大流,CC则比较特立独行,CG型为中间派。实验前提是韩国集体主义,美国个人主义。需要重点说明集体主义不等于传统保守个人主义也不等于现代激进, 反主流而行之的思考模式才叫与众不同。

让人稍微欣慰的是,智商身高免疫力等等并不和基因一一对应。庄子说有成有毁,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却有道理。譬如这个排列对一个发展有所裨益,那它一定在某一个地方有所毁弃。同样也意味着人工根本无法定制培养出一个完美无缺的胚胎,至多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

书中还解释了基因与种族的互动。

譬如The Bell Curve曾论断亚洲人智商最高,高加索人种居中,黑人垫底。

再有测量和“对社会拒绝的敏感性”有关的3个基因,分别是SERT,作用与大脑的Opioid receptors(吗啡受体)以及MAOA,来作东西方文化的对比。

MAOA-L型的人对童年经历最为敏感,然而他们也是唯一一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族群。虽然携带两个MAOA-L型的人非常易怒,然而他们只是过于在意别人的言行而小题大做。

含有以上3个敏感基因的亚洲人要高出白种人2到3倍,这可能也是亚洲国家更倾向集体主义的一个原因。集体主义价值观缓解被社会拒绝而引发的焦虑或不安,从而降低攻击性行为。白种人则比较大咧咧,又难以从社会支持系统得到慰藉(那么多的互助组如戒毒戒酒难道都是空谈?),自由主义倒更适合个人生长。

尽管天赋基因限定了个人的方方面面,作者在结尾处把它比作一件可伸缩的弹力汗衫。

My genome is not a straitjacket but a soft sweater to fill and shape, to snuggle up and stretch out in.

查了下书中提到的两家基因测试的公司网站。一家站点早就取消了服务,一家149美金,还蛮有吸引力。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