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第二性

之前没看过《第二性》,只听闻大名,没想到这几十年前的老书竟然还得排队预定。取书时才惊愕它的大块头,有800多页,字号咪咪小。

这个版本的封面

这个版本的封面

在没有网络全文搜索的时代里,波伏娃能引经据典,上至天文地理下通三教九流仅这一个上下求索的钻研劲头就让我肃然起敬。

在这本书里学到很多新词,最形象的是‘deflowering’。翻译成大白话就是辣手摧花,文艺点吧大概可以说成是花开堪折直须折。作者说长久以来女性一直被比喻成鲜花,比喻成流水(流水的意象是帮助男人揽镜自照),女人不过是男人的阶梯、见证、历险和拯救。女人从未被当作真正自由的主体,她只是为男人而存在的一个客体。简而言之,她不是人,她是让男人(人)投射的对象。

譬如,小女孩爬树,大人会认为今天的女孩根本就不是淑女!或者说她是假小子(镜子的任务就是模仿主体的一举一动);小女儿从树上掉下来哭泣,大人又会想到底是女孩子,动不动就掉眼泪。

人们总是指责女人相信第六感觉、迷信、轻浮、懒惰、奴性、世俗、功利、平庸、目光短浅、缺少创造力,甚至女人为开战而雀跃因为终于可以搞慈善给士兵织袜子。然而这些缺陷恰恰源自童年起的教养,女孩子被当作宠物般豢养,不需要学习也不需要树立三观。

譬如让她误以为自己是无价之宝,宜笑宜颦倾城倾国,所以出去买东西店主才会给她折扣;所以上个饭店服务员会献殷勤。读到那段时有些惭愧,因为我也曾有过这样的一个自我陶醉的阶段。

譬如,她竟然对等价交换这一个基本常识也一无所知。从孩提起,她就开始等待着白马王子提着水晶鞋,她渴望被保护被宠爱被照看,大人也任由这种漫无边际的幻象放纵肆意。成婚后,对她而言丈夫就是天与地就是她自身存在的根本;而对丈夫而言,她不过是朵美丽的花,一只会说话的猫,一个可有可无的点缀品。也许有些丈夫会喜欢把玩精致的人偶,但也有些丈夫会因无法沟通而渐行渐远。

家居装饰店养的一只猫,每次路过,不是睡觉就是蜷缩在某个器物旁,像极了书中对慵懒女人的描写

家居装饰店养的一只猫,每次路过,不是睡觉就是蜷缩在某个器物旁,像极了书中对慵懒女人的描写

再譬如,作者引入Marie Bashkirtseff的观点,认为艺术创造源于随心自在的生活,比方可以独自坐在公园的长凳思考一整天。然而女人没有独处时光,她们总是被陪伴被看护。其实直到现在,单独外出进餐看戏旅游的女人也还是会收到异样的眼光以及不怀好意的搭讪,要是选择单骑走夜路那遭遇不测纯属活该。

波伏娃总结道女人被关在厨房闺房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大家对她的视野之狭窄大惊小怪。她的双翼已被剪掉,大家又却在旁哀叹她学不会飞翔。

作者还抛出一个惊世骇俗的论点,即初夜就是强奸的一个变体。第一次得知男女之事会让她惊慌,再后来知道父母/长辈的“道貌岸然”更让她崩溃。从古至今,多是女方嫁入夫家,她要皈依他的宗教,她要使用他的姓氏;她跟着住进他的屋子进入他的家庭和他的人际圈;从此她成为他的另一半;她是他的依附,她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并得保证忠贞不渝。从经济角度来讲,她和妓女签的都是卖身合同,区别仅在合同的履约期及标的。

她负责美丽尽力花开不败,尽管紧身或蓬松的晚礼服让她举步维艰,高跟鞋让她脚趾脱落,但她保持微笑,她存在的目的就是帮自家男人争光!当然必定也有女人说打扮是为了取悦自己,但波伏娃考证出她们无时不刻地会掏出小镜子自我检视。现在有了自拍/美图神器和网络就更不缺乏观众了。已婚妇女的另一项任务是打扫煮饭做家务,然而刚洗好的衣服又脏了,刚铺好的床单又皱了,刚烧好的饭菜又吃光了……不象狭义的上班,项目交付了,病人出院了,打卡下班了,总会有那么一个终结点。波伏娃认为女人被陷入没完没了无始无终的深渊中既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生活不过如钟摆一日一日的重复直到死亡才会中止。作者没能预料到的是还真有女性不觉得这令人乏味是变相的折磨,相反有滋有味地与风车作战斗,并作为学习好榜样被第一性广泛宣传。譬如有位来自中国的女性全心全意在日本机场打扫卫生。

很快,她怀孕了,她对小生命既爱又恨。孩子是她生命的延续战胜死亡的妙招;孩子却又是不请自来把她的身体当容器。在此作者引用了黑格尔的表述: ‘The birth of children is the death of parents.’

波伏娃认为子女在婴幼儿期完全有自身人格都不健全的第2性来掌控的安排模式非常危险可怕,我猜可能也顺便搭建出“父母皆祸害”的群众基础。作者说妈妈更偏爱男孩,因为第一性竟是从她的肚子里蹦出来的 ‘It’s marvellous to bring a man into the world’。 她希望儿子能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英雄,但对她却又是俯首帖耳的奴仆。女孩的感情则更为复杂。一边是怜惜,世界从此又多出一个可怜人;一边是嫉妒,含苞欲放的女孩对照残枝败叶的自己。有很多小说都提到过类似的情节,譬如触摸女儿结实紧致的大腿或是听闻女儿的初潮,母亲暗自蹉跎年华似水。

虽然日常照料幼儿的责任几乎全部落在母亲身上,可孩子更依赖父亲,原因是连狗都知道谁才是家中的经济支柱谁才是一言九鼎的大人物。也就是说母子/女的互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夫妻关系。如果母亲处于从属地位的话,她的母爱更可能会被汹涌的恨意所击退。怀孕不可避免地毁坏了体型,小孩不可避免地会破坏了整洁,她看似忙忙碌碌却一无所成想逃离又无一技之长。她从来都不是一个自由个体,她是母亲她是妻子她是女儿,离开了家她什么都不是。

波伏娃眼中男女平等的社会应该是这样的:女人由于受到和男人完全一样的培养和教育,将会同工同酬。性爱自由将会得到习俗的承认,但性行为将不会被看作是有偿服务;女人将不得不以其他方式谋生;婚姻将建立在配偶可以随意解除婚约的基础上;母性义务将自愿承担;所有的母亲及其子女,不论是婚内的还是婚外,都将享有完全同等的权利;产假将由国家付给工资,国家将承担养育孩子的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让孩子脱离父母,而是意味着将不会把他们完全交给父母。(北欧国家应该高度接近了吧。)

作者还强调女性解放必须是集体行为,那些试图通过自恋、爱情或宗教的手段只会是徒劳无功。然而女人很难团结成一个有战斗力的集体。比如阔太太和穷女人罕有直接的共同利益,前者更情愿当自家男人的参谋。比如一些女人患上斯德哥摩尔症甘心沦为男人的附庸。比如部分女权主义者走到另一极端变身成向男权社会宣战的复仇女神。再比如一些获得自由的女性却视作是自己个人的幸运/努力。

另一个障碍是男人们在两性平等的问题上往往口是心非,犹豫不决。譬如用自然差异阻碍女性进入职场,时至今日据传还有东京的某个寿司之王说女人的月经导致体温变化,所以不能做寿司。

在波伏娃的时代,女权主义已经取得不少的成绩,但前进中总归有曲折。譬如女人不仅可以做妓女还可以当代孕,譬如美国要剥夺女性自主堕胎的权力,譬如女人回归家庭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最后以这本书的金句结尾

One is not born, but rather becomes, a woman.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