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散步

每周一般抽出一晚走路回家,看看绿树顺便买点小菜。夏天最大的烦恼是小飞虫,它们嗡嗡作响围着你团团转,用手扑打,摇头晃脑,用花露水喷都不管用,虫子们不离不弃就是要陪你回家。当地人的对策是拿根小树叉如牛尾巴那般在胸前扫来扫去,可惜都走了有100次了吧,我还是没能找到一根合适的。

上周很不巧,才从一家新开的韩国杂货店出来,稀里哗啦地下起了瓢泼大雨。车站就在眼前,但当中隔着一条川流不息的河(马路)还在不断地往上涨。马路上的行人似乎突然全消失了,大概都和我一样吧躲在屋檐下。远远地只瞧见两个女孩高声尖叫地奔进一辆停在路边的小车子,然后有一位视死如归的乘客在车流中横冲直撞终于抵达彼岸。好像7,8分钟公交车叮叮当当地开过来,雨势虽然没办法一下子抽刀断水还抽抽噎噎着,但一把雨伞完全能撑起头顶上的一片天,我就继续执行既定方案。

那家韩国店当时正在搞促销,2.8公斤的盒装辣酱只卖15刀。这是生活在墨尔本的一个好处,世界各地的土特产应有尽有而价格又平易近人。上海的超市向来崇洋媚外,至少在那时是如此,所有标注外国进口的都贵得离谱譬如想吃寿司得晚上去梅陇镇或久光碰运气,而著名国产品牌老干妈则闻所未闻。

雨后空气自然清新,草地茵茵,雏鸟在泥地里觅食,没有大鸟一旁的虎视眈眈。那天的收获颇丰有对折的奶油蛋糕,估计瓢泼大雨吓退了顾客。

那天听了淳子讲张爱玲的后半生。原来张爱玲56年到美国(拿的是难民签证?),同年认识67岁已经有过1次小中风的赖雅,1个月后36岁的张电话通知已经离开文学营的赖雅自己怀孕了。56年两人结婚,60年张终于拿到绿卡(肯定是配偶签证),同年张去了台湾离开生病的赖雅,这一别就是6年。等1967年张返美后赖雅已奄奄一息。如果掩去姓名,大家也许会认为女主很会算计,然而因为她是张爱玲,那就是贵族的赤子之心不容置喙。就如这两天看电视《欢乐颂》,评价一个人不是看他/她的言行举止而是盯着身份身价。

其实,张妈妈帮张爱玲恢复了香港大学的学籍以及奖学金,比起赤手空拳两眼一抹黑的留学生,张有资源有人脉雅思至少4个8吧,她还是要走捷径,咳。

过了绿地就是婚纱街,有各种式样和颜色,但最好看的好像还是白色拖曳

过了绿地就是婚纱街,有各种式样和颜色,但最好看的好像还是白色拖曳

那里的教堂门柱,一到圣诞都套上了可爱的绒线头套

那里的教堂门柱,一到圣诞都套上了可爱的绒线头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