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童年游戏

李光一的口头禅之一是“你懂我的意思挖……你明白了挖”,好像听众全都是弱智。有一次他应邀对“郑州一大妈征“女儿”陪游三亚包食宿”这一新闻评论时说:我年龄应该都比网友大吧,但似乎网友比我更保守传统……人总是要一个人死的,早点学会独处很重要……。主持人被噎得哑口无言,因为在他们眼里“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忽然就有点喜欢李光一了,为他不一样的价值观叫好。小时候晚上和家人下几盘跳棋紧张得面红耳赤是我终生难忘得事;和同学玩得昏天黑地直到大人扯着嗓子喊回家吃饭是我终生难忘得事;一个人看格林童话胡思乱想没面包屑饭米碎行不行也是我终生难忘得事。这都是珍贵的回忆,不分轻重。

Bullying这一现象自古就有,譬如曹雪芹就详细地描写了贾宝玉大闹学堂,而在我读书时学校也都有记过处分之类的惩罚制度来制约小霸王。相应的词语俯首皆是(羞辱、侮辱、侵犯、侵占、伤害、暴力、恐吓、恫吓……)。很奇怪不使用现成的,却学着日本人的方法生般硬造出一个新词——霸凌。在我看来,用词的精确不仅能显示出知识的储备,更能反应出对事物的理解和洞察。如果都无法达到理解这一层面,又如何能深入讨论进而解决问题呢?中关村二小那事能成为搜索热词,主要原因我猜想是学生家长势均力敌让校方左右为难。

在年尾,回忆一些童年的片段,我是那么快乐,尽管不常被陪伴。

翻东南西北
小学时,如果体育课碰上下雨天,专管文体的小干部就从仓库拿出一大堆的玩具分发给大家。我最喜欢的是小猫钓鱼,玩家得乘着鱼嘴张开之际用配套的线杆钓起来。可惜僧多粥少,40分钟至多能轮上2次,所以常常一边排队一边玩东南西北,它的亮点在于里面那些有趣的话,诸如“某某是大坏蛋”,“学3声狗叫”。按道理,还应该放些好话,但调皮的同学才不按平常出牌,若再碰上较真的那就能闹得鸡飞狗跳。这简单冒险的快乐游戏传了不知道多少年。

跳房子
跳房子是表姐教会我的,很多游戏都是她陪我玩的。
首先在地上画格子。格子分为3部分,一是单脚跳,一共四个格;二是双脚跳,同样有四格;3是终点,就是最顶那层半圆。首先把石头扔到第一个格子,扔中后才能跳,如果没有扔中就不能跳,让下一个人扔。不可以跳到扔有石头的格子得直接跳到下一格去,并如此类推,谁先跳到月亮,谁就赢。这个游戏蛮好玩,可是课间的10分钟太短来不及玩一个回合。

老鹰抓小鸡
玩法很简单,选出一人做老鹰,一人做母鸡,其余都是小鸡。小鸡排成长队,揪住前人的衣服,跟着母鸡身后。老鹰试图抓住队尾的小鸡,而母鸡则要极力保护。在规定的时间内,若把小鸡全部抓住,老鹰就算胜利。游戏结束后,大家都气喘吁吁,鞋子掉了,头皮筋松了,红领巾歪了,蓬头痴子也毫不在乎。
这个游戏人越多才越闹猛。小学高年级后,很少有同学对此有兴趣,我虽兴致盎然,但也孤掌难鸣。

跳橡皮筋
跳橡皮筋经常跳到废寝忘食。一般是跳得最拿手的两个人通过剪刀拳头,逐一选择自己的队友。如果队友中有人跳输,另一个人可以去补救,救人方法就是再跳一遍,没有出错那人就起死回生。只要跳起来,全弄堂的小朋友好像一下子都出来了,我这种协调性差发挥极不稳定的也招人喜爱,因为我乐意做桩还拥有一根一级棒的橡皮筋,它双股连接非常结实经得起折腾。

春游扫墓
对扫墓并不感兴趣,但只要不上课我就乐开花。扫墓和春游差不多,自备干粮和饮料。路上还要集体唱歌,主题曲有《少先队员队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和《金色的童年》(大概就是红歌)。到了目的地,一般由品学兼优的队长向烈士致辞并献上花圈,之后全体学生宣誓要继承先烈遗志,小脸儿在红领巾的映衬下血脉膨胀。接着参观阴森森的博物馆,半明半暗的光线围拢着泛黄的遗书、铁锈斑斑的刑具和遗物,我好像总是尽量地挨着大个子同学旁边,尽量避免与遗像对视。

忆苦思甜
不太记得有工人、贫农来学校作报告控诉旧社会穷人的悲惨境遇,有印象的是老山前线的英雄讲潜伏在猫耳洞几天几晚不吃不喝,当然更忘不了长发漂亮姐姐用大围巾表演的《血染的风采》,以及大礼堂的那副对联“书山有路勤为径 学海无涯苦作舟”。

运动会
虽然我的体育很差,但和体育尖子们一样提前一个月就进入神游状态。在操场上练方阵很累很苦,但能挺胸抬头地在运动场走一圈接受众人的注目礼在我看来是非常大非常隆重的一件事。而且大家还得统一着装白衬衫蓝裤子白跑鞋。妈妈虽节俭但也好面子不舍得让我出洋相,基本都能被我连蒙带拐地凑足一套。回去路过苏州河,从挑担的小贩买包5角的盐津花生米,这就是我开心的理由。

击鼓传花
用绸子扎成的花在鼓声中传递,鼓声停时传到谁的手里谁就表演节目,唱歌跳舞念唐诗背课文都可以。每当此时,我心就扑通乱跳,打定主意就算花落在手里也要耍赖立刻给扔出去,很没愿赌服输的运动精神。所以每当别人拿到花,我就情不自禁地大呼小叫,再幼稚的表演我也热烈鼓掌。我好像真的从来都没有中彩过。

丢沙包
沙包大小不拘,用碎棉布缝成正方体,里面装黄沙或红黄绿豆。两拨人对垒,谁被沙包丢中就“阵亡”,挺疼。有一次手工课教的就是穿针引线缝沙包,心急的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但下操场实战立马原形毕现,一边玩闹一边沙子落英缤纷。然后眼睛进了沙,同学嘟嘴吹气连带着唾液,眨了几下眼赶紧再下战场。

糖纸头
不喜欢吃糖,大白兔话梅糖都很一般(马来西亚的老师看到大白兔激动得表情,让我惊奇),但非常喜欢糖纸头,尤其是水果糖的透明糖纸头。那时如果在弄堂走上一圈,定然能找到贴着糖纸的窗户。

跳绑绑
普通的一根线,两个人你来我往地可以消磨掉课间10分钟。我手脚笨拙却也能玩两下,还可以折降落伞。

包书皮
那时候特别流行一种双层挂历,一层是纸,另一层则是玻璃纸。用这种玻璃纸包书很有难度,因为很难压出清晰的折痕,但我用高压锅的热气熨烫既快又挺括。小学1年级少年宫里就出售裁剪好的五颜六色的塑料书皮,封面印着数学,语文(数学蓝色,语文红色)只要把书套进去就可以,但塑料软绵绵不经用,没流行多久就消失了。现在的课本封面大概都用塑料压膜,不怕水也不易撕破,也用不着费心思包书皮了。我包书皮的技能全都用在日记本上,本子是最原始的工作笔记,封皮则是各种演出的宣传单,成品颇受全家人的欢迎。

绒线团
不会结绒线但帮过妈妈整理过绒线。商店买回来是一捆捆的,线得抽出来然后缠成毛毛团才好结衣服。大人在一端缠绒线,而我要做得撑在两只手套绒线,这个工作后来被四脚朝天的方凳给替代了,因为它比我有耐心而且不需要贿赂。

公园的马戏团
那时公园是要买票才能入园,但有些地方还得另收费。通常,密密匝匝地围了一圈写有耸人听闻的广告语并配上奇形怪状的人兽混合体。我的一只铅笔盒印的是凡尔纳的小人国更是兴趣大增,省下零花钱钱换了门票一探究竟,结果是——简陋的舞台上一些残疾人载歌载舞。

倒垃圾
爸爸工作的大楼一个特殊构造,每层最深处的垃圾入口,打开垃圾道的翻斗门,随着一阵轰响和一阵烟尘垃圾给倒下去了。垃圾管道直通到最底层的垃圾间,但它究竟在哪里,至今都是个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