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人生如寄

上周看了一本自传When Breath Becomes Air,书的封面是穿着手术服的背影,而封底则是换上了病人服。合着书名便很容易地猜出故事梗概,作者从神经外科医生到绝症病人,确诊那一年,不过36岁。

和作者相似,为了更好地理解死亡这一个主题,我少年时期就开始阅读。然而,可能还尚未走到人生的边缘上,还不至于像他那般饥不择食地拎到篮头里都是菜,作者说:“ I began reading literature again-anything by anyone who had ever written about mortality.”

作者把学医看成是使命而不是一份能带来声誉钱财的工作,同学当中却有很多都选择了压力不大朝九晚五的专业,如放射或皮肤科。他们甚至还挑战宣誓詞,辩称病人至上这句话应该划掉。如果做每件事情都无法全情投入都是利弊取舍之后的结果,那所能收获的人生体验大概也只剩下平常。这显然不是作者想要的生活,我也不喜欢,但也偷懒过。比如选修过一门很简单得功课,这样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奖学金。可是,当功利主义的得意一晃而过后,自己就被羞愧和不安给淹没了。甘怀真老师说在看求职者简历时会注意其选修的科目,通过课程的难度可以揣测出个人的学习动机。有些人读书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有些人读书则是为了挑战自己。一个外在一个内因。

中国人的内因(譬如兴趣)最低,外因(譬如求表扬)则最高。

中国人的内因(譬如兴趣)最低,外因(譬如求表扬)则最高。

作者反复追问讨论的是人生的意义。成长在一个基督徒的家庭里,第一个专业是English,但他发现文学研究走上了一条越来越亲近政治越来越疏远科学的不归路,英语博士们看待科学犹如猿猴看见火光。接着他学习医科,希望用科学来找到答案。然而或许是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他逐渐发现科学是形而上有缺陷的,因为科学本来就是人类的发明,人生有涯无法洞察世间一切的奥妙,譬如希望、恐惧、爱、恨、苦难等这些五味杂成的情感。最后他回归宗教,认为上帝才是最好的存在。

我能感受作者的不甘心,他比其他同学更用心读书,更专心救人,美好似乎就在触手可及处,伸手去抓却落了空身体也跟着坠入万丈深渊。他希望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来证明他短暂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不是a chasing after wind。我想这也是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相信上天的一个理由,宗教的作用不就是“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

可是,作者为什么认定人生就是要有意义的呢,意义这个词不还是我们人类自身给定义出来的么?

Man at last knows that he is alone in the unfeeling immensity of the universe, out of which he emerged only be chance.

尽管如此,当看到尾声,半昏迷的作者对太太说:“I am ready.”,我还是觉得他的死很有尊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