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急诊室故事

我说的《急诊室故事》是东方卫视的纪录片,然而一说起这个词,印入脑海的就是美剧ER,个人觉得它要比其他医务剧如Grey’s Anatomy精彩百倍。

医务剧很容易出彩,原因不言而喻,提醒自己的渺小,在自然面前,毫无胜算。

六院是三级甲等医院,那里的医生也肯定是出类拔萃的,可是剧中的几个医生,英语水平非常糟糕,基本对话也难以进行。还有,上镜头的医生、护士和护工似乎都是外地生源,这些都让我不可思议。也许上海人吃不起苦不愿意做护士护工,但医生还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职业啊。自己常听的那些广播节目里,从小编到嘉宾主持人也很少听见本地人,忍不住地就想知道上海人都跑到哪里去了?(他们多长得很舒服,少有上海中年人常见的市侩气,那《花样姐姐》的王琳就是一例,这点很赞。)

剧中侧面反映了医疗环境。虽然是在急诊室是突发事件,但看病仍然需要有人陪伴方可顺利进行,家属要去挂号拿药抬病人上下CT床。而在澳洲,这些事情都是有责任医生/护士共同完成,家属只负责签字。澳洲国立医院里每个医生大约只看护6-7个病人,所以他们有时间也有能力包干到底。现在这个现象还不算突出,大多数就医的病人也都有一大家子在背后支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然而,若干年后呢?

医患矛盾似乎愈演愈烈,我家对面的街道医院都有个失望的患者静坐在三轮车上,胸前挂着“还我腿”的大牌子。医生觉得委屈,一上班连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病家也觉得委屈,候诊室等上好几个小时诊疗不过几分钟。我以为公立医院不是创收公司,医生的工资不应有患者买单,原本应该由国家托底承担的义务转嫁到个人身上,才是问题的症结。

随着父母年事渐高,我去医院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观察到一个现象是,医生们问诊时不是望向父母本人,而是对着我。即便和其直接对话,也把他们当成不懂事的小朋友,语速放慢,叠词连连。譬如“没关系的哦,饭慢慢吃哦……”。父母神智清楚没有老年痴呆。我不想让父母更自伤自哀,所以没有挑起话头,只是默想人老了就被“自然地”划归进隐形人,可以视而不见忽略不计。哪怕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医生也是默许遵守这个社会“常规”的。

医生总是抱怨自己的劳动价值被严重低估,不过他们的水平似乎层次不齐。妈妈颌骨长了一硬块送区中心医院住了3星期,全身上下都检查了一遍,包括艾滋病梅毒,也没能查出个病因,出院书上说有CA可能。随后转至9院挂了个专家门诊,只做个B超就给出明确诊断——控制好血糖肿块会消失。作为没有能力对疾病作判断的患者来说,保险的方法还是首选去大医院排队吧。

在澳洲,只要是本科毕业生都可以报名医科的入学考试,考试合格后再学习4年就可以申请GP。想到GP可以成为终生职业,想到自己的名字前可以冠上Dr.满足我的虚荣心,加上对医学也有些兴趣不想让父母再受罪,或许会去试试看。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