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春节又到了

晚上开车经过高架看见有人在放烟火,看报纸赌场今明两天有庆祝活动,14号中国城和市政府将联合摆摊,而两大超市的广告页上都是中国食品和铁锅(西方人多用平底锅) 。

虽然不在上海,更没有7天长假,但这些那些还是提醒我春节就在眼前了。

只要是过节,一般人家都要大扫除,规模当然要比平日的小扫除大得多,得彻底收拾一遍,从天花板到床底不留一个死角。现在,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宗旨就只是放出扫地机多转个两圈。

一向穿姐姐的旧衣服,新年才会得一套簇新的罩衫罩裤,喜气洋洋也有点新气象。不过一回家马上套上袖笼,和姐姐一起搓水磨粉包正宗的宁波汤团。我们家的汤团个个雪白滚圆分量均等,烧好后汤是清的团子是白里透黑(黑洋酥)。然后被妈妈差去分送给邻居家,在“新年好,身体健康”后自豪地再加上一句这是我包的。四邻街坊会笑眯眯地说“老莱塞的”,并回礼给奶糖,花生,水果。一来一去,小孩子的兴奋点就被点燃,在弄堂里奔来跑去,大呼小叫。现在,我还是穿旧衣服,自己的旧衣服。也很少包汤团,糯米东西太难消化。

有些人家过年要剪窗花贴春联,父母都是“移风易俗”的过来人,所以都不会弄(我只到初中才在劳技课上学会剪双喜,那时也没有网络可以跟着视屏学)。可似乎还是蛮热烈的,放了寒假的孩子们有吃有拿有玩,空气里都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猜想澳大利亚人在节假日喜欢在院子里BBQ,大概也有这个原因。很普通的烤肠肉排一经烧烤,气味翻过高山,越过大海,穿过院墙,排山倒海地扑将过来。

过年可不许说不吉利的话,这样骂人吵架打孩子的事情就没有了,拿到免罚金券的小人可以无法无天,这或许也是一个盼春节的理由。现在孩子是父母的掌上明珠,承载着两代人甚至整个家族的希望,大概不太舍得竹笋烤肉。

无论是哪种状态,如果一成不变地过上3、5日,人就开始无聊疲乏了,更何况还是爱新鲜爱折腾的小朋友。过到初四大人就会说要收收心,马上要开学了。对时间还没养成概念的小学生一下子添了些紧迫感,好像寒假作业还有一大本没写完。

到了正月十五,吃完汤团看看兔子灯,年就过去了。大人上班小孩上学,退休在家的老人又三三两两地坐在弄堂口晒太阳拣小菜,大家各就各位该干什么干什么。

老早过年之前的一个礼拜,我会代表父母给亲朋好友写封信,阿姨至今还留着写给她的拜年信,说是内容有趣但错字连篇。后来是在贺年卡上用毛笔写贺词,邮政明信片,电话短信拜年……现在连年夜饭也不吃了,不会特地熬夜,能收到的也就是银行房地产寄来的贺年信。

有了7天长假后,初四初五通常会参加同学会,共同回忆儿时的趣事满足一下猎奇感。现在升级到微信圈了,时时可以看到同窗的最新动态,见真人的欲望也就减了几分。

这些年春节的变化看似很多,到饭馆里吃年夜饭或是买半成品请厨师上门,举家到国外旅行等等。归根结底还不就是围绕着吃喝玩乐?抱怨年味少的气氛不够的,我觉得还是缺乏创意脱离不了“低级趣味”。

我既不过春节,也不过圣诞,不过我会在节日过后的那几天里去超市拣点漏。Boxing Day买了一盆兰花,不浇水不施肥至今还精神抖擞地守护在电视机旁。

红花绿叶

红花绿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