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记忆

上次听到一条新闻说婚检女友查出艾滋,小伙浑然不知最后遭感染。有很多评论说是女方没错,这是个人隐私。如果这真的是代表了社会的主流,难怪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在越来越缺失。

姐姐说,我们小时候上海的饮食店里都备有一叠红纸头,乙肝病人就餐完毕后,就会拿一张红纸头贴在自己的饭碗上,提醒工作人员要特别消毒。当时没有谁在呼吁关注乙肝群体,然而大家似乎并不觉得这是种歧视,而是很自觉地遵守这一个规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红纸头消失了,要不是姐姐偶尔提起,我好像都不记曾经有这样的事情。而现在不用讲乙肝了,连艾滋病都可以理直气壮地对配偶保密,咳。

上周在路上,看见一女子身着一件咖啡色黑点镂空的连衣裙,自己以前也有类似的一件,麦考林邮购来的,款式相同底色为烟灰。妈妈批评老气横秋。似乎不在意,然而细想下来穿的次数也并不太多。

前几天下大雨,小水池里居然真的就突然冒出了一只瘌蛤蟆,它在池水里悠哉悠哉地蛙式游泳,也不知道靠什么为生?清晨扔了两只蜗牛进去,它也不发动攻击,过了晌午却见蜗牛自个儿爬了出来。入夜知了在草丛里声声叫着夏天,躺在床上想到以前暑假和爸爸一起找蟋蟀,寻出一身臭汗但仍是只闻其声却不见踪影只得无功而返。邻居每年都会花5角钱买只现成的,但也并不轻松,因为得在卖家的大竹笼里要在此起彼伏的蝉鸣中挑出一个叫声最响个头最大的。

不请自来的癞蛤蟆

不请自来的癞蛤蟆

某天下班在火车站门口遇到发冷饮,形状味道都象是“冷狗”,我和车厢里的其他乘客一样,手里都拿着1根,狼吞虎咽深怕融化了冰水弄脏了衣服。有一年暑假我几乎天天吃,因为有人天天买。这个人刚刑满释放,他女儿暂住在家里十来天(是我大舅妈妹妹的前夫的外孙)。虽然住在派出所对面,但之前从来没有见识过有犯罪前科的人,开头多少有些害怕,可挡不住冷狗的诱惑,后来他带着女儿回苏州,倒还有些依依不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