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In the Midst of Life

看了“动作片”《50度灰》,男女主人公很漂亮,但情节落于俗套,即便都赤膊上阵了,也不觉得脸红心跳“性”致勃勃。我想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这个时代已经和我小时候完全不同,那时看到男女亲吻的电视镜头小朋友都要把双眼给遮住;那些10岁刚出头的坏孩子会特意躲在公园的幽静处吓唬那些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的恋人们;触手可及的生理卫生书大概只有《妇女围产保健》。而现在即使你对这些情色细节漠不关心,它们也铺天盖地将你包围。被曝露太多,必然丧失神秘性,也许依然有期待,可要沉迷其中却也难。

然而,死亡这个话题仍然是禁忌。年龄渐长,越来越不易和别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讨论自己的身后事。每次参加追悼会经过坟地,大多数人会心头一惊,觉得自己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忧虑那些太不重要的事情。然而至多一两天,这些惊悸又被远远抛在脑后,回到原先驾轻就熟的生活浅滩上,安于生活的平凡琐事,或悲或喜。其实,让我们警醒或深思的事件有很多,譬如旅行,譬如阅读,譬如冥想……

比起性教育,个人觉得学习死亡更为要紧,因为死亡每个活人都必然要经历,而性却不一定。可是就连市图书馆,也只有寥寥数本,而且多为医学神怪励志。

In the Midst of Life 是符合我心意的书。

作者描写了很多死亡,她的外祖父,她的母亲,她的邻居,她的朋友,她看护的病人。面对死亡,各人有各人的态度。有的一开始坦坦荡荡然后又歇斯底里;有的忘我工作直到最后(Woke harder, play harder);有的不愿丧失其独立性选择安乐死;有的誓和自己的家园共存亡;有的则积极配合治疗努力过好每一天。作者的观点也在改变,刚当护士时,她见不得晚期患者受苦,觉得与其插上各种导管勉强维持一呼一吸,不如放弃治疗穿戴整整齐齐躺在自己的床上迎接死亡。慢慢地,她知道有些人即便疾病缠身,也还可以痛并快乐着。从宗教的角度出发,她甚至觉得这是一种恩赐,使得整个人生变得更加圆满。她也接受了我们中的大多数都将孤独地死在冷冰冰的医院里这一个现实,而非象她的祖辈可以在家人的陪护中咽下最后一口气。真的,事情远比想的要复杂得多。可是,以当今这个时代的立场,正确的要么是好死不如赖活着要么就是轰轰烈烈的死,对黑与白之间难以捕捉又难以命名的很不以为然。

Hope is not the conviction that something will turn out well, but the certainty that something makes sense, regardless of how it turns out.

对我来说,这句话比什么都安慰人。举个浅显的例子,上个月,还掉的碟片图书馆却没有收到,开始挺焦虑,问询了好几次次。时间一长,也心平气和了,觉得该怎样就怎样,把这件事完结才最重要。丢失碟片的严重程度当然和人生终极相差甚远,然而它们都超出你的能力范围,你除了accept,什么也做不了。

这本书出版没过多久,作者被诊断出癌症,再版的Last thoughts 那章中她告诉读者,自己既不悲伤也不遗憾,因为死亡是人生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因为她有信仰她有爱。根据Wikipedia,当年5月底她就过世了,享年75岁,很是唏嘘。

 

//作者比邻居小30岁,比在巴黎的同学小8岁,他们却在同一时间段见上帝。年轻真不是可以大书特书的资本,因为总有人比你更年轻,也因为所有的老人都曾经年轻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