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这一周(2月9日——2月15日)

周记这个栏目好像是一个格子,可以放置任何没有主题的零散记录。这一周倒不是开无轨电车,说得是这一周看的书。

第一本是在图书馆匆匆翻阅的,书名叫《断舍离》。作者说在日本喝完盒装的牛奶后,需要瓶盖瓶身分离,然后用刻刀笔直地划开纸盒,铺平洗净晾晒后才可以丢入指定的回收垃圾箱。为了避免麻烦,作者以后优先选择瓶装的牛奶。他接着还说正因为如此,实在没必要逛一用就坏的百元店而是把有限的金钱和精力投资在耐用结实的日用品。后面还有一整篇幅介绍制作手账的步骤,手账是日语的汉字,差不多就是带有日历的备忘录,一天一张,可画可写,整洁有序。手账的封皮可以重复利用,而里面的365张则是A6纸打印而成,再一次体现了日本人的惜物。有意思的是附录有畅销的几枚闲章,有表示时间的钟面,表示日期的年月日,表示心情的鸭蛋脸等等。我不会画图可上述这些图形一点都不难,寥寥数笔大概就能像模像样。以为珍惜的极致是每一张空白的纸都可以废物利用,而不是一定要买专门的笔配专门的印章才能传达出使用者郑重地心意。这一年看了不少日本作家的侦探书,主线之外常常不惜笔墨在日常生活的一点一滴里,譬如极为平常的母女对话却能让我心有所动。但是,《断舍离》作者最后总结,日本人可能太习惯于“螺蛳壳里做道场”,当有更开阔的空间让其大展身手反而不知所措。推而广之,有时候吃饭就是为了果腹,记录就是为了提醒,把每一件事情都上升到带有美感的仪式,是病态得执着。

第二本是在Kindle上看得,书名叫《蒋勋说红楼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到这里下载。因为是pdf格式,为了调整适宜的字体,只能横着屏幕显示内容,不停地按下一页,有违我的阅读习惯。蒋勋的文笔很美,把前80章的《红楼梦》细细地解析了一番。略微有些瑕疵。
其一有重复的段落。譬如24孝老莱娱亲的故事一提再提,大概每一辑子里都有。这是个好故事,我个人就深有体会,比起惨无人道得割肉孝母郭巨埋儿更有现实意义。现在常会询问妈妈某道菜的制作,某种花的栽种,她立刻嬉笑颜开津津乐道。其实,这些常识网络上都能找到,还图文并茂呢,可成年子女的虚心求教会让年迈的父母生出被需要被依赖的感觉,他们才会更有价值感更有动力地生活下去。
其二《红楼梦》被捧得十全十美。譬如他说《红楼梦》是青春颂歌,这里的青春还很前卫地包括心理年轻。而实际上主要人物从头至80回都停留在11~17岁这个区间中,而对照的贾母已从60多岁到作80大寿。知道写长篇,角色年龄容易矛盾,但作者把主角定格在小男孩小女孩上,也许心底里也觉得年轻人可以犯的荒唐,年老的就不允许了。再有称赞曹雪芹有全局观,从不表达强烈的爱憎分明,只是做一面镜子印照人物的谈吐举止。对12钗大家各有偏爱,但我想很少会有读者会喜欢贾赦贾珍贾雨村,作者的好恶不是一目了然么?
其三有自相矛盾的观点,前文肯定审美能力是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和修为,几章过后又归结为天赐的神力,并举了莺儿打中国结的例子。个人觉得诸如能脱口而出古典乐曲名的是可以后天培养,而像贾母命戏班在水亭演习乐曲则要有些天时地利。很久很久以前看到过一篇文章说是去慰问贫苦家庭,虽然摆设简陋,但收拾得很干净,窗台上有几根绿葱养在透明豁了一个口子广口瓶里。这是我第一次印象深刻的美,我说给很多人听,后来也见过不少的人特意用白瓷杯子垫几粒鹅卵石插入一两枝纤细清雅的花,可我总觉得那是在东施效颦。如果买得起花瓶何必故意做旧,如果有花盆又何必把植物根茎分离,让它们无辜死去。

第三本是实体书,书名叫Death in Holy Orders。我要说的不是情节,而是以下这段感言”Their lives must have mattered at the time to themselves and the people who cared about them, but know they were dead and it would have been just the same if they had never lived. In a hundred years no one will remember Charlie, Mike or me. All our lives are as insignificant as a single grain of sand. Gazing out to sea, accepting that in the end nothing really matters and that all we have is the present moment to endure or enjoy, I felt at peace.” 它契合我的生死观,既然拿起了,就得面对必须豁达。

最后一本书是几米的《又寂寞,又美好》。我对图册有偏见认为固定的对象是文盲或学龄前儿童,所以只是在等人的几分钟才会翻看,期间还发生一次误报警,被要求快速撤离,不得不匆匆放开。注意到是日记形式的涂鸦,很遗憾,我的生日,所有亲近人的生日,都没有对应的图片。有些意思的是12月3日的,遐思如果宝玉黛玉活过不惑之年,会有一张怎样的脸?

有哪些年过40的脸,你觉得好看?说出来,让大家有盼头

有哪些年过40的脸,你觉得好看?说出来,让大家有盼头

也是在图书馆收到了一份传单,凭借阅卡可以免费订阅电子资源(都有中文的),按图索骥下载了一部有声书The Mysterious Affairs at Styles,我已经翻录成mp3格式,如果有人需要,知会一声,可以上传到网盘上。(因为版权的关系,所以要有这个步骤)那时刻,有人正在公共展览室旁弹琴,展品是些城市的黑白老照片和当时的书信。觉得我们中国人一点都不缺乏天赋异禀的鉴赏力,可是稀缺后天熏陶的养分,美丽高雅的物品多深藏在少数的几个人手里,不肯轻易示人,加以区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