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史记

在MOOC听了台大吕世浩老师的《秦始皇》后,这次又选修了《史记一》这一课程。他讲的历史不仅仅是告诉你什么时候什么人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而且借古喻今让你可以历史。

老师借用岳飞《小重山》的“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来形容司马迁忍辱负重写《史记》的心境,接着又说年长的同学会明白,有很多心思其实很难表达清楚,更难找到懂你的听众。作为一个有点年纪的同学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别说是高深莫测的圣人必定曲高和寡,即便是平头百姓一生所见所闻大同小异却也难觅心知其意之人。以前我还有所怀疑这个观点,认为失去共同语言的症结在于是那个旧友没有与自己与时俱进,假若不停止学习还会是相互理解共同进步的好伙伴。现在觉得无论自身如何努力,也根本无法完整地明白另一个人的所思所想。而一个成熟的人,要维护好关系不是责备疏运而应尽量做到存而不论,说不定某一天,真心会被某一事件某一个人被打开。

老师在讲解《季札挂剑》这一课时,再一次提到“始吾心已许之,岂以死倍吾心哉”,十分沉重。读书时大人教导自己不要食言,做不到的就不要广而告之,要默默地做,成功了最好失败了也不会失望。我一直遵照这个套路行事,也因无人监督半途而废的数不胜数。一对照季札,原来我漫不经心却只在意别人的评议,那个别人是无法不戴有色眼镜不曲解来理解你一言一行的呀。

老师还反复强调了“究天人之际”,要做成功一件事情,机遇很重要,但是坐等天命的前提必须是尽人事。遇到挫折,先扪心自问是否已尽心尽力了。可是我想要有何等的决心才能让一个开头顺心如意的官N代自请宫刑与时俯仰在青灯孤影下做文章?成一家之言的司马迁从古至今屈指可数,智慧历练远远不够的我又挑灯夜战也断然写不出一章《本纪》来,又何苦难为自己。我是在找借口,现在敢于说出来的目标是做一个嗜欲浅者,BTW 这个念头在整理房间的时候特别强烈。

老师在《五帝本纪》里说真正了解一个人,是和他一起做事,打牌喝酒是看不清的。又在《吴太伯世家》里谈及伍子胥悲惨境遇一部分也由于他和一群忍诟狡悍的为伍,所谓不识其人,则视其友。我想大多数的人都想找至少一个能住在生命中而不是存在手机里的朋友,然而从小就被纠正要与成绩好的同学交往,成年之后惯性仍在,时刻计算着得失。这样落花流水的友谊也有一个好处,不必像伍子胥尸谏夫差。

老师还略微提到了信仰和宗教的区别,宗教是告诉你还有另一个世界,而能让你在困境中不屈服的才是信仰。现在老是有公知把这两个混淆在一起,认定国人种种劣行都是因为不信神,这是搞七捻三。两三千年前,先民视为中华文明始祖的黄帝都是凡胎肉骨,凭人力“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娥”。相比西方不死的神仙,我们真的不该妄自菲薄。

大浪淘少,通过历史考验能千古流芳的只有一两句。譬如竹林七贤的西晋,脍炙人口的是“何不食肉糜”;群星璀璨的曹魏,琅琅上口的是“煮豆燃豆萁”;词人辈出的宋朝,妇孺皆知的不过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我的blog写到今天,共计997篇了,不含野心聊以自慰。

史记

史记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