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花儿与少年

4月28日上午8:30左右,从杨树浦路到鲁迅公园的70路车往鲁迅公园方向行驶,至东体育会路,一位七十多岁老人心脏不适问司机讨水喝,五六分钟后发病,乘客有的说送医院,有的说报警,有的说要上班继续开,此时车在中山北一路近广中路的临时站。

这是我在微博上看到的,主持人赞成救命第一的同时,也提到七老八十地就不要出门了,如果非去不可就找个人陪伴吧。嘉宾甚至说因为老年卡乘车免费,原本吃2只馒头就饱的,现在起码要3只半。我想到爸爸,因为年龄的关系,夏天去办张游泳卡却被拒绝了。老人要服老,主持人说得没错,可是为什么连基本的行动自由也要被限制呢?在墨尔本,常看到推着学步车的老头老太在马路上慢慢地走,他们的腿脚非常不灵便,连高于地面大约15cm的候车平台也迈不上去,但我从来没有看到有乘客路人表现出不耐烦地神情,相反是给与帮助。说这些,我并不要求现在还年轻的人掌握急救知识心脏复苏,指望还年轻的人腾出座位给老人一块容身之地,只觉得能不能给一点尊重?他们也曾经年轻过,而年轻一代也会老去。

因为天涯一搂主的文字,特地去看了2集的《花儿与少年》。下面是跟贴。

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待见张凯丽,除了她在别人的床铺上滚来滚去,那实在很不礼貌,其他的我觉得还行啊。她在上外语课时掉眼泪觉得很正常,心思敏感的人大概都会在那种境况下难受,只是多数成人不会哭出来,因为不是表演艺术家,做不成性情中人。要不是得重新排队,她还是想花个4.5欧登顶看看梵蒂冈,而不是那几个年轻的,千里迢迢飞过来只是为了“放空”或在景点前面摆拍,我等穷游者还真没这等闲情逸致。

第2天的早餐真的是太奢侈。象我这类精打细算的,通常都是去超市买袋切片面包金枪鱼罐头生菜等自己在旅馆里做好三明治当午餐,这样可以边排队边吃,省钱又耐饥。

许晴很有女人味但实在不是一个好的旅伴尤其是穷游。迟到1小时,不太随大流,点的饭菜看上去就要比其他成员高出一个档次。难怪第2集末,说是要AA制下一日的活动经费她沉默不语。

如果是团体旅游,团长起码得有组织能力。象张翰把所有的资料都存在手机一没收就抓瞎,花3个小时找到的是大通铺,通过节食来节省团费,显然还有待努力。合格的成员是听从指挥不抱怨,有明确的时间观念,就这么2点,好像也就剩下佩佩姐和刘涛了。
如果经费有限的话,我会选择坐通宵的火车吃简单的便餐住没有浴室的通铺但也要买门票去看名川大山博物馆。也许这就是这几个人玩不到一块的原因吧,一来他们没有穷游的经历,二来他们对旅行的看法不同。

………………

几期过后,我发觉一件很有趣的现象:抨击许晴的主要原因就是她一个45岁的中年妇女了,却依然可以撒娇发嗲而且一点都不违和。更有意思的是这些批评者多是同性,她们一边强烈反对剩女的称呼,肯定女性不是生育的机器,认同生男生女都一样,可是当有一个现实中的剩斗士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得近在眼前,和她们想象中跳广场舞的大妈(张凯丽就是典型)完全两样,再对比自己不可逆转地向阿姨妈妈靠拢,终忍不住发出了许将孤独终生的恶语。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反思,我看到连续几周当地的不同报纸在说当今女性不是‘have it all ’而是’do it all’,她们描述自己的母亲那一辈(2战后)在女性独立的感召下,觉得得像超人既上得了厅堂又下得了厨房,结果弄得身心俱疲。事实是很少有人能两全其美的,做好一件事就足够了,我想。譬如许晴负责美丽,而观者也必定有所收获的,都很不错,为什么要一味贬低他人呢?

花儿与少年

花儿与少年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