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怪诞心理学–第三课

说来这节课并不太有趣,至少和我想象得有距离。我指望着能学点电视剧’Lie to me’的技巧,争取做枚人工测谎仪,而课堂主要研究的是做点小坏事的条件和它的危害性。个人倒是更喜欢guest的“道德钟摆”,如果这实验得出的结论同样也符合中国国情,我不禁心怀叵测地想起一位熟人,但凡在路上见到乞讨者,她都会动恻隐之心急忙掏钱,也许也许只是她“恶贯满盈”需要时常reset。我自己从来不特意买有机食物(我认为购买绿色食品的人必定有钱注重养生跟道德则毫无关系);我常常心不甘情不愿的奉献爱心(我更愿意面对面地做志愿者),然而我却好像没有为此良心不安,也许也许我已经病得麻木不仁无动于衷了。以前心理学的老师曾经举过一个例子,说是由于心怀歉意所以如果对方拒绝了你第一个请求,通常会同意紧接着的第二个要求。要达成目的一个好的策略是把你真正想要获得想要通过的放在第二位,第一个则是用来迷惑激发亏欠心。这个在实战中确实有效,和钟摆效应前后呼应。//我可不是教你使诈,这可是活学活用。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老师认为这是安然丑闻的主要原因。因为人人或多或少地都会撒点小谎其基数就如滚雪球般十分庞大,还能得到看得见又摸得着的好处有意无意地会“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加之账本上的钱财往来好像跟真金白银距离遥远,假以时日虱多不痒债多不愁,个个便心安理得觉得无愧于心。这跟我以前学的看得都不太一样,那里总是说一批乌合之众怎可能兴风作浪?譬如最近恶补的《神探狄仁杰》,(原谅我的落伍,先前还以为微博大V“元芳”是一名聪慧水灵的女子。)元芳总是大喝一声“缴枪不杀”,也就是说即便犯案累累,听命首脑的属下只要弃械投降便能宽大处理既往不咎。

Fudge Factor:中文叫混沌/灰色地带?它位于坏我和超我的中间。老师说其宽窄并没有文化差异,然而不同文化对善恶的认定和接受程度大相径庭。譬如在新版的《东方快车案》,伊斯坦布尔一个婚后私通的女人被一群当地人乱石打死;譬如同性恋在土耳其;譬如收受红包的墨西哥警察/天朝的白衣天使。也许也许没有界限分明的黑与白对与错,所以也根本没有辩别讨论的必要。要压缩Fudge factor,是在测验前签下“我遵守……”的誓词。所以Coursera的quiz前后都有此选项,所以做证词前证人都得宣誓”the evidence that I shall give, shall be 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and nothing but the truth.” 。去教堂忏悔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吐露之后往往心情开阔要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而无神论者少了这一个倾倒垃圾的免费渠道,恢复内心平衡,要么得花钱找心理咨询师(其实这个我有疑惑,我们也许喜欢家长里短但好像并不习惯讨论心事,不象国外的口头禅‘we need to talk’)要么就时不时地行善事吧,如前面提到的熟人。老师说创造力能扩充混沌地带,我的理解是自圆其说能创造出一个令自己都深信不疑的美丽新世界。个人觉得好记性也是必备条件,否则前后矛盾怎教人轻易信服?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