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太阳灯

买了几只太阳灯,插在不太好看的前院。它在早上吸收阳光,晚上自动打开,挺昏暗地,使用寿命1-2年。搜了一个网站,有人问自己不在意花钱,有没有久经考验的太阳灯?评论长有3页,但众口一词中国货就别指望了,还是买那种传统的用交流电的小彩灯。心里挺不痛快,这些灯估计基本上都用来出口的,飘洋过海地正常价格也才4刀,能够不吃不喝发光700天,还说不够好质量差?

太阳灯

太阳灯

春节的一瓶红酒终于见底,没扔掉因为看到当地家庭喜欢用一空瓶子装水屯在冰箱里。他们好像从来不喝热开水,七老八十的老人在冬天也直接喝冷水,每周的健康卫生也没有提过凉水伤胃的说法。这里因为不需要用玻璃瓶换饮料,玻璃瓶能卖钱加之周末放纵的传统,所以每周日清晨,在主要街道上溜一圈你一定能收集到一筐啤酒瓶。想起小时候,要是某人能在家门口摆几只空桔子水瓶,路人一定会觉得他/她蛮有钱的。我家仅有的几只空瓶子都装了特加饭和爸爸3天才能喝完的啤酒。喝正广和只能用烧杯去拷,当场开瓶导入,一次能灌进3瓶,虽然失去了气泡,但红橙橙得也高兴得让我整个下午激动不已。等到我家也攒够了一筐瓶子,正广和上海牌啤酒都已经不稀奇了,塑料装的可乐易拉罐的力波粉墨登场。

墨尔本的超市现在都有自助收银台,看到一西人写到:“I do have a friend who routinely steals Berocca at the robot check-out(it’s the most valuable item by weight that he needs, and the easiest to pilfer) and his existential argument is that if the supermarket has pitted us against machines and the human can beat the machine, does that not mean the human deserves the spoils of victory?”。我也在华人论坛上看到有人如此买到“白菜价”的荔枝等。时常觉得人归根结底都是相通的,所以背景文化学识信仰语言等等似乎都无法让一个普通人stand out。 但有时候确实也有些差别,譬如刚听了法眼看天下复旦投毒案的节目,几乎所有的评语都是罪有应得。而在另一些国家同样的案子对这么年轻的嫌疑人顶多判15年。

在论坛上看到取名字的帖子,有人说瞾很不错并举例说他的瞾同学现在就是与众不同,然后就有人回复,“同学你多大啊,现在风光能代表一辈子顺利么?”我不知道普通人是否能担当得起“日月照天空”的名声,但是非常同意,人生很长。

今年,姐姐在微信上和老同学聊天,提到我至今还记得她给我们做的苏打汽水和热乎乎的三明治。当事人已经不太记得这个细节了。只是说那台机器现在也似乎没有普及,自己在美国的家也还没有。她的英语在初中时似乎就从来没有及格过,而她现在却生活在英语的环境里和金发碧眼们一起泡吧做事,那时批评嘲笑她的英语老师知不知道么?她的父亲腿有点瘸,有一份普通的工作,3口之家挤在12个平方的亭子间整整20年。难得去做客,要非常小心翼翼的说笑,太过大声楼下会敲竹杆表示不满。这样貌不惊人的上海人家,现在有2套住房,一套自住一套出租,日子过得好像不错。当然,这还没有到最后。

终于买到了汽水机,不插电

终于买到了汽水机,不插电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