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春节进行曲

春节到了,在周日中国街上拍了几张照片,那里有舞龙舞狮还有大头娃娃,还收到了Metro(墨尔本铁路公司)的Yoyo球。洋人华人个个兴致勃勃,小孩子手起码扯着一只红灿灿得洋泡泡(也是Metro提供的,标志是M,类似麦当劳)在人头攒动中犹如红点点起起伏伏。小时候不记得有在元宵到城隍庙看花灯的传统,而居住的街区属于高大洋地段,所以直到很多年后才在久光门口看到过活生生的“双龙戏珠”。而这里的洋娃娃们似乎早已经习惯了鞭炮,敲锣打鼓这些生猛鲜活的声音和碰撞。

今年的春节吃得简单,包了几只宁波汤团(我是宁波人,汤团是打小练就的基本功),买了一盒三文鱼,炒了一盘芹菜+虾仁,再加一杯被冰块稀释过的红酒。姐说初一早晨得吃年糕蘸芝麻寓意节节高。可惜去了三家中国超市只看到圆形奶黄色得象派那样的年糕,也就放弃了。

这周日买了一把电动菜刀,遗憾的是只能切西洋菜(面包,烤肉等)切割中式红烧排骨动力不足。使用前,把一副刀刃插入刀柄,喀嚓一声锁定后,保持水平方向对准目标突突突地一刀下去,觉得这个腔调跟小木匠锯木头有几分相似。在这家超市看到一bus的中国旅游团,带团员在平价超市购物,那旅游公司也算是有良心的了。游客们买了很多袋奶粉,友情提醒同样的价钱coles, safeway质量要更好些。

不知道怎么想起了身高测试仪那台庞大的机器,最近的一台固定在翼风文具店旁。投入几枚硬币,好像最早是5角钱,接着顶上的测试头就自动缓缓下滑到头顶,再然后边大声公布身高体重(没有隐私)以及是否肥胖,一边吐出一张长方形的小卡片。长身体的那段日子,常常屏息挺胸去测试,有时因为不太满意结果,一天得跑两次。更早的时候有个老太太风雨无阻在育才中学旁小菜场里搬出一架老旧的体重计。我从来都没有量过,因为对于体重那时根本还没有形成危机感,胖也好瘦也好不如省下钱买上一根泡泡糖。

那时候认识的人都合用一间光线不足的厨房,虽然挤了点,但是大家还算客气。平时做了什么好吃的,炖了一只老母鸡,或者包了馄饨,也都会拿出来大家分享。但不免也有些磕磕绊绊,总会为了小水表小火表和大表的合不拢,弄得不是很开心。

暑假时,我喜欢把饭菜盛在一只碗里,然后搬个小凳子坐在院子里吃,好像有点扮家家的意思。妈妈却觉得在外面吃东西很没教养。好在爸爸的表态是中立的无所谓,而妈妈的唠叨从小我就不害怕。

托汤汤的福,和旧日同学联系上了,偷偷下载了一张聚会照片,有些面目陌生得连名字都叫不出来了。不光是他们,还有那些交换过名片或饭桌上认识的,最后互相点头一笑告别之后,就再不会想起姓名的人。正如我把那些人逐渐忘却一样,自己也在各处被人忘却着吧。然而,再早些的时光,说过的话,交过的朋友却历历在目,很奇怪啊。摩肩接踵的唐人街上,搜寻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我在市民与社会新春的微博上留过言:以前过年也就吃得比平日多一点,我家从不贴对联,看春晚连压岁钱也没有(家里人胆子小更没人敢碰鞭炮什么地);现在食物也给省了。春节,大概到我这一代在我家就算结束了。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无法形容。

2014年春节

2014年春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