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安息角

The angle of repose , of a granular material is the steepest angle of descent or dip of the slope relative to the horizontal plane when material on the slope face is on the verge of sliding. This angle is in the range 0°–90°.

散料在堆放时能够保持自然稳定状态的最大角度(单边对地面的角度),称为“安息角”。在这个角度形成后,再往上堆加这种散料,就会自然溜下,保持这个角度,只会增高,同时加大底面积。在土堆、煤堆、粮食的堆放中,经常可以看见这种现象,不同种类的散料安息角各不相同。

也许是建筑上的专用名词,虽然查了英文和中文的解释,理解上还是有一点难度。如果不这么文绉绉的话,我想是不是可以用压断骆驼的最后一根的稻草来描述?再是卑微仰望地爱着,也会有忍无可忍的爆发点吧。本书的内容十分简单,几乎没有情节。白雪公主退而求其次嫁作备胎妇,有幸福的时刻,但更多在为柴米发愁,出轨后回归,从此过上波澜不惊的平淡生活。

作者的文笔十分好,即便翻译不免打了折扣,读起来依旧韵味十足,遣词造句上还有些似曾相识。不禁想起过去那些琅琅上口的流行歌曲,后来才知道并不是原创的而多是“借鉴”国外的,在失望之余不得不嘲笑自己的孤陋寡闻。(这本书获得1972年的普利策奖,谁先谁后一目了然。)譬如这一段落:“我不知道,她有没有真正地理解过他、欣赏过他;我也不知道,随着年华的老去,她有没有真正放下骨子里的傲气。”; 或是这一节 “粗棉布窗帘外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看起来像一幅插图,酷黑、白色和灰色,和粗棉布网格调和在一起像是张点染得精细画布”;再有“木屋内漂满了咖啡和培根的香味,她挥挥罩布,扑走油烟味,看着奥立弗将培根叉入锡盘,磕开鸡蛋倒入热油。他单手拿着鸡蛋在平底锅边缘磕碎,然后用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掀开蛋壳,直到蛋液流出来,在锅里凝成镶饰着褶边的金黄色的心形花朵” 。好像恍然大悟,为什么莫言能获诺奖。他的作品实在不合我意,可却是如假包换原汁原味,那里有他对生活的个人体验以及独到观察,展现出一片全然与欧美不同的新视野。

书中的夫妇重聚后开始过着说不上幸福也说不上不幸福的生活,时代车轮在滚滚向前,如世界大战,大萧条,汽车无线电的发明,可是他们自己却一点没变,所以他们的孙子兼传记作者觉得1890年后的那漫长的半个世纪不值一提。其实我想不仅是婚姻生活,个人成长也如青春期那般,在显而易见地窜高之后,就开始年复一年的停滞不前。这是人生的必经之路么?如果回答是是,那么死亡的确是一种解脱吧。

还有一个是老话常提:你会宽宏大量,哪怕他/她伤你最深?祖母没有被宽恕,因为有些东西,一旦破碎就无法弥补了。然而是不是还有除了死亡和终身忏悔以外的其他方法去洗掉不堪的过往么?没有对错,各有各的道理,我是这么想的。

书上说,互不相干的两个人可以成为互相扶持的两条线,它们会在某一点上达到平衡,少一分多一点都会坍塌。然而,这一支点可以是用来装饰门面的假拱,只有幸运儿才能发现基石确保安稳,可是承重石还会心甘情愿待在那里亘古不变么?

作者给的答案是达人知命——“Wisdom is knowing what you have to accept”。我承认它是种智慧,但还是对认命有些抗拒。

中译本《安息角》封面

中译本《安息角》封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