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最后的玛祖卡

居安思危深深植入我的DNA中,所以自觉活得很不轻松。ADV说未雨绸缪是一种美德,因为未来有太多地不确定。猜想是因为信用卡的普及,几乎每一件上百的东西(譬如一张桌子,一台冰箱)就能办理按揭,常常还能给与无息优惠。久而久之入不敷出也就不奇怪了。

然而在《最后的玛祖卡》里看到,作者的二叔在年轻时吃喝嫖赌,吃光老本后,时运来转,得到了女儿的救济,活得依然滋润。直至寿终正寝。由于他一辈子醉心于玩乐当中,不曾干过一天工作,所以虽然是地主背景,文革浩劫对他却无甚影响。另一位小开爱好美食,对菜肴精益求精,坐吃山空经济紧绌,不料公职人员登门求贤,职责就是评点食物和厨师,工资等同于一个大学副教授或机关中一个处长月收入。后来,作者偶遇93岁高龄的小开,他被某知名饭店的经理和厨师长簇拥着要去品鉴新菜单。

也许,正因为小人物能掌控的东西很少,不如放轻松过好每一个今天,买自己喜欢的,能让自己高兴的,而不是把渴望埋在永远都可能不会到来的明天。

中国有谚语“富不过三代”,有人觉得带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醋意,但作为富四代的作者却认为是一条极为普遍的社会现象。他在书里举了大量的所见所闻,譬如张爱玲家的,民国四大公子的,自己家的。他赞同一位女编辑的原因总结:那是由中国千年来所形成和遗留下的文化中的糟粕所造成的。其实英语也有类似的俗语“clogs to clogs is only three generations”,所以我不觉得能从中国特色推导而出。以祖祖辈辈平民出身的眼界揣测,是富人愿为有趣买单,边际效益递减的规律下,千金万金可能也难买一笑。

和书名同名的笔记讲的是落魄的俄罗斯领主在十里洋场的一场婚礼。在礼堂里他们是男爵是上校,新人父母互赠的祖业在当日苏联境内,供应的佳肴美酒都是最上乘的,来宾跳着步伐花哨姿态优美的宫廷舞玛祖卡……他们仍然遵守传统惯例,这些只有在贵族阶层和上流社会之间通行。少校闺女说这不是在演戏而是在认真地做着好梦,在醒来之前,它就是真的。听上去挺悲惨的,可是所有的豪门世家不都是从暴发户起步的?同期借的另一本书,标题就叫《红色名媛章含之》。只是风水轮流转,世家子弟恰巧落户在最后的那一环而已。所以,我不太喜欢伤痕文学常归因大家族的衰败源于打砸抢,把自己的责任给撇得干净。我更加认同的是作者在自述中的一句话:“文革否定了人性中善良和同情的一面,把人性中最卑劣和丑恶的那一面尽量诱发出来并加以倡导。” 我的一位亲人,有一次在饭桌上微酣之时披露自己曾写大字报,只是对方爱卫生,天天拖地板,水滴滴答答地从天花板的木条缝中落下来。亲人如今和四周邻居和平相处,可是那一刻,他的背阴面可以不加控制地释放和扩散。

最后的玛祖卡

最后的玛祖卡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