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赶集

昨天去了一个集市,每周才一次,还得付1刀的入场费。这个露天广场摆卖了各种各样的摊位,就像以前在泥城桥那头的跳蚤市场,一眼望去就是廉价且亲民的小商品集散地。也许这里的夜市比不得上海,所以还是挺吸引买家的。他们大多携家带口牵着狗,闲庭散步,结果起了个大早的我,在拥有1000个停车位的区域里找不到一处容身之地。

说实话,东西并不很便宜,但胜在种类丰富,从小指头粗细的A23电池到能包裹全身的大浴巾,还提供各类专业服务,譬如立等可取的配钥匙只需10刀起步,生意兴隆。姐姐今年回国顺便想复制几副房门钥匙,锁匠师傅一看就说是外国的他配不了。这外国钥匙在外行人看来和上海的没什么区别,一样扁扁平平有凹或凸的齿,金属质地,顶部有小洞可以串在一起叮当作响。大概唯一能指认出的不同是商标不是熟悉的“永固”。走了累了,可以坐下来点一份小吃,有冰激凌,烤肉串和汉堡包。更有意思的是棉花糖这类在我们眼里属于小朋友才吃的东西,这里老太太们都爱吃。祖母级别的妇人舔着三色的棉花糖,东张西望地从身边擦肩而过,就想到自家的妈妈。她在年轻时没吃过棉花糖,虽然喝过可乐却以为它是酸梅汤一类的饮料,需要用冷水冲开,她始终不喜欢薯片,觉得发出的咔嚓的咀嚼声很没教养。

这里的绿色植物也不少。我看到了最想要买的柿子苗,没我高又弱不禁风的样子也要30刀,最后还是没能下定决心。跟风地选了一小盆番茄苗,因为有位看上去很懂经的毫不犹豫地就买下两棵,似乎是个好买卖吧。想起那年去北京,住在姆姆家,那院中间就有一棵成人怀抱不了的柿子树,结很有名的盆柿,得用长竹竿踮着脚挑。丰收时,姆姆常会邮寄一大包过来,爸爸就浸在米缸里,耐心地等待它们变软变成熟,果肉结实很甘甜。成功种植过丝瓜夹竹桃的妈妈说把水果的核埋在地里,它们就会在合适的时节生根发芽。可我总觉得没那么简单,要不然果农且不是天下最随兴的工作?

最后还是开车折返去了熟悉的超市,买了熟悉的食物,回家安心。

这是院子里的一棵自给自足的植物

这是院子里的一棵自给自足的植物

//我不知道它的芳名,它浑身带刺开粉红色的花,不用养护,几日不见,便如正在长身体的少年,个头猛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