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风格

我在正当时里提到的网络2手店,在两次交易虎头蛇尾之后,昨天终于开花结果,在Melbourne Central 的大钟下(这个地点让我想起很久以前,通过易趣入手一便携式收音机,我们约在人民广场的大屏幕下,这两个地方的共同点是基本上人人都认识安全且交通方便。)我手持一本封面为黄色的书,站在那里,然后她准点到达,找到我,银货两讫,互道再见。那是一个墨绿色的名牌包,如果让我自行选择的话,挑选的肯定是百搭的基本色(穷人心态),款式很诡异,在浏览广告时撇到的第一眼脑海中就蹦出这么个怪诞的形容词。拍下它的理由就是为了这个与众不同,和我的穿衣风格迥异。拎在手上,感觉和那只已经变成灰头土脸看不出本来面目的白色背包一样自重颇大,经得起折腾。

以前挺迷信花多点钱买有质量的东西,对姐姐几乎每天下班都会顺路去陕西南路买上一两件衣服嗤之以鼻。我是会攒上好几个个月的工资,买昂贵的开衫心仪的长裤。现在回想却颇感遗憾,花样年华如果有层出不群的奇装异服做伴,才有如水倾泻花团锦簇般的绚烂。过了那时节,再精工细作都索然无味,因为那一触即发的蓬勃欲望早消失殆尽了。我知道有很多人能始终保有对锦衣玉食的兴趣并乐此不疲,可是在有生之年里体验重复的经验,是不是十分浪费?更何况那些我们以为美好的事物并以此为奢侈的象征,在别处却都归类于大众,毫不心疼地扔在地上。(学校的课桌没有“肚子”,随身物品大多放在脚旁)

拿好包,兜了几家商店,正在换季促销,看中一件绒布格子衬衫,这是我从小就开始迷恋的样式。大约3,4年级的时候,发现班主任上衣竟然和我的极其近似。那件衬衫本来很不喜欢压在抽屉得最底层因为没有小姑娘热爱的大团大团的花朵,但由于喜爱老师进而就喜欢上了这样的绒布衫,可惜找不到我的尺寸。虽然姐姐曾笑谈我的细骨架儿童10号估计也能装得住,可是实在没有勇气拿boy的10号到换衣室里试穿,只得放弃。拿了两件软绵的运动裤,红点帆布鞋结了帐(全部都是 Made in China,我怀疑如果没有中国货,澳洲人民的生活水平起码后退一大步)。这些年的衣着变得越来越随意,可是外人的评价仍然是个好学生的模样,也许气质定性后就很难再颠覆,就像模特穿什么都好看,成年之后穿什么都还是自己。

再然后买面包,很有意思,和另外2个顾客的目标竟然一致,随即我们都很有风度地缩回手,让对方先行取用。一番谦让后马普尔小姐最先开动(我把有着一头银发,粉红脸颊,拎着一团绒线球的老太太都如此称呼),等在边上的我们心照不宣对视一笑。那酥皮面包拌有巧克力颗粒,并在皮面上不惜成本涂了厚厚一层白净净的炼乳。男女初相遇最文艺的开始是在书店里共同看中一本书,我去图书馆无数次,可是至今都没有如此机缘,却在面包店碰到了,不觉偷偷一乐。有共同属性的人,总是能够自然地识别,虽然不是期待的方式。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每晚裴紫安在103有一个5分钟左右的小节目,片花中有一句是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聪明的人不问现在,豁达的人不问未来。如果不是因为她曾在听众都把不耐烦的情绪写在脸上时仍旧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滔滔不绝,我想我会更喜欢她一点。她曾奔走他乡,遭遇婚变,独立拉扯一个小孩长大,这些很多寻常女子都比较难以担当的事情,但在她身上至少在她四平八稳的声音里,根本就听不出来。她总能不急不慢地就把前边还有点轻松散漫的无方风格转变成她的方式,安之若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