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别人的城市我的家

住处不是老房子更不是大房子,可总是有莫名其妙找不到源头的声音。譬如明明楼上就是瓦片和天线,可是在夜深人静时有几次感觉到有个小小孩在头顶上小跑步地来去。直到某天洗衣服时,抬头注意到天花板上有个门把手,用拖把向上撬开,露出黑洞安放douch-heating的管子,那个小孩蹦跶声大概就是暖流在缓缓运动吧。或者房子也许就像人类保持一个动作太久了就需要伸个懒腰,随之而来的便会发出骨骼清脆的摩擦声。开头,我会从床上跳起来开灯检查,疑心窗户没关紧,几天下来也就心安理得继续做梦。

这是个新区,只有在周二垃圾车过去后满地乱堆乱放的垃圾筒或是天刚蒙蒙亮的周末早晨一路跑来满眼各式各样的小汽车,其余的日子里它是风情画上的小镇红瓦绿树在天蓝地阔中,宁静干净却缺乏生气。

上周想趁早去公园偷偷荡秋千(Park是我最早认识的几个英文单词,到了这里才知道就是块巴掌绿地上装置一台儿童滑梯及2,3只秋千而已,和我以为的人流如织有游艺机人工湖小卖部的相差甚远),结果才转过弯就偶遇一只黑白色无主小狗,一路紧紧相随。我停它停我走它走我跑它跑我左转它也跟着,且用可怜巴巴水汪汪的狗眼睛瞅着我似乎再恳切:我很乖,带我回家吧。最后只能用百米速度撞开家门,透过玻璃窗才敢安全凝视,它还是蹲在小花园,待了大概30分钟才姗姗离去寻找下一个主人。

周末在超市遇见一小姑娘,她还不到6岁所以不像她穆斯林的妈妈戴着面纱,她一直朝我开心地笑,在商店门口分开时还拉了下我袖子轻轻说再见。推着小车自我感觉暴涨,自负大概是长着一张很有亲和力的脸,而时不时地微笑又一次次柔和了脸部线条。这里的人认为对陌生人微笑是一种礼貌,根本不知道在笑什么,但总比看着神情严肃的思想者们要舒心得多,入乡随俗,我也人见人笑。

然后又想到场独立和场依存。譬如在微博上曝光一些不文明的现象,有些人会在大城市的公共场合中熟视无睹随地大小便。他们内心强大到能抵御众目睽睽的鄙视,绝对属于场独立吧,可是谁会对类似的行为按赞呢?而对周围环境敏感恰如其分的融入其中的场依存也许才更加招人喜欢。(证明,两者无高低,场合更重要)

还发觉这里越来越多的公共厕所的门都给拆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缘故。目测不是所有人便后洗手,洗手的那部分里还有很大的比例不使用肥皂,所以对用肥皂洗手烘干的人来说开门绝对是2次污染,我常常得扯一张檫手纸来避免交叉感染,大门索性不安装了倒也省事省力。

荒原

荒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