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羞耻心

姐姐在日本学习的地陪(中国人)曾对她说过当地人在超市买因快到期而打折的便当蛋糕总是象做贼那般心虚地偷偷摸摸,他们选择离住处或公司很远的商店购买担心被熟人发觉。这种耻文化我能理解,有很长的时间我也是这般,心里觉得买贴着折扣标签的食物有低人一等的意味,尽量选择自动售货机避开和收银员的正面接触。

小时候,外地亲戚到上海摆下行李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直奔沪江浴室(后又重改为卡德池)。大概是儿童免费或半价所以常会带着我沾沾光。大阿姨很腼腆,她一直(她已经离开人世了,所以说永远也没错)选择单人隔间的莲蓬头。这种隔间不大面积和厕所的坑位占地差不多,左右下部且都是打通的,但是正面有个塑料帘子遮挡。这种小单间整个浴室好像就一排5,6个而且那时候洗澡是件奢侈事不洗个红光满面剥掉一层皮,里面的人绝对不肯出来,所以要等上很久很久。可阿姨不在乎,热水蒸汽汗涔涔地吸附在身体上痒痒地她也坚持等到底。我的大舅妈则代表另一群人,她们见缝就钻根本无所谓大池小池,能和别人分享一个花洒,在她洗头时你涂肥皂的模式也可以欣然接受。

开始懂事后,我在公共浴室也如大阿姨般羞羞答答,内衣裤是穿着进去的,洗完后会用带进去的干毛巾擦干再穿好汗衫短裤出来。每年春节妈妈单位会发五星级大宾馆照顾职工的洗澡票子,每一次喊我去,我都别扭着不肯,因为觉得粉红色松垮的棉毛衫和的确良假领子在众目睽睽下一览无遗实在很丢份。这个原因我从来没对妈妈说过,怕她会批评我“自作多情”,再一次提醒生活上要和差同学比较。她以为是我胆子小上不了台面不敢进豪华装修过的大观园,只能摇头作罢给自费买票去卡德浴池。这种心理其实我也有,在平民浴池里,太多太多的浴客都是这么穿着,自己也就能心安理得的融入其中吧。在后来,可能洗澡经历的积累,逐渐向大舅妈靠拢,三下五除二的褪去衣衫直奔目标,洗刷完毕后清点好沐浴用品就冲回更衣室再擦身。谁穿黛安芬谁穿地摊货,谁用潘婷谁用硫磺肥皂,除了自己谁又会特别在意呢?在在后来在澳洲看到很多公共厕所都配备单间浴室(淋浴房+换衣间)往往还贴有一面全身镜,就会感慨,尊重隐私的培养得从这里开始。

和姐姐说过一次体检的经历,那个女医师看着报告发问为什么还没结婚啊?然后她又类似自言自语地说自己也是晚婚30几结的第2年就得了个大胖小子。当时,我坐在她对面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最后含含糊糊地应了声恭喜。姐姐说有些“中年妇女”仗着自己人生大事统统体验过的本钱,老是会口无遮拦地开黄色玩笑或是面皮老老地要未婚男同事搓一顿下午茶什么地。很自然想起红楼梦里“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的话。我猜测其实也有时势造人的缘故,前年带妈妈在瑞金去换药,一进以布帘子为分割的小单间就得赶紧把裤子脱光,医生检查换药时,不时会有其他病人家属掀开帘子问这问那。旁边的护士注意到我的脸色才会提醒他们在外面候诊,妈妈的隐私是荡然无存的了。姐姐说孕妇做产前检查情形也差不多,若是脱得慢了双腿分叉得不够开还会被不耐烦地大夫嗤笑都有孩子了还装什么之类的。10个月的密集曝光加之生产时肚子被好几个陌生人翻天覆地过,再矜持的女子大概也能练就成百无禁忌的女汉子,从此踏上死鱼眼睛的不归路。咳。

看网络电视,播放器旁“波涛汹涌”陪伴左右,在这样视觉训练下,嚣张、浓烈肆无忌惮是主旋律吧。

Eve after the Fall

Eve after the Fal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