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Monday Mornings

挺喜欢这部医务剧,让我想起了上学时早上开班会,班主任总是摆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痛心疾首地说某某昨晚去了电子游戏机房,某某在上地理课时看小说书画小人,某某被批评后还在嬉皮笑脸追逐打闹……怕得不是被点名,而是被关夜校。如果不能赶在父母下班之前回到家,那你的开小差就成了全弄堂皆知的秘密,阿婆阿叔都尽心尽力地盯着你关照你语重心长地劝你不要野在外面该温习功课。你被说得无地自容良心发现,只能灰溜溜地回家。

这部片子讨论的几个话题很有意思。譬如有个科学教的女孩受伤了(汤姆克鲁斯就信仰这个),如果不医治必死无疑。可是教义规定不能接受人工干预。父母强烈要求出院自我修行,而Dr. Jorge心下不忍偷偷摸摸给上了器械,然后装模装样地对家长说奇迹降临了。恢复健康的女孩特意找到医生说她知道你救了我,现在活着却觉得很困惑,医生安慰她那是上帝在假借我的手。换作我是医生不敢多此一举。救死扶伤的前提是自保,大家都是凡人而不是神仙。

还有一段是出了医疗事故,病人死了,主治大夫得走人。同事出面求情说那不全是医生的责任,他不可能检验测试到每只瓶子。可是光头 Harding 还是请他在做完检查后当天清空办公室。对外宣传说是船长负责制,其实我猜是出事后总得落实到一个责任人,一只替罪羊,给家属一个交待,不可能让整个医院跟着蒙羞被黑锅。同样也是医疗事故,可是最后病人转危为安了,医生便化身为上帝派来的天使,然而因缺氧造成的终生损伤如记忆力衰退,IQ下降却因为外行看不见而内部通报一笔勾销了。问过姐姐国内基本也如此处分,不太会吊销执照,个人觉得对前者太重后者却太轻,也或许衡量一个人的医术是他/她救活了多少人,而不在意那些人今后的生活质量吧。

最冷滑稽的是Dr. Sung,他惜字如金不是no就是know。在参考割了耳朵的画家,抄起猎枪朝自个脑袋开的作家后,深信天才的隔壁是疯子力排众议没给多写症做开颅手术。我内心更同意Dr. Tina的说法:关键是你能控制它还是它在控制你。可是在另一边我也觉得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有得有失才是最真实的人生。那些十全十美的故事,多在自编自导自娱自乐。

那个一紧张就情不自禁踮起脚的Dr. Buck也挺逗。他“见死不救”说自杀的人没有权利优先得到捐献那种人浪费了有限的公共财政,他会跑到脑死亡小混混的家属面前说死人的心肝肺得废物利用,那些接受者是受人尊敬的官员教师和会计。他挺不近人情,但怎么说呢?分配稀缺资源永远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

花絮是搞婚外情,Dr. Tyler自辩说工作紧张又日日夜夜在一起难免暗生情愫,这在医院很普遍。对方律师立即抓住话头让他举例,我暗笑那不就是讽刺西雅图的格蕾思医院么?这也是我不再喜欢这部片子的缘故,它更象是八点档的阿姨妈妈剧周旋于情感与煽情之间,不能自拔。记得心理学曾论证过,如果孤男寡女一起上夜班非常容易产生好感,所以医院果然负有部分责任,以后若被插足,得请个好律师真可以以此来狠狠敲上一大笔。

据说南方周末推荐给国内的各大医院看,我觉得没啥可比性。比如我们少有人能自觉自愿遗体捐献的(我自己做不到,认识的许多医生也都做不到,我很敬佩这样的人),也没时间停下来去安慰一个濒死的无药可救的女孩虽然如果被问到“if I die, are you gonna cry?”会很难受,相信也很少会有宗教上的纠结吧。

因为收视率,这部片子被砍了,大概人类一严肃上帝就发笑,还是滚床单的多长寿阿。

Monday Mornings

Monday Mornings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