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人鼠大战

早上,终于把停尸在花园5天的老鼠给送进垃圾桶了,把它埋葬在好几张写满字的草稿纸里。大概是四月初,打扫车库的时候,它从花园过道里混进来的。我是在它咬破一包粉丝外包装才知道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然后只能把所有的食物给打包封扎,并封掉了烤箱和炉灶之间的缝隙。听说老鼠能听懂人话,所以爸爸以前弄捕鼠夹的诱饵都不许我们说话,任何有关油条香油(诱饵)的字眼都不能提。我不知道是不是有道理,但是估摸着这只老鼠肯定听不懂中国话,也就口无遮拦的说奶酪(比油条便宜多了),粘鼠板什么地。//看来无论是人还是鼠,多懂一门外语总归是好的。

没有食物,连接3天它在夜晚的通道上流窜(房门全部关上了), 大概是穷途末路居然有一次敢在电灯光下朝着我的拖鞋一路狂奔。它太小所以放在地上的西瓜啃不动,桌子上的苹果也勾不着。其实,我没有杀心只是希望它能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可惜它找不到门。我实在受不了它在我看电视的时候搞100米折返跑,终于去超市买了捕鼠器,5刀。上面标签说此设计避免了看到尸体,只要指针转到catch,你就可以连带着一起扔掉了。放了几天指针没转动过,然后突然有一天就看到它的尸体在秋天的花园里。蚂蚁来过,搬不动,掉头走了。蚯蚓来过,添上一道银光在它的灰毛上。甲虫来过,停在上面,挥动翅膀。风刮过雨下过,今天打扫卫生把它给清理出去,戴了两副手套仍然能感觉出变得硬邦邦的尸体,大概这就是法医术语里的尸僵吧。一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来了,它一定是它么?它又是怎么给跑出来的?

想起以前在机房,成功粘到了老鼠却没有一个同事(男男女女)敢拿进垃圾桶,因为它还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想想,有那么多人喜欢米老鼠可当遇见真老鼠,原来个个都是叶公的后代唉。

姐姐说有一位老太太准备住进养老院了,让她的儿子直接处理掉老房子,她说不想再看到它因为她会哭会舍不得。也许某一天,暮色四合,我也会坐在摇椅上想着曾经有一只老鼠在那遥远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