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遗忘

去年修改了D-link的密码,搬了家换了网络公司得重新设置,结果密码忘记了,而且取得非常巧妙,居然常用的没有一个是通过验证的,然后翻箱倒柜地找到了说明书,Reset了机器才搞定,所以才有功夫上网更新我的Blog。密码,不设置不行设置了又给制造麻烦,真是两难。

为了省钱,没有喊清洁公司自己动手打扫卫生,腰酸背疼地白天黑夜奋斗了两天终于完成。感叹做一名家庭主妇真不容易,浴室厨房重灾区,而家具的脚门框灯管也都是藏污纳垢处,最难清洗的是炉灶旁的百叶窗。我并不大烧特烧,三年下来油腻腻地积累了不少,刷得我快吐血。

通向阳台的门

通向阳台的门

这扇门我基本没有开过,那个阳台只是装装样子。

客厅

客厅

那个灯,在换灯泡的时候,被笨手苯脚的我给扯断了,临走的时候用玻璃胶水给粘牢了,嘿嘿。洗地毯的是个光头,看他在底下忙忙碌碌,有点点担心。

老家卫生间

老家卫生间

我用掉了半瓶漂白剂,感觉是CSI的坏蛋在勤勉地清理犯罪现场。打扫后,房间的味道比医院还像医院。

马桶

马桶

小时候看《成长的烦恼》,电视里妈妈用牛皮纸袋子装刚烤好的面包,洗完手用厚厚的擦手纸然后很潇洒地往垃圾桶里一丢,吃饭的时候拿出一叠方方正正且应景的餐巾纸,还有厨房用纸悬挂在一个金属架上掷地有声地一张张扯…………。那还是1980年代的事情吧,可是至今在上海至少在我的家还没有这么奢侈地浪费纸张,我相信很多人家也差不多,在超市里,白草纸还有很多很多种类,乐购那家自佳品牌的草纸由于价廉味美,常常告罄。想想觉得很难受,澳洲自己怕污染不开造纸公司,连公共厕所都提供厕纸,而国内一家又一家的开足马力却普通大众还用不起哪怕是双层的卫生纸。

老家的厨房

老家的厨房

煤气灶上的两个礼盒是准备送给邻居的,这里送礼物跟日本人一样,一定要包装还得加张贺卡。电话是这里最大的电信公司特制的,现在的家也买了这台经过历史考验的机型,因为要装宽带得把挂在墙上的线从line到phone,居然费了我2个小时铆足了吃奶的力气才给它的wall set给掰下来。

乔迁之喜——巧克力

乔迁之喜——巧克力

房产公司送的,连带一瓶红酒。这个比利时牌子的巧克力好像在澳洲很受欢迎,表哥结婚的时候,他岳父(悉尼)也用此做喜糖。it’s not my cup of tea, 太甜腻了。

旅行小包

旅行小包

我在2003年搬家的时候曾写过“我找回了忘记密码的ISP信箱,我找到了镶嵌着——皓钻的头箍,我找到了2000元的白金项链,我也找到了曾经的自己,我失落过很多,可毕竟我没把自己给丢失了。搬家总要扔掉些东西的,心疼也无可奈何。其实扔掉点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借这样的一个机会重新清理给自己多一点的空间期许一个新的开始。”这次搬家找到了这只小包,它陪我走南闯北地去了好多地方,我很喜欢它,所以能重逢很是欢喜。

难看却好吃的色拉

难看却好吃的色拉

吃饭永远是我的头等大事,无论再忙也不会忘记。

整理好老家,交钥匙前再次回眸,觉得那也是个可爱的住处,窗台有阳光,微风里能闻到邻居种的花香。邻居是个很可爱的中年单身女性,可能因为我也是个弱质女流,她整天都开着大门光锁铁门,从纱窗是就能直接看到她的大床。公用的院子里有三个大晒衣架,而在厨房的对面常能看到对过人家那胖得 像小猪那样的猫,房间里的灯都是黄色的,很温暖照亮我回家的路…………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