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极品男

我认识的上海男人多数是衣冠楚楚地在正式场合里,就连我这样不修仪表的人也会有所收敛,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想来大家也都是,所以我很难把在天涯上看到的屌丝等同于干净顾家的典型上海好男人。这次有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和一位家乡的男同胞朝夕相处4天,深深体会到外地人的批评并非是空中楼阁。

这人是妈妈病友的儿子,这次来澳洲求学,希望能来搭伙几天。他从学校毕业后好像就没正经上过班,叔叔阿姨规劝他母亲该让他收收心而不是整天泡在网上,就介绍了份在地铁公司的工作,但嫌弃太苦,干了一年不到就辞职了说想去澳洲求职,他母亲就贷款在墨尔本买了房,千辛万苦地过来了。

在40公斤的行李里,没有我们会带的拖鞋洗漱用品诸如此类,而是钓鱼竿说是钓湖里的鲤鱼用来做鱼丸,是望远镜说是仰望星空,是两本快餐书分别是《怎样说德语》和《怎样说法语》。他是个话唠,一到家就问我这里也没有河可以捉鱼,不能是大海他怕水淹。看得见野兔么?他又问,因为根据网友说不仅能做菜吃还能到澳洲政府领赏金。吃晚饭,他又说那些吃低保地每天零拷一两小酒炒一盘花生米然后摆出指点江山的气势在马路边讨论国家大事以及偷水偷电的技巧。他还奇怪我家门口那张”sold out”的牌子为什么没人拿走,说要是在上海第2天就不见了。

他母亲很自豪他的厨房手艺,第2天他当仁不让地卷起袖子占领了我的厨房。果然大开眼界,三文鱼一定要买只柠檬配,煮个牛肉需要蒜葱香菜,由于条件限制所以他抱歉味道有所差别。这些我还可以理解,毕竟不是大厨也得有大厨的范。可准备一个冷盆牛肉,热炒三文鱼(我一丁点都不喜欢熟的三文鱼),以及红烧鸡翅+色拉(基本上都是我准备的)需要3.5小时,我都快给饿瘪了。在此期间他帮我洗锅子费时40分钟说那器皿难以想象是女孩子家的,但他用一把刀一块砧板切洋山芋切生牛肉,然后削下拉的皮全都留在水池里不理不顾。说实话,味道真一般,也许是材料没有达到其的高标准严要求吧。

和他一起去超市买东西更是一场痛苦的经历。在早前泡了一壶绿茶随身带着,像是老干部或是老司机。准备出发得起码预留一个小时,也不知道有什么可准备的。他要找防晒指数是100的护肤品,我挺怕黑也只用30。他一定要用沙宣洗发水,3个超市走遍了都没找到才退而求其次买了相貌相似的。他不喜欢穿夹角的拖鞋,花35分钟才最终决定买一双镂空鞋。等买齐了东西,自顾自上车,也不帮忙提一下手推车,连Bus司机都问我需不需要帮忙。

搭乘过公交系统后,他又在饭桌上说有乘客根本不拉交通卡,司机也不管逃票好像没什么关系。他还说茶叶渣是可以扔在院子里的,因为它不是属于有机物么?他的确爱干净,洗个牛奶杯得用筷子套着抹布在洗洁精过一遍然后再冲好几分钟;每天都得洗汗衫,有一次夜深了,我说洗好澡两件一起洗吧,他也不愿意,汗衫而且是得先浸在洗衣粉里泡2个小时左右。去办理银行帐号和电话套餐,23点没回来也没个电话,24点到家后说累死了不想吃东西了,第2天发现冰箱里的牛奶少掉半瓶。去学校报到,房间摊得一天世界,留着短裤挂在院子里,同样地,没来个电话说自己已经安全到达了。

感觉非常的精明,自己的东西看管得很紧,而别人的房子似乎是无关紧要的。穿着跑鞋在地毯上走来走去,不铺床单不脱外衣就直接躺在席梦思上睡觉,38度的大白天还在房间里开着灯,把从上海带过来的电池统统充个遍。而他走的时候连洗脸盆上一小块飞机上的湿巾纸以及试用装的鼻膜贴都没给落下。

似乎也不太懂人情世故,第一天就在我家这里那里敲来敲去说房子的用料太普通,质量不够上乘,房子买得不划算。没有打招呼就把电话帐单的通讯地址写成我家的,说自己不方便接收。晚上睡不着觉,半夜数起了星星吹响了口琴,旋律极其振奋是铿锵有力地《国际歌》。开玩笑说他有点小胖,立即挂起了油瓶。还有是个好奇宝宝,为什么这里的路名不像是中国或者是美国?为什么2元硬币是最小的,而5角最大?为什么他们喜欢黄色的,满眼都是明晃晃的诸如此类。

这位连energy(贴在冰箱上的节能标志)都不认识的小兄弟如何苦熬4年的大学生活,这真不是我该担心的事情了。我只是觉得有些好笑,他的父母看上去很精打细算,拼命地赚钱连轴转地开出租车,舍了老本让孩子出来长长见识,可是是否有没有真正掂量过儿女的份量?这孩子和含着金钥匙的富二代们一样,一定要办套餐订最新款式的手机,一定要买车说出行不方便,一定要租一间房(说实话,合租没人会适应),似乎没有心思放在书上带的多是娱乐工具。也许就像天涯那些发可爱明星洋宝宝照片的帖子,到后来一定会歪楼,因为瘌痢头的儿子自家好啊。

他不是小朋友了,今年已是而立之年。听上周的市民与社会说,上海女人权力再多,买房买车还多数是男人做主,如果他就是上海男人的现在和未来,我很高兴,我和他们拜拜了。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我看到这个评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此人很mean。经历过饥饿、文革,买什么东西都要凭配给的人不深挖洞广积粮心里就没底,整个冬天就不安生。他们确实有那样这样地想不穿,这是在物质丰盛长大的人很难理解的。譬如舅舅宁愿省下钱给孩子买大房子住,也舍不得和同事出国游,说那钱花得不格算。他的那套一室半还是老单位在他新婚时给分配地,也是我们亲戚中第一户住上铺有塑料地板和带有抽水马桶的公房。现在左邻右舍都换成了外乡讨生活的,阳台下也早没有了活蹦乱跳的鲜鱼交易,整条街灰尘扑扑铺满搬场公司不孕不育的牛皮癣,总而言之是一条没有人气味的地方。我们都劝他卖掉好换套舒服点的,可是他不愿意说动迁能得到更多的补贴,都忍了这几年,也不差多等些时候。舅舅今年已经是第二次光荣退休了,舅妈在上周刚动了大肠手术,还好活检结果都是良性的,他们一手带大的小孙子也快上初中了,可是他们还是计划着要等自己80岁了才教独养女儿烧饭做菜。别说是富饶殖民地泡大的香港网友,就算是我–在大冬天的清晨排过2、3小时买馄饨皮子的,也觉得不值,但是我知道这是他们这一代人特有的生活方式。譬如在极品男文里,那家父母也是这般对自己自私对孩子无私。他们斤斤计较,心甘情愿跑上好几里路只为便宜几毛钱一斤的牛肉或者半夜三更起来洗熨衣服因为午夜电费半价,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把各大超市班车连成线如此可以免费周游小半个大上海…………关于别人对自己人生的选择,你只该尊重,不是么?!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