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成为和平饭店

听完陈丹燕与曹景行关于这本书的访谈,我明白为什么虽然自以为普通话非常地道,但还是能被别人一下子看出老底的原因。陈在说话中尾音稍翘,一连串的是的亚对的亚好的亚,很嗲很糯很有地方特色。尤其身处一片果断(果然断句)的口音里,这样的“亚亚学语”就显得突兀。

陈说了些关于在和平饭店里面发生的事,她买了香水艾草来想象着历史学家鼻中摆脱不了的鸦片味,她靠在大套房里努力睁着眼希望能对话老沙逊的魂灵, 她为热水汀,放旅行大箱子房间的消失而遗憾,但她又引用裘小龙的比喻 ‘像我的老婆一样,我在她非常漂亮的时候爱上了她,现在她生病了,不漂亮了,我总不能不爱她了,我还是爱她的’来坦然接受变化。她说上海人其实在骨子有着非常质朴的情感,很少会去在意和平饭店的前生来世(殖民屈辱的烙印),只要它对这座城市是好的,就是爱它就是为它骄傲。这和‘City for sale’ 的观点异曲同工吧。上海就是带点庸俗的,商业气的,所以才会有陆家嘴新天地的拔地而起,但另一边只要是喜欢的,就会“是非观不分”地把用大报纸把标志性的建筑细节糊起来,就会把欧洲老一辈的辣酱油给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我所认识的上海既不是陈笔下的《风花雪月》也有别于苏州河畔的螺蛳壳,它好像不在闹市中而是一座封闭的小镇子,日常所需可以足不出“镇”,所以我在很大的时候,还很神奇地在人民公园1号门迷路。可惜它没能躲过大动迁,推土机们把我成长的痕迹给全都抹掉了。我也没有去过和平饭店,它也不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饭店,倒是去看过传得神乎其神浦发银行保留下来的壁画,但从美感讲,真没觉得有多么光彩漂亮,似乎和老早大千美食林上正门上的雕像差不多,渡了一层洋粉而已。

说到最后总逃不了一个问题,就是真实的上海到底是小老百姓的还是知识分子的,陈觉得上海是一个战场,因为大家都来这里找梦想,你要找梦想,就要准备好失败,赢得人留下,输得人得离开,退出这个战场。但是我想就像《慢船去中国》里那样,在远离故土的新疆农场营造了一个跟上海一模一样的气氛,开门是新疆,关门就是上海,这种上海人的特质,也不是通过打胜仗能就轻易占有的吧。

没有找到电子书。。。

成为和平饭店

成为和平饭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