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我知道你怎么剩下来的

有一天听到麻辣吴迪的一个讲座,题目是“亲爱的,我知道你是怎么剩下来的”,顾名思义说的是剩女问题。虽然她看透爱情中的分分合合,但毅然奔赴围城,最主要动力她说是给自己制造几位亲人。因为至亲至爱的父母大多会在半途掉队,万千世界里孤独一人的生存过于寂寞和辛苦了。其实我想,子女也是会在中途再见的,譬如结婚组成另一个不再以你为轴心的家庭,譬如工作到另一个地方谋求个人发展。伴侣倒是能共度一生的,只是我狭隘地以为所谓亲人该是有血缘关系的,这种剪不掉化不开的纽带才会让人更加心安和笃定,而另一半却还是有劳燕分飞的可能,不可否认有时候概率会很小,但始终都在,不是么?所以我觉得有个同胞手足是人生中一件最好的事,Ta通常能和你‘永远’在一起(永远,在我的字典里就是整个有记忆的一生,脱不掉狭隘的人生观)

吴迪谈及一次亲身经历,有一个做两轮摩托生意的爸爸说起自己的女儿很骄傲,名牌大学毕业有份体面工作找对象当然得门当户对。她当时就在想,两轮摩托车的背景是个怎样的“高不可攀”的门楣阿!由此她推论出这么多的剩女很大程度上是被她们父母所耽误的。传统概念的“登对”,女孩子是应该嫁到底子比自家稍好一点的,否则不就成入赘了,所以我挺能理解的,只是不知道那位爸爸心目中的门槛究竟是要多高才不算委屈。

因为Facebook的创始人娶的是一位相貌平平的华裔女子,就有了这样的一篇文章,说美国男人是在找一个人生伴侣,一个与自己兴趣相投、心心相映的另一半;而中国男人的择偶观还停留在基于生物本能的生存竞争初级阶段。扪心自问,其实我也没能脱离低级趣味也热衷排序,虽然不至于给家财地位相貌分等级,但必定给学历排个队,即便深知文凭和学识没必然关系。

就像吴迪说得那样,成家独身各有各的甜酸苦辣,只要不贪心,两种生活方式都可以得到幸福。

 

6月1日的补充:得知汤淼和周苏红离婚的消息,我的反应就是这世界上爱情果然稀少,至少以少年读言情书想象的标准。最最靠得住的除了自己从来都是血亲,很高兴,我有姐姐。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我知道你怎么剩下来的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