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上海的金枝玉叶

有忍有仁,大家闺秀犹在。
花开花落,金枝玉叶不败。

——————————————————————————————

陈丹燕在书中好几次借他人之口赞美戴西的美,譬如娇嫩纯洁,娇贵无邪,庄严愉快。说实话,以我所翻过的老照片里,戴西并不格外出挑,那个时代能把身影定格下来的男男女女年似乎现在看来都精致都好看。也许,那是黑白色的关系使得皮肤像瓷一样光洁,或者那时拍照不易,在镜头前如参加军训那样收腹挺胸。

而戴西的坚持让我想到的是前几年的大河剧《笃姬》。世事变化无常难料,原本要坚持自己的感情可是自己选了那么一个永远新鲜的丈夫,原本要坚持自己的理想可是被安排去照看大灶还有后面接踵而来无休无止的清洗女厕所,只好退让这坚持生活中细小的熟悉了的方式譬如在贫民窟的煤球炉子上,用完全被煤烟熏得通体乌黑的铝锅,做过许多个彼得堡风味的蛋糕来守护住内心可能已经摇摇欲坠的骄傲和自尊。这样的人生我归结为“顺来顺受,逆来顺受”,多少带有一些随波逐流的无奈,并不那么令人称道,至少对我而言,是无法满意的。虽然从来不说生活中如此多的坎坷,也很高兴孩子能在整个事情里看到这样积极的景色,却并不代表没有在心里怨怼过,她不想让中正(她的儿子)再回到中国这么一点就显然摆出了最低限度。

至于她在回忆里,她想要逃去的方向不是在上海经历过的那些奢华岁月,包括在”中西”时代的自如和在燕京时代的骄傲,而且是向在澳大利亚爽朗的蓝天下度过的童年逃过去。陈丹燕理解为因为在那里是有一颗小姑娘积极的有力地心在跳动。可我觉得这种推论过于武断,比如相形之下我的童年马马虎虎,可是每每做梦无论甜美或恐怖地点一定是在北京路上的老家,姐姐也深有同感。可见,人在非常痛苦或特别放松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退缩到儿童的形象中去的,因为在那里自己不过是个孩子,  无需担当和勇敢。我甚至不认为那是一种心理活动,而是生物的本能,保护个体活下去的一种生理机制。

我最钦佩戴西为人的是她“不喜欢把自己吃过的苦展览给外国人看,他们是想把我表现得越可怜越好,这样才让他们自己觉得自己生活得十全十美。” 作者反观“一些参加过红卫兵运动的年轻人,去到美国,发表了关于中国生活的小说,书里常常把中国的生活描写得一团漆黑,全然没有了人性,甚至真的人吃了人。” 这里没有夸张,为了很小的利益,有些人便不惜伤害朋友或诬蔑过去,更何况又是在重新排队表忠心的关键时期。从小锦衣玉食的戴西是完全有资格至少在亲近的安全圈子里抱怨暗无天日的处境,可是她不仅没有而且对香港记者BBC电台断章取义的报道非常愤怒,她认为这样做是保护自己的自尊,我觉得她更是保护住国家的体面,她是江姐的另一个侧面。

小家碧玉也可以很美丽,也可以很优雅,也可以很精致,但在大起大落中能始终坚守做人根基的,那才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上海的金枝玉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