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小团圆

在上厕所的时候,在等水烧开的时候,在吃早饭的时候,分秒必争的把《小团圆》给看完了。我不喜欢碎片式阅读大家的作品,然而做PM的巨大压力使我这电脑一开一关,一天 便过去了。我对张爱玲的书并不很熟悉,唯一还算认真看过的一本是《红玫瑰,白玫瑰》,那还是小学生过暑假,被困在蒸笼般的闷湿里无法午觉,便翻看了表哥从图书馆借的书。字几乎都是认识的,但意思几乎全没看懂,然后顺理成章地就把她的作品归类为化着文言文妆束的通俗散文,与我的阅读习惯(追求情节曲折,文字简练)实在很不相干,所以即便她早已经成为上海的一个文化符号,而我却连电影《色戒》也没看过。

和这本书一同借回家的还有好几本张小娴的,那才是货真价实的通俗散文,你可以一目百行地滑过一页页,却不必担心会漏失重大转折,或是生出‘前言不搭后语’的迷茫。而大张的却非得要一字字地拧着读,尤其是我这样零碎敲打着看很容易地在书中迷路。这个在前面二章尤甚,一边是战争,一边是考试,两个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的事情却被许许多多的人物给串联起来,我是走失了好几回,连人名也没能记住几个。然而有一段,却很有共鸣。“ 她开始明了大家为什么鬼鬼祟祟,又不是熟人,都怕别人绝粮告帮,认识了以后不好意思不分点给人。尤其这是个基督教的所在,无法拒绝。” 这些个事情自己一直都在习惯使然地做,可却从来没想过这是为什么,而别人常常觉得你很拧巴不合群(北方人的一个口头语)而张这么轻轻的一笔似乎就捕捉到了核质,人之间的疏离。

这应该是本写爱情的书吧,虽然邵之雍在142页(总共才283页)才出场,但最最重的部分,好像还是两人的爱和恨。 不过,我并不太关心这方面的,以及包括蕊秋、楚娣和书中其他人物的复杂混乱的感情生活。我所惊讶的是母女关系也可以是这样的,母亲拿着女儿的奖学金豪赌一场,而女儿亦是不见母亲最后一面拿着拍卖清单苦笑想道:“也没让我开开眼”。处理死胎会象少女妈妈那样扳动马桶的机钮波涛汹涌地冲了不下去。除非是天生的孤独症,猜想每个人在年少的时候大概还是容易亲近喜欢亲昵的,象是书中描写的楚娣从前可以几夜几夜地照顾生病的九林,而后来心才冷却的了,常常说“还我六块半,万事全休。至于是怎么变得,也许是发现知道她自己不过是韩妈的事业。她爱她的事业而不是喜欢她,也许在童年里缺乏身体接触以致被妈妈如细竹管横七竖八的手指夹着自己觉得心里别扭。也许弟弟每次去看九莉,三姑从不留他吃饭…………所以知道了,人,生而孤独,孤独而终。10多岁就读通《红楼梦》的张肯定很早很早就知道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也有“愚钝”的人真得可以一辈子热热闹闹地坐在不散的宴席中,后者虽然是在做梦,但这样的梦好歹才能让人快乐很久很久。

其实,有些好奇的是,张几乎不提30岁以后的事情,后面45年的人生难道那么微不足道?当然留恋自己童年的时光而只字不提老去的幽居岁月是个人自己的事情,是悲是喜,外人不足道也。

//很习惯记帐单尤其是在处置别人的财务,会把一笔笔的支出收入如会计般的写下扎平,因为觉得如果连身外之物都是一笔糊涂帐的话,那么人情债又该如何是好呢?很多人又一次叫道性格真是拧,说这样做太隔膜。可是,既然我已经醒来了,又如何能假装酣睡呢?至少我不能。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