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蜗居

晚上躺在床上做临睡前的最后一桩工作:开广播,说得绘声绘色,听得津津有味,突然喇叭里发出一长串刺耳的噪音,让我汗毛倒竖睡意顿消。//早上起来才知道是在解压缩包时音频的格式出了问题。也许心理已经做好准备再恐怖的情节也能坦然消化,但是……

也是在国庆期间读的一本书《蜗居》,电视没有看过只记得同事Z在班车跟我说过一个情节,千辛万苦地买到了称心如意的新房,打开手机却看到“江苏移动欢迎你”的短信。感觉上作者很幽默,应该会是一个有趣的故事,所以去图书馆时便一起借了回来。

书里说:海藻每天住在“达芬奇”家具的屋子里,用着“双立人”的锅勺,慢慢就品尝出滋味来。…………能配这张梳妆台的瓶瓶罐罐,也只有SISLEY,LAMER了。如果品位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话,那我悲惨了,桌椅是IKEA的,锅碗是555的,往脸上擦得最贵的也只是BodyShop。

书里又说:海萍要买房,因为要接回孩子跟自己亲近,而10平方米的小屋子3人住显得拥挤不堪。水涨船高吧,我小时候,L一家三口住2楼以前给保姆睡得亭子间,同学D三代同堂居住在灶披间的隔壁,也许这属于比较极端的例子,但大多数的小孩子都没有自己的房间,通常和家人分享一间卧室,属于自己的只是一张床吧,连写字台书橱衣架也是共有的。在这种背景长大成年,我们的性格上似乎并未扭曲,人格也挺健全阿。

最后的结局是这样的,除了海藻之外,她的家人却都得到了另人眼红的好处,姐夫有了施展才能的舞台,房子虽然在“外地,但姐姐的公司却开在淮海路上。现在的影视作品似乎多认为第三者并不可耻而是可怜甚至光荣。因为她们用个人的牺牲换取了全家的幸福。我没有年轻貌美的资本断绝了不劳而获的可能,加之道德感又挺重,所以无论如何还是对爱情至上的感性动物持保留态度。不过也能理解海藻的选择,她肯为了海萍去死,何况是房子这种可以用钱就能办到的事情呢?在她的人生价值里,姐姐的爱是核心,所以她才肯放弃“属于我的眼睛”,承担内心的失落。大概真的只是价值观不同罢了。

最割舍不下的什么呢?房子,车子,娘子,孩子,票子,位子…………在雅人看来不那么重要的东西,也许对俗人性命攸关,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一样的条件可以摆出自己明确的态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