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团体

Efficient, effective

———————————-

很奇怪的是,一向强调个人的西方世界会布置很多小组作业,而在我们中国一直以集体为中心所有学术的功课都是一个人完成的(以我自己的经历)。这一学期的数据库最后是我独立完成的,面对毫无条理的数万记录要整合成有联系提供分析的动态表,我唯一的动力就是想象自己是CM花姑娘,十指翻飞噼里啪啦地精确定位出一个个坏蛋。虽然最后得到HD,老师还添了笑脸符号,但心中并无喜悦。在考完试后我开始重新反思,小组到底怎么糅合成众人拾柴火焰高而不是落入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境地。

我知道很多事情很多项目独木难支,一定得依靠团体相信团体。再则头脑风暴迸发出来的集思广益也很难由一个人冥思苦想就可以弥补的。然而,我也必须承认,一直以来对于合作我是持保留意见甚至是退缩的。也许是多年集体生活的经验所得,多数人在一起所体现的常常是一种平庸状态,互相依靠一种“群体”的力量,使得个人得以实现,狐假虎威的另一表达方式,一种虚弱而空洞的力量。

失败的一个原因可能是没有管理者。还是得指定或毛遂自荐出一个组长,在整体设计时可以商量可以讨论,但在决断后,那就得百分百得服从组长。如果结果不理想担任组长得额外倒扣分数反之则予以加分鼓励。第二个就是核定成员的资质,筛掉搭便车的滥竽充数的。有些时候因为随机分配难免鱼龙混杂,组长必须得承担指导义务,如果在试验期里仍无所进展,那经小组决议可以开除此人并在报告中说明情况。我听说有个小组,被分进一个吊儿郎当的主,其他成员的作业最后也被老师评定为不及格,原因那人涉嫌抄袭没有监督的连带责任。具体细节也不太清楚,但猜测并没有及时跟踪测试每个阶段目标。总是有些个人不管年龄有多大还得需要有像父母那样时刻叮咛提点的,他们没有自省的能力,又缺乏单飞的经验,一旦放飞不是翱翔在无垠的天空而是堕落到无底深渊。遇到这类人,得施援手,但至此一次。连远房亲戚生病都可以申请补考的教育体系下,我想老师并非如作者所说得如此不通人情,而是失望于没有给与机会直接抛弃了。

我说过多次我很没领导他人的能力,但有时候我想管理风格也有很多种,所困扰难以逾越的细节管理或是激发士气的侃侃而谈也许只是其中的两种而已。我能很快地察觉出别人的长处和短处,也能极有条理地把项目分解成一个个部分,能做出精确得预算控制和时间控制,能把很复杂的系统功能解释得简洁明了,最重要的是不好大喜功,更愿意在成功后坐在光环之外的暗处。如果下一次有这样的安排,我会报名争取。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