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嫉妒

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的女性都希望少生几个孩子,而且也懂得多种方法节育。所以计划生育的重点是提高女性的地位。

在西方社会,长久以来都是以个人主义为起点,启蒙者是亚当斯密斯的经济人:每个人都以个人的利益为驱动并选择符合自己个人利益的,如此放到一个更大的范畴,譬如州譬如国家,经济利益能自发地趋向最大化。但是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他们从小教育的是集体主义,最最小的单位也是家庭,很难辨别自己的需要与家庭村落或更大单位的需要之间的界限。

计划生育

中国的计划生育里提倡晚婚晚育,但实际效果是,反而降低了结婚年龄延长了生育时间。原因是法定的晚婚年龄的制定之前并没有做过任何实证和调查,只是某个集体的想当然。
美国社会被新闻媒体灌输认为,中国人如单片电路,主席或某个政府官员在中南海宣布这是新的规矩,这就成了铁律,然后每个国人都无条件分毫不差地执行。其实并非如此,比如说计划生育政策与其说是法律不如说是一种口号,有中央政府发出,各级政府可以依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来制订相应的措施来实际执行,通过层层解释和传达落实到基层也就稀释了快差不多了。这个基本国策从来没有完全贯彻到家家户户中去,即使在执行最为严格的80年代,平均生育率也从来没有降低到2个孩子以下,在一些偏远地区乡村更是从未低于2.5。

因为有人口高峰,即年龄结构,所以即便是只生一个孩子,从现在到2025年也至少会增加150(6个0)中国人口,相当于一半的美国的总人口。

如果减少人口数量,降低人口出生率,真的会提高经济么?现在大多数经济学家并不认同这个观点。
原因
1,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行业中,劳动力是很重要的一个参数。
2,人口红利的关系,即人口结构目前呈现橄榄形,多数的青壮年抚育较少的没有生产能力的老人和孩子。
3,随着可耕地(生产资料)越来越少,人们越发地陷于贫苦,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增加工作岗位-〉官僚机构会越发庞大和臃肿-〉政策越发难以有效的执行-〉恶性循环、

关于孩子

从经济角度来看孩子是:consumption, production and investment 。

消费品:孩子需要受教育,需要医疗,需要衣服以及时间上的付出。母亲的时间在过去并得不到承认,她们不需要工作,结婚以后就是抚育孩子。
生产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姐姐的一个同学长在农村(并非遥远),据她所说没上过幼儿园,5岁起就给全家(5口人)烧饭。
投资品:你现在给与,将来可能得到丰厚的回报。穷人基本上没有余钱储蓄,因为都被立即化为衣食住行。食物也没有办法存储,因为老鼠和害虫会吃掉大半。最直接最简单的投资方式就是多生孩子。

在穷人的家庭里,作为消费品,孩子消费得很少。他们穿兄姐的衣服,他们没有玩具,他们失学也缺乏医疗照顾,只需要基本的食物来温饱,而且孩子数量每增加一个,他所带来的费用和时间消耗会越来越少,因为大孩子能担任部分父母的责任如看管弟妹。说到底唯一的花费可能就是在饭桌上多摆一副筷子一只碗而已。作为生产品,除了能照顾弟妹能放牛做家务还能像狄根斯笔下的小孩子干活赚工资。而作为投资品,他们是父母养老的可靠保证。老师举例说第一代移民他们的大部分收入并不在当地花销而是寄回家乡。 而且,在那个不发展的阶段,孩子死亡率很高。好比,如果你知道这个小区安全系数很低偷窃的概率很高,你就不会花大量的钱买一辆豪华跑车,同理孩子。

随着富裕,似乎觉得可以供养更多的孩子,但这是表面现象,因为孩子作为消费品和生产品的实际价值在变低。他们消耗更多的物质资源以及时间。有调查显示,机会成本譬如母亲不能工作或得到晋升,在养育孩子的总成本里占70%,他们不再需要年龄小小的去工作,不过他们变成绩优股(投资品)的可能性也随之提高。加之孩子和父母的寿命都在延长,也促使孩子更适宜担当投资品,他们能工作更长年限回报你的年限自然也更长。

They thought their population was not of the quality that they wanted, and quality means health and education. 这使得为教育定价格变得是很有意思,要定的低使穷人的孩子也能上的起学看的见变好的希望,又不能太低一下子冲垮掉了整个系统。
我想

有次聊天,我说我会嫉妒我的孩子,因为它会流利地说双语,它能吃到健康的食物,它可以享受更大程度的自由,拥有更宽广的眼界………………更瘆人的是,它觉得一切理所当然,反而觉得我是在自作多情有些时候甚至会质问如果你觉得不划算,为什么要生呢?J笑我逻辑上的奇怪,不过这确实是我的真实想法。转而想到我的父母是不是也会有这种嫉妒的时刻?我猜答案是肯定的,我爸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你们现在真幸福,不用读毛选背语录。我妈妈在旁边看我熟练地敲击键盘或是肢体柔软地做Yoga,她也会感慨要是我再年轻几岁,我比你更好。还有我在煮咖啡的时候,妈妈能买得到的是鹅牌。还有在看卫生巾广告的时候,妈妈那时最高级的是白卫生纸。还有在地摊买5块钱CD的时候,爸爸仅有的几张节衣缩食得来的唱片也因为时间长远而模糊不清,很多很多的时刻,他们心里都是会难过得,只是他们并不时时说出来而已。

另一巨大的落差是在于,我们的社会已经从农耕向工业过渡。农耕社会里靠的是经验资历,这些是需要时间来慢慢堆积的,所以能代表权威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而工业时代,推进的力量是教育是接受吸收新事物的能力,这样的竞赛必然失败的是旧人。活在过渡期的人,尤为不幸,纵然再聪明再能干,从来都没有扬眉吐气当家做主的一天。

父母和孩子的关系真的纠结,一方面真心希望后代比自己强,一方面又哭泣自己的生不逢时。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