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中文金曲馆 野营最后一期–《岁月之声》

很多人告诉我,野营这人不怎么地,说完还眨眨眼睛,神神秘秘的样子。我一丁点都不关心,他的为人处世到底如何,我只是喜欢听他的中文金曲馆,那种淡淡得却又深切的风格,他在101我就无法接受。在自己动口录节目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那年的最后一期,没想到网上居然很快地找到文字版,可惜音频的下载不了(不知道哪位有心人能发给我,lilysava@hotmail.com)又想到了林海在健牌音乐天地时的有一期,非常怪异的语气却配着非常动听的音乐,我当时以为他或亲人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或是遭遇到极大的困难,可惜那节目太早太早,没有资料可寻
+++++++++++++++++++++++++++++

十年中文金曲馆

十年岁月流金

中文金曲馆——岁月之声——终极告别文字版
制作主持:野营

歌曲:飞的理由
我常常觉得,避苦求乐,是人性的自然;多苦少乐,是人性的一种必然;而能苦会乐呢?应该是人性的一种坦然;化苦为乐是智者的超然,而心态常常会决定我们的苦与乐。这十年有很多的苦与乐在我的心中徘徊,好歹当每一次的苦难过后,我总是可以回味到一丝的甘甜,我想这所有的一切应该归就于你们对于我默默的注视。我很想找一个飞的理由,但我不知道说什么。

歌曲:我爱你胜过这世界

两千零六年二月十一日,无级对话,十年有别,《中文金曲馆》,野营走入他10年又20天的最后一个时光当中,在虹桥路1376号,向所有支持十年《中文金曲馆》的朋友行注目礼。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可以在《中文金曲馆》这个平台当中共同的进行交流,我特别在周六,今天的〈岁月之声〉里头选择了直播,这里是野营正在直播为你带来,北京时间九点十六分零四秒,为您播出的,金施尔康《中文金曲馆》节目。
《中文金曲馆》节目走过了摩卡的6年时光,然后又迎来了一年又一年的改变。我记得《中文金曲馆》的改变一直是在潜移默化当中的,也许说在当时你并没有发现太多的变化,但你回过头来,在五年,十年之后再度回顾,你会发现如今的《中文金曲馆》和十年前的有了太多的不同。
十年可以让很多人改变,十年可以结婚生子,十年可以让一个女人坚定追随一个男人的决心,十年也可以用自己生命当中无数的誓言去兑现无数次的行动,让无数次的行动去验证无数的誓言。十年很多人走了,十年经过大浪淘沙很多人留下来了。十年很多人升官发了财,十年很多人依然默默无闻的在做着,做着他喜爱的节目。
我曾经在节目当中说过,对于我们这代70年代的DJ来说,在90年代初期风起的广播当中他们都是佼佼者,他们每个人都很出色,他们不是为了一个职业,为了混一个饭碗,为了有劳保,有三金四金的,才来到这个职业当中。他们其中很多人真的是热爱这个职业,他们为这个职业去奉献着,他们为这个职业希望做出自己应该做的一切。我想在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应该为他们歌功颂德,我们应该用音乐去凭吊这个黑白的岁月。

刚才特别听到一段节目的录音,然后我渐渐的把它拉响,我们岁月的记忆就是如此,在当下的时候我们会非常清晰,我们认为它会刻骨铭心一辈子,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印象慢慢的会被淡忘,慢慢的褪色。这十年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我真的无法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头,去把他回顾的一清二楚,坦率的说很多事我已经记不住了。不过今天很感动,我真的很感动,在没有过播报任何短信消息的时候,在我的留言板上已经有差不多280条的短信,都是来缘于今天节目的感言。我努力的让自己镇静,我跟自己说,我长大了。妈妈说我成熟了。十年以后我可以面对任何的改变。

歌曲:有时候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我是在梦中,在梦的清波里迂回。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黄磊的这段念白,或多或少反映我现在的一种心态,其实我可以很平静的面对十年的改变,就像我曾经在节目当中说,在十年以前的当下,我常常跟自己说,你的节目做的不行吗,难道你没有机会进入黄金时间段吗?难道你永远都要在上午的9点出现,在别人上班的时候,你也上班,在别人听不到的时候你在做节目,我一直这样问自己,那时候的责问可能是缘于年少的气胜,可能是一种不服生的勇于进取。我用了十年的时间走向了所谓的黄金时间,我接受的很平静。

歌曲:一个男人的眼泪

无极对话,十年有别,今天是野营入主《中文金曲馆》,十年之后带来的最后一期节目。您是否会不惜代价赶去聆听呢?
在今天节目当中,很多人在留言板上给我留下了话语,鼓励、回忆,什么样的都有,手机末尾数77281的朋友说:十年前逃课躲在被窝里听金曲馆是件最幸福的事情,十年后我已经很少听广播了,太多的喧哗让我很浮燥,让我们都很浮燥。谢谢金曲馆陪我度过一生当中最美好的时光。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如此,包括我自己在内,可能在最初并没有觉得。但是在三年、五年之后,我总是觉得,慢慢在得到一些新的体会,也可以说《中文金曲馆》像是我的一个孩子,十年的拉扯,真的很不容易。也可以说《中文金曲馆》是我心爱的女人,呵护她一辈子。怎么理解都可以。

十年完全可以给它下个定义。

不过我常常在问自己说:十年你得到最多的是什么?我想是应该是友情的财富。每每当我在这个节目当中,听到你们的呼吸,感受到你们心跳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自己是很富足的。
我知道我在今天过后会告别很多东西,比方说:你们曾经有过的心灵另一面;比方说很多人的名字;比方说我熟悉的片头;比方说那样一个洒满金色阳光的上午。我都必须去改变,手机末尾数是72683的朋友说:真的舍不得就这样结束,听你的节目已经变成一种习惯。
其实何尝对我来说不是这样呢!我们都应该学会去习惯另外一种生活,因为我们总是要面对新的,我们总是要有所求。你说呢?

30岁以后,常常喜欢喝咖啡的我,慢慢学会了安静;30岁以后的我,学会了慢慢的去品味咖啡的纯味。这是我在2005年做的一档节目当中的一句话,我特别把它剪辑出来,让自己可以再听一听。
这里是野营,十年有别,无极对话。坦率的说现在我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方向感。

歌曲:靠近我

生命之美,也许就源于事与愿违,两千零六年二月十一日上午九点四十三分,继续为您带来无级对话,十年有别,野营之中文金曲馆,最后一集,终极告别.

听到这首歌曲来自于张克帆时代红孩儿带来的《靠近我》,忽然在听这首歌曲的时候,十年的片段就像是记实频道在播放的一集记录片一样,闪回在我的脑海当中,他们以不规则的蒙太奇,展现着我十年满怀的感激和感恩,忽然我觉得很老,我不知道为什么。
歌曲:感恩的心

无论今天你们是否有机会见证《中文金曲馆》,十年终极告别的这一版本,但是我想十年,我们每个人都长大了,我们懂得十年一轮回,无论好与坏,无论悲和喜,我们必须去期待。感谢梦姚,感谢小木,感谢所有在今天聆听这首《感恩的心》的《中文金曲馆》十年听友。
在十年前的我,常常问自己,为什么永远在9点段出现,但是事隔十年之后,我忽然觉得我不需要去另外一个时间段,我一样可以证明自己。
十年有别,终极告别。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桥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那雨阴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只长篙,像青草更轻速慢速,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黄磊)
总是要走的,有时候觉得走,可能会是一种很潇洒,很轻松的状态,但是忽然发现还是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做不到。
歌曲:是否

相聚总是有离别的,虽然这样的离别或多或少在当时当下有一些苦痛,但是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下一个十年,可能会好一点。
从二月十三号起,我会接手全新在下午五点至六点半的101《娱乐在线》,当然我知道我可能会有些许的改变,用一种全新的面貌去面对这样一档娱乐新闻类的节目。但是我相信,我一定会全力以赴,尽力而为。
在此要特别感谢当年为《中文金曲馆》节目起名的环球中国首席代表周瑞康先生,感谢我当年的老监制欧阳成老师,感谢所有在这些年栽培《中文金曲馆》,提携野营的所有朋友。
这是一个曲终人散的时候,没有太多的寄语,不想说辉煌的豪言壮语。就想告诉各位:生命之路,学会珍重。当时当下我们有太多的责问,而时过境迁却是一切都可以云淡风轻。
两千零六年二月十一号上午九点五十七分三十五秒,野营在虹桥路1376号向无极之中的所有听友,深深鞠躬。
感谢十年聆听,我们全新的101《娱乐在线》再会!
再见

歌曲:曲终人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