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白色巨塔

在03年第一次看时,心里觉得里见是好人但一根筋走到底也太别扭了。既然人死不能复生,何况本就是来日不多的癌症晚期患者,已成事实的再费时费力地追究拖累几个垫背的实在很不划算。这次看我却是完完全全地赞同他,虽然个人力量微不足道,但因而放弃努力甚至同流合污,仍然是说不通的。从实际出发:一财前的误诊并非十恶不赦的,只是没有很好地和家属说明情况以及没有更仔细地做术前检查。二财前的存在还可以继续救治更多成千上万的病患,一个已死去的病人的公道家属的遗憾到底分量有多重呢?然而,财前的另辟蹊径破坏了医疗规则,树立了一个可以不按规定办事的范例。确实规章制度有时滞后于现实,有时候僵化得不通情理,但如果无视轻视它们,那么这就意味着可以超越规矩按个人的意愿行使,也许初衷是很好的,就像财前觉得这些桎梏束缚了医疗进步,自己掌权后要破旧立新。然而当上教授后,他并没有感到轻松,大部分的时间仍然是用在周旋于人际关系当中。

其实,财前只要一心一意地开刀做学问,这个教授的位置也是铁定他的。而正因为担心规则是可以被玩弄的,教授不光光是靠学问,才会在岳父的怂恿下动了心采取了金元策略。他之所以落得个糟糕的下场并不是爬得越高跌得越重的结果,拿这警示来劝慰的大概很少有机会能体会到无尽风光在险峰的心旷神怡。我只是想,如果一开始就不相信规则,那么即便取巧走到位高权重能制定规则的位置上,也一定会时常怀疑底下人做事的不实诚,打探对手的虚实,揣摩上面的精神,会整天活在忧心忡忡里况且财前骨子里还是个实心人,根本玩不来虚情假意。他会做噩梦会内疚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会在意气风发时冲动地做一些图一时痛快的事,不会说场面话不会给自己留个退路。跟他境遇相似的有里见的夫人,虽然满心不情愿参加蔷薇会,可收到会长的下帖仍然欢欣鼓舞。哪里像里见那般洒脱,他脱口而出不爱去就别去。真正和里见对立面的不是财前而是鹈饲船尾之流,他们觉得结果最是实实在在有说服力的,绝症患者既然无药可救就不能占用病床,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这两类人心中即使有过思想斗争,也肯定是短暂的,一方总是能占据绝对优势。他们虽然对立,但一样得目的明确直截了当,如此才可以心无旁骛的放手一搏,能成大事的也应该在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居于中间地带,左右两边大体上势均力敌,便在患得患失中挣扎为难,心神俱疲烦恼不已。

补充一下,演里见副手的后来在《医龙》扮演跟里见差不多的非常尽心尽力的内科大夫,很有趣味的一个巧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