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生存斗争史(下)

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难以用语言讲明白的事情,因为我们正生活在这个转变的过程当中,“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吧。

首先从观察到的动物说起
在局部环境中种类密度越低个体个头就越大,越早熟,死亡率越低,生育时间得到延长;反之亦然,并且物种内的竞争越发激烈,极少个体能长成巨无霸绝大多数则体弱多病使其丧失继续作战的能力继而退出战斗最后个体数量降到了低处,形成新一个的生态平衡点。这里说的平衡点包括两层意思,一层是在一定时间里保持在同一个水平上,一层是即便有上下波动但它终归能回到原来的状态上。维护稳定关系的不仅在种族内部斗争还反映在亲代的投资上。但凡是成本大于收益的,即便猩猩宝贝哭着喊着寻求大人的帮助,父母仍旧置若罔闻并粗暴地将它们赶走。在繁殖期鹰隼之类的一次会产下多枚蛋,然而最后能展翅高飞的只有2,3羽甚至光杆司令,在破壳而出的第一个星期时同胞手足就展开你死我活的战役,父母们视而不见或是在旁观战。鬃狗亦是如此,不过若是食物充裕,狗妈妈会适当地干涉调节。还 有一种太阳鱼,雄性在一岁多时决定自己的将来,是做一个守护的角色(自己筑巢吸引雌性交配)还是作为一个偷猎者或者伪装成雌性的模样搭便车。前者得需要游回到大海随时面临着被吃到的危险下花上4,5年的光景坚持不懈地锻炼身体强健体魄好处是他的后代数量会大大增加。后者蜗居在出生地的溪流间天敌较少且再需要1年即完全成熟,浮游在守卫者的巢边伺机而动。雌性只在遇到了守卫者才会排卵,所以它们的关系非常微妙。

我们假定生灵都是自私的,可为什么有些团体(没有血亲关系)仍然可以互惠互利的存在下去?
答: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尤其是弱小的个体通常会选择加入集体来利益最大化。譬如蒙哥,它们如果落单很可能在2到4小时内就失掉性命(眼镜蛇,老鹰)。所以它们组成集体,依靠集体的团体协作。譬如6只蒙哥齐心协力能咬死眼镜蛇,轮流警卫使其他成员能恢复体力等等,这样大大提高了它们的生存率。然而团队利益有时候是和个人利益相冲突地,例如成员过多的话食物就不够分配,因此在部落中,低级雌性是不允许生育的,即便意外怀孕诞下后代,这位母亲会十分主动地献给王后,很淡定地看到这载有50%遗传密码的孩子被施于极刑,血溅当场。因为她们心若明镜,要想活着就得成为会员遵守会员守则,只有如此才能活得长久有朝一日才能荣升为王后养育自己的血亲。还有一个例子是吸血蝙蝠,它们会吐出血液给饥饿的同胞。如果这位饥寒交迫地曾经很大方地给于付出过,会被得到更多的帮助;如果以前很吝啬没有一点奉献精神,那么将会被活活饿死。而且更有意思的是如果它们只是偶尔的相遇(它们能测算出整个生命旅程碰面的概率,这智慧令我乍舌),它们不会吐一丁点的养料供给给这个频临死亡的陌生同类。它们冷酷无情。

 

再说我们人类自己
这是一个饱受争议的话题,且没有太多的实证,还是在研究阶段,正像开头说的那样我们处在这剧变漩涡的中心。

我们时常感觉疼痛困惑,是源自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不可调和的矛盾冲突。 除了爱国心外人类拥有很多公认的好的社会化情感(若是不具备这些,就是精神病患者,破坏社会的坏分子,像免疫系统去除癌细胞那样把他们赶尽杀绝)。比如爱比如同情怜悯比如罪恶感羞耻心比如责任和尊敬,这些品质在3岁时就已经形成了(心理学家做了大量实验)//3岁看到老,显然很有道理。生理学证明 oxytocin(后页催产素)能让人变得更信赖和更容易合作,又或者testosterone(睾丸激素)的多寡与进攻性直接关联。说得再直白点,我们的情感装备实质是与生俱来,像是预置好了一个电阻开关,要怎样就怎样。

在可知的进化史上,有4或5次大的革命。分别是从原核细胞到真核细胞,从单一的真核细胞到多细胞肌体,再发展到家族体系,目前最后一个是昆虫群落形态。蜜蜂(哺乳动物的非洲大地上的猫鼬和鼹鼠)已然到达了这个第5阶段,它们职责分明,工蜂被剥夺了生育能力并且任劳任怨无怨无悔地寻觅花粉抚育蚁后及它的孩子们。而人类处在向这个形式逐步靠拢的进行时。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是一个例子,为了可持续发展,个人的生殖意愿是要服从于集体利益地(原来计划生育可以做那么多的文章)。

和动物一样同样地要维护稳定和平衡要维持好秩序就要确认社会规范,它们可以榜样效应传播开来,因为人类是善于学习,善于模仿别人,来复制成功,确保在政治上的正确性。同时还可以通过道德谴责以及处罚等来加速传播。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力量。例如枪打出头鸟,直到他屈服。有时候教育的全部意义就在于让被受教育的不必重复所有上一代已经证实是错误的试验,即让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人类有史以来,分工能减少冲突,通过互惠互利,(也有可能是文化规范),也能促进稳定的劳动分工。这两种手段交织在一起应用,便把原先不相干的分散的个体逐渐地捏和到一个更大的集体当中去,过程是先明确每个人的岗位职责(安分守己地做好自己的螺丝钉),通过协同合作形成了一个个小的竞争单元,生产率提高了,目标也就更远大了,个体之间的竞争演变成了单元间的角逐,赢或输奠定了统治和被统治的地位,最终这种分工逐渐稳定下来,形成了一个大团体。在生物中有epigenetic information确保细胞们各就各位:脑细胞在脑细胞的应该的位置,肝细胞停留在肝细胞应该的位置。在文化历史上类似的有,行会,阶级,种姓,职业,工作说明等等。分工能解决或抑制冲突,但捎带来了一个新问题,需要有一个领导者既能调和内部矛盾,同时具备外交手腕以处理群体间的关系。而在多细胞体,这是通过中枢神经系统来完成的。而人类社会则通过推举一位追求公共利益为己任的总统来担当。如果总统把个人私欲放在前头(本性使然),破坏了组织的制衡关系,那么这团体在世界竞技的舞台上会不堪一击土崩瓦解,(津巴布韦,刚果苏丹等的战火不断)。任何组织都要求领导追求公共利益来取得最大的竞争优势。如果领导把个人私欲放在前头,那么这个组织就会互惠互利的纽带就会土崩瓦解,当今的津巴布韦,刚果苏丹就是这么的。另一个在平行进化的是信息系统。(老师说是用语言文化来物以类聚,总共就2句话,这是我的理解了)人类目前的状态是在要么泯灭个性融合成团,要么继续保持个性和我们所属组的利益之间游弋。

关于人性是自私的以及文化因素的一个测试:发给A1000元,如果A能和B达成协议,这钱就属于你们;反之,那么你们谁都没有得到。若是B是理智的,他/她既然没有出过一分力,那么A给一块钱也应当是欣然接受。然而纵观实验对象,最低最低的A也得付出200元买到一张和平协议,B是美洲印第安部族,他们仍是物物交换很少经济往来。最高的要价为600元,B是马来群岛的游牧民族,依靠划船捕鲸为生,这很危险所以需要相互间绝对的信赖。得出的结论是本性自私,但文化差异起参数作用,越是依赖集体力量生存的,对公平看得越重。(这个例子在心理学上也介绍过)

多样性的结论:

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多样性是好事情,但它导致的结果可能是一个理不清的一锅大杂烩。
从经济的角度来说,要去取代多样性的代价是巨大的,但多样性到底是怎么地互相依赖并不很明晰。我们并不清楚哪里是冗余可以消减哪里是临界点不能超越。
从进化的角度来说,生命体都是有联系的,但多样性没有价值。一个种类的生与死无关大局。

以文化角度来看,人类也存在多样性地,这也可以解释了有些人是环保激进派,有些人则把人类自身的安危放在首位,还有一批人认为种族灭绝相反是一件好事情。

我自己的一些学后感

曾写过一篇文章,语文课本的“千人糕”侧面反映出我们变得越发互相依赖,连做一块糕也要经过千万道工序千万双手。失去自给自足的本事使我们只能屈服于一个更强大的整体之中。流水线的生产方式大大超越了家庭小作坊的效率,水涨船高每个成员都将获得更多的劳动果实。然而,倘若本该老老实实做牛做马的突然之间脑筋别老了想翻身当地主呢?斗争便开始了,最后胜利的一方确立起了新的适合己方利益的规则并且通过教育和惩罚来发扬光大,输的一方被重新安排到了被奴役的岗位,伙食很差,但一定要比脱离出去的要好上一点,否则穷则思变,金字塔崩落。然而本性使然,所以往往平衡一时循环往复地进化过去。要是按照老师说的最后会要变成蜜蜂的形态,我会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没有生得太晚:)

父母子女的关系或许用纪伯伦的《先知》说明更为的精确。
你的儿女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自身渴望所产生的儿女。
他们经由你出生,但不是从你而来,虽然在你身边,却不属于你。
你可以给他们你的爱,而不是你的思想,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蔽护他们的身体,而不是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住在你梦中也无法企及的明天。
你要向他们学习,而不是使他们像你。因为生命不会后退,也不会在昨日流连。
你是弓,儿女是从你发射而出活生生的箭。
弓箭手望着永恒之路上的箭靶,他会施全力将你拉开,使他的箭射得又快又远。
欣喜地在弓箭手中屈曲吧!因为他爱飞翔的箭,也爱稳定的弓。
可是现今我们有多少父母仍然觉得子女是自己的专利品,又有多少子女在成年后仍然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父母没有父母的样子,子女也没有子女的样子(和动物界完全两样地),一代代地繁衍下去是否我们还会有另一种的进化革命,不是昆虫群居的模式,另一种,我也不知道该是一种怎样的发展变革。

因为团体间的不平衡,吸引了大量的偷渡者不顾生命安危地逃跑到发达国家。这些偷渡者也许不满没有被出生在.4集团的,不甘心做海水中的一滴水的,也许王后们的惩罚力度还不够大,也许那基因的电容器给不小心设错了开关,如果是最后一个假设的话,那么努力大概全是白费心思,这是早就安排好的非要让之进行下去的源动力。

又想到黄色人种总得来说要比白种人矮小,是不是有史以来,我们祖先的地盘占有的资源就比不过白颜色的,比起塞进营养品更应该努力扩张领土,降低人口密度?

究竟怎样才算是生态平衡点,我们中国人口到底算不算过多,论人口我们第一,要论资源的消耗量,发达国家远远高过我们。现在的移民大潮是否也另有隐喻?

我个人是把人类自身安危放在首位,我看不惯滥杀无辜但我也同情他们的无可奈何。谁处在自然界主导地位谁就是主宰谁的观点就是铁律,现今人类最强理所当然当家做主。只是前面也提及过,我们人类进化到今天有一些分歧,似乎正在开辟另一条进化之路,虽然我并不称赞蜜蜂模式,但这岔路似乎也挺危险。(这当然不是我能考虑的事情咯)

最后是老生常谈的双赢,如果你的存在能有效提高我的存活率(放到人类当中,当然还包括提高阶层地位,改善劳动环境什么地),所以才会有我对你好你对我好的互惠互利。如果没有关联,那就没有谈判商讨的基础,一切随缘吧。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