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生存斗争史(上)

每当黄昏将至,晚霞漫过层层云霭,于无声处,岁月 一如回旋流转的烟霞,真真实实却又虚无缥缈。一个个身影也被晚照无形地拉长了,当一个人沉沉地踩在地上看着自己伸向远方的影子,会有不尽的冥漠与茫然之感,会涌出对短暂时光的无限追忆。这时候人会身不由己地追赶自己的影子,人的一辈子其实就是在追赶自己的影子。

——————————————————————————————————————————————————————————————————————————————————
“Birth, reproduction and death. That’s all the facts, when you come to brass tacks, birth and reproduction and death.”
—-T.S. Eliot //这是进化论的中心思想

我对这方面似乎一直都很感兴趣,也许源自对于死亡的恐惧,也许源自探究谜底的好奇心,也许仅仅是源自地理老师的一句简单的赞美。
———————————————————————————————————————————————————————————————————————————————————

首先明确一个基本概念,每个物种的能量有一个恒定的量,如果发展了特质A,那么特质B就相应地减少。比如蝙蝠是瞎子但听觉异常敏锐。

第二个得端正态度,life is basically anything that has the properties of multiplication, variation in heredity, plus metabolism. 这是对生命最为刻薄的阐述,所以别自命不凡,再高级再有智慧的生命也不过就是一个让基因传承的载体,一个皮囊而已。在进化的进程下,任何生物都是渺小的。

———————————————————————————————————————————————————————————————————————————————————

讲义上多次提及中国印度(心下很是反感,却又不得不接受),说肥胖、糖尿病在这些地区呈快速增长态势,是因为孩提时代的饥饿环境使身体作出了力求尽可能地维系住住每一丁点的营养(蛋白质,糖分,脂肪等),而在成年以后面对的则是突如其来的高蛋白高热量的垃圾食品,生理没能够赶上这巨大的变化,依旧遵循着幼儿时期的吝啬节俭,最终导致了这些富贵病的爆发。另一个例子是在热带区域有很多传染性疾病每个打开的腹腔里有蠕虫在蠕动但很少有人会生自身免疫疾病,原因是这些病毒需要在人的身体环境里生存好长一段时间,否则它们的繁衍使命就将难以实现。而茁壮成长期里要与宿主和平共处,变通的方法之一是降低人体免疫系统的监测能力,通俗地讲减少炎症的次数。再有清洁的水源,被卫生认证的食品使得现代生活同Pleistocene 的狩猎游牧环境大大不同,可是身体还处在相对原始的状态,没有变通的办法,所以产生了很多难以治愈的疾病。接着提到了抗生素(说到进化,我头一个反应就是用万、千来计算的时间单位才能看出点迹象,而其实这只是进化的一个侧面,它也可以非常非常地快。抗生素就很能说明这一面,它能让一个正常人在一周内变得百毒不侵无药可救),它们被用到最多的不是医院而是农田, 蔬菜牲口的身上,这也加重了现代人身体进化的任务,为追赶愈拉愈大的差距而折磨得气喘吁吁。(尤其是我们中国人,非常沮丧地又被点名了)。

此刻物种消失是由于人类的过渡捕猎,但这种惨绝人寰的灭门大屠杀,在生物的进化史上并不是独一无二的,最著名的大概就是白垩纪恐龙灭绝,只能从化石里捕捉到蛛丝马迹,有个理论说是“ it may be that you need an extinction before you can have a big radiation.”,中文翻译为置之死地而后生,陷之亡地而后存的意味。这样想来,现在象是小强那样卑微地活着,将来才有可能变成威猛的大强。(阿Q)

物种起源的开端都是迷你型的,这比前面好理解得多,单细胞体容易构造。然而为了生存下去并把自己基因给一代代地传递下去(中心思想得到贯彻),一方面猎物会膨胀自己的身体使天敌们难以下嘴,另一方面捕猎者也随之军备扩张,发展出更加锋利的爪子更强壮的身体。我立刻转念到了囚徒理论(不知道的话可以google搜索下),这种竞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因为把有限的能量资源消耗到了较量上了,而用作持续发展的自然少了。我再次申明,我从来就不相信有双赢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表面上自然界很多的共生都是为了今后弱肉强食创造条件。

虽然有性(异体)繁殖会引出很多麻烦,譬如在找寻伴侣的路上成了其它动植物的美食,譬如后代只能得到一半来自己方的基因,譬如引发各种传染性疾病,譬如雄孔雀充满性魅力的尾巴在非求偶的时节是减慢它逃跑的速度,可是绝大多数的生物都还是以这种方式来生生不息地,因为从长远来看,对这个物种(而不是个体)的生存下去是有更大益处的(有更多的抗体来消灭病原体和寄生虫)。

如果外界对成年比青少年时期更为友善(死亡率较低),那么这个物种就能获得更长的平均寿命,后代子女的数量减少存活率提高;反之,则会聚焦在不惜后果地繁衍后代上,既然逃不脱夭折的命运,在中心思想的指导下,主要任务就是加快生命周期,早发育早生育没有质量只需数量。兰花是世界上最能生的物种,而最不能生的,老师没有说(我估摸着从最高寿的上去靠),只是提到人类因为形成了一个健全的家庭救助体系,爷爷奶奶照顾第三代什么地,所以相比我们的近亲猩猩,生育间隔降低为一年,即便是高等灵长,也还是逃不脱中心思想阿。纵观生命历史,性成熟的年龄和体格大小,后代的数量和质量,寿命,生殖投资 -都参与到博弈,最终达到一个比较稳定的态势在特定的环境当中。

如果没有社会(寻偶)力量的干预,单纯的自然状态下,形体小的为雄性,而大的则是雌性,然而我们看到的通常是相反的。越是一夫多妻制的,雄性的体积就越大寿命就越短,如果是一夫一妻制的话,就没什么差别,雄性为了更多地接近异性,他们的行为方式会为之改变(从以生存为基本点转移到以繁殖为主题),譬如会在湖中上窜下,散发或震动特殊的气味/频率,增加交配机会的同时付出的代价是减少了自己生存下去的本钱,He was a victim of female preferences. 老师如是说,这就是爱的代价吧,呵呵。留的回家作业是所有保险公司开出的车险男女缴费额不同(男高女低),请用此角度来解释。(在心理学笔记上也有相关的论述)

在默认情况下,雌性更为地挑剔,而雄性则热爱放荡乱交,根本原因是比起可以批发生产的精子,卵子金贵稀有得多。然而雌性又不能过于挑剔,像是在商店里买东西,挑挑拣拣地最后往往是空手而归因为什么都没剩下。很容易地想到了剩女大概是错过了黄金婚配年龄的女性(我也是其中之一),如果把自己生命的价值等同为中心思想服务的道具,那么大可不必挑三拣四,好男人坏男人都不过是浮云神马地。如果一时地被迷昏了头挑错了配偶,譬如对方MHC(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于自己的是相似的,身体就会自发地作出流产的决定。那些不明原因习惯性流产的大概可以从这个方面检查一下。

等级高的母马鹿能生产出更多的儿子,女儿的头数则和低等级的差不多。抚育儿子需要7年无微不至的照顾,而女儿只需5年,这就意味着母马鹿丧失了2年的时间去培养另一头后代。然而如果儿子能跨入高等级继承帝位的话,就有更多孙子孙女第三代,所以高等级地位的马鹿愿意多付出这2年的投资时光,而次等的运用不同的策略来达到同样地把根留下的目的多生女儿多悉心照料她们,若是得了儿子也故意地少喂奶,促使他们早早夭折。(大自然可真是个残酷的母亲)在马鹿胚胎期,如果这个性别不该属于这个等级的母亲,母体会拒绝提供输送营养,而胚胎则想法设法地掩盖性别,争取更多生存机会。这一场母子大战的胜利者往往是母亲(我再次发觉母亲有时候比巫婆更恶劣)。我忍不住地又联想到我们人类身上了,在意性别(希望男性)的多集中于橄榄球的两端,富裕和赤贫,似乎对赤贫来说这个计策并不很明智(前提是,一心一意为了传播基因,而不是要传宗接代、光宗耀祖或是多分两亩田等等),因为养育儿子的成本总的来说要大过女儿(吃得多占用更多衣料鞋料接受更长的教育还更容易生病或者因为打架胆子大而夭折),好不容易拉扯大了能够生育繁衍下一代了,倘若筹集不到娶娘子的钱,却是有一辈子要打光棍的可能,而换作女儿的话,嫁妆还是比较容易备齐的,如此获得了50%的基因下载能力。(只要是有性繁殖,任何个体的基因一半来自于父系一半来自于母系,在这点上不偏不倚)

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在经济学上的概念,有点出界的题外思考。现在先富起来的人绝然不会忘记的一桩事情就是大量播种自己的龙子龙女,他们自然不会满足于一个伴侣,而是本着多多益善的冲动。换一句话讲这些充满着“发财致富”基因的后代将会以几何级数地增长,而前面提到的赤贫在生存竞争中处于落后挨打的地位其后代也将变得越发软弱不堪一击。有没有那么一天,被剥削的对象消失了,那么剥削的一方也将无以为继。这个道理没有大脑的Worm懂得,所以它们中速发展不至于过于快速到杀死宿主。这个道理百年前福特公司的老板懂得,他舍得付出高工资工人就是不可小觑的市场购买力,这个道理《南方与北方》的桑顿先生也懂得,只有吃饱穿暖才能使劳动人民身体健康更多年地为其提供服务。可是在这个儒家思想过度熏陶下的国度里,贱民阶层已经很容易满足和感激卑躬了,却总有打着弱肉强食旗号的精英连他们最低的一点生存权利也要剥夺。这是不是在做杀鸡取卵呢?有些天方夜谭是吧,不过前面提到过了进化有时候会快得让你都毫无知觉,加之弗洛伊德说人都有生存的欲望,所以我想并非是空穴来风。有一个现成的例子是人们越发地胆小怕事了,见到跌落在地的老人罕有伸手帮助的,这在以前大概会是难以置信的吧。

我现在才看到一半,这个课程最后一讲题目是利他主义,也许大概正是这个意思,如果真是此,从这个层面上讲,双赢是说得通的。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