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死亡笔记

它应该归类于哲学,但是目前并没有展开的想法,所以将就到心理。 

————————————————————————————————————

记得读书时,哲学老师开宗明义,任何一个哲学家首先要回答的问题是选择唯心还是唯物,这是无法回避的而且要果断鲜明的表明立场,否则随后的理论全是无木之本无水之源。因为我所受的哲学教育基本等同于马克思,所以老师才会这么讲第一堂课。事实是(或者用广义的说),确实是要标出自己的立足点,但是出发点不是为了点明自己是坚定的无产阶级还是摇摆不定的形而上学,而是为了解释不可避免的死亡。一个哲学家归根到底的任务就是要解释死亡。

我对死亡想过很多年很多方面很多事情,所以当上完这一系列的课后,惊奇地发觉原来那些如雷贯耳的名字苏拉格底,柏拉图,叔本华,卡夫卡等等他们对死亡的看法,均有些涉猎,只是我是不成体系零乱的,而他们是成体系的有逻辑关系的,这是哲学家和大众的区别。

多年前看到报上一成名人士说因为自己不够聪明,进不了哲学博士班退二其次学了经济后来成功云云。我到现在仍在怀疑,一个人拿到哲学学位后,究竟可以做些什么样的工作才专业对口,老师研究官员或者可以做任何的事情因为哲学是人文理学金字塔的尖顶?

我并不很欣赏那些古希腊看上去似乎很智慧的对话和辩论,它们的质量等于北京人的侃大山,很过瘾但除了残余的唾沫星子一觉过后什么也不会留下。然而,哲学家和膀爷(通常侃大山的主角)的地位天壤之别,是因为前者善于包装?这又让我想到了其他精雕细作的文字,毫无营养可是愉悦感官。

————————————————————————————————————

随堂笔记

我能幸存于自己的死亡么?幸存=活着,既然已经终结了,那就没有幸存这个概念。:(

一元论:只有一个个体,身体。如果有灵魂那也是依附在身体上,合为一体,身体在灵魂在,身体消失灵魂消失。//老师是一元论,我也赞同

二元论:身体和灵魂分开来的,它们是临时组合在一起,当身体消失,灵魂并不一定消失。不一定的意思是仍然无法保证灵魂不灭和永远存在。

灵魂存在的话,又该怎样识别呢?通常有两种方式,1,用5感,譬如看到了汽车在路上跑。2,用推理,譬如微笑,没有一个叫“微笑”的身体部件,但字典里有名词微笑表明有微笑这个客体。灵魂用第2种方式来标示。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人类可以做如此多赞叹不绝的作品,所以一定有和别的低等动物与众不同的地方,灵魂是一种设想。

咖啡的香味,红色的苹果,物体A比物体B远,这些都是明证。可是用光谱分析仪一台机器也能分辨出五颜六色,也许他们没有人类的感觉,但天生盲人呢,他们又是怎么区分颜色的呢?也许人类是一架精密的机器,这个说法在蕙兰瑜伽上听到过,在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之时听到过。

死亡是孤独的

  • 不是第一个死也不是最后一个死
  • 死时有人陪伴,譬如电视剧里紧紧握着手啊
  • 集体性自杀 ,一些自杀团体

死亡是独立承担的

  • 譬如有人帮你挡子弹,他的牺牲换你的幸存。
  • 有很多事情都得靠自己,譬如吃饭,没人可以帮你吃饭

死亡是孤独的说法也许只是心理学范畴上的,然而除了死亡我们很多时候场合,也感到孤独。

天堂和来生
濒临死亡的人事后回忆常看到突然地一片光亮,或者故人在空气中飘来荡去的;通灵先知们有本事与另一个世界的人交流,说出做出一些只有此人才知晓的事情和表情…………然而老师说他是不相信的。第一他们并没有死去所以死后的世界他们并不了解,后者只是运作商业的一种方式。他说人在大限时会释放掉体内所有的内太啡,功能如同一些毒品,产生飘飘欲仙的幻境。

永垂不朽的弊端

  • 边际效益递减效应导致活得无趣
  • 越来越老身体衰退地无法开展任何活动
  • 时间太久,忘记了自己先前的经历,譬如童年

死亡必然性的两种想法

  1. 既然牛奶已然倒翻,覆水难收,不如做一些其他还可以改变的事情
  2. 感到无能为力的挫折感,备受煎熬。

害怕的三大要素(不是心理上的感受,纯粹的哲学范畴中的害怕)

  1. 这个对象是令人害怕的
  2. 遭遇不快的概率不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
  3. 存在一些的不确定(不大不小)

害怕的程度要与害怕的对象大小成正比。

因此:害怕死亡不符合逻辑。

死亡有时候是礼物,有时候刺激(zest)的源泉。为什么有人会低空跳伞,所谓的意外概率愈大挑战性更大刺激更强。一般人很少会受东北虎的利爪撕碎痛苦身亡。没有不确定性,譬如少年时参加舞会,终有曲终人散之时,你只是回家而已,家什么时候让你感觉害怕了?抑或者,朋友给你一块巧克力,你觉得味道好极了,但他给不了你第二块你就开始愤愤不平或是忧心忡忡没有巧克力的日子?

生气的二大要素(同上)

  1. 有客观对象
  2. 有意为之

如果是信上帝的,第一个条件符合,第二个不满足,你能说给了你生命的上帝对你不公平么?那些有可能加入人类俱乐部却阴差阳错地没有机会出世的甲乙丙丁呢。如果不信上帝的,那么第一个条件就已然否定了,你也许会把作业迟交归咎与系统崩溃的计算机,然而计算机终究不是活生生的人。

悲观的人会说如果从来没有活过该有多好,没有得到也就没有失去,然而有一个老生常谈的笑话:这个世界上指不出任何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我们已然出生。

对死亡思考的策略

  1. 回避:没有重点的安排生活,引发想做的事情来不及做。
  2. 沉弥:背着沉重枷锁跪地匍匐直到生命的终结,一是所成。
  3. 适度:比较合适,老师说There’s a time and place. 但是他也不知道(至少没有说清楚)什么才是对的时间对的地点。

另一种方式的永垂不朽

  • 子嗣后代 //老师说他不buy这个想法,我也同意,先前写的“you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 杰作,建筑、乐章、公式、定理,。。 //老师说大多数的时候他认同,但有时候也有些异议。我大多数时候不同意,这种方式的存在你只是被动地被参观。譬如现今有些侮辱的言语评价曾经十全十美的伟人,地下有知的话该会怎样?有时向往,譬如喜爱读的书籍作者基本上都是死了好多年的,却仍然似乎能触碰到他们的灵魂和他们的心灵碰撞似乎比大活人更有触动。

过有意义的人生?

  • 吃喝玩乐的人生 //享乐主义。指代 intrinsically valuable
  • 有所成就的人生//有可能生命终点仍未解出答案。指代 instrumentally valuable

两者并非水火不容,老师举例他说他喜欢哲学喜欢上课,这是 intrinsically valuable。同时,学生在听课时能学到些什么,这是instrumentally valuable。

老师没有说孰是孰非,只是:those of you who choose the topic, the “Eat, drink, and be merry” question, basically I’m inviting you, in that topic, to reflect on that question.it’s important to think not just about how much did you pack in, total, but what were the greatest goods that you had or accomplished in your life? And perhaps, then, we should conclude, quality can trump quantity. Perhaps with the right quality in place, quantity becomes of secondary importance.

佛教:把死亡看作解脱,活着才是活受罪历经苦难的跋涉。(西游记9981难其实就是隐喻)而从这支点上出发,一切都说得通而且不再恐惧。然而老师说他是西方教育下成长的果子,把生命看作是欢乐的旅行,所以我们还要开这么死亡的哲学课程,去研究去探讨死亡,如何更好地在有限的活着的光阴里生活。

————————————————————————————————————

附赠

God made mud.

God got lonesome.

So God said to some of the mud, “Sit up.”

“See all I’ve made,” said God. “The hills, the sea, the sky, the stars.”

And I, with some of the mud, had got to sit up and look around.

Lucky me, lucky mud.

I, mud, sat up and saw what a nice job God had done.

Nice going God!

Nobody but you could have done it God! I certainly couldn’t have.

I feel very unimportant compared to You.

The only way I can feel the least bit important is to think of all the mud that didn’t even get to sit up and look around.

I got so much, and most mud got so little.

Thank you for the honor!

Now mud lies down again and goes to sleep.

What memories for mud to have!

What interesting other kinds of sitting-up mud I met!

I loved everything I saw [Vonnegut 1963]. //我读了几遍,我不信上帝,但还是感动,深深得感动。

老师用这段诗来鼓励我们这有艰辛有欢喜的人生。巧合的是也就是上课的那一天,也就是朗诵诗篇的那一刻,这位诗人Kurt Vonnegut去世,享年84岁,老师说但愿在弥留之际,Vonnegut能意识到能经历一次sitting-up mud是多么地幸运。

老师还举过一个例子,说几年前有一年级学生诊断出不治之症,他选择了继续学习选择了Death这门课程,这门时时刻刻指出没有灵魂没有来生的课程,他最后坚持到高年级的春假。老师说,那个春天所有教授过的老师都在想该给这位学生什么分数,是否合格能否毕业,最后 签发了毕业证书,赶在临终前送到了学生手里。

你的心愿是什么呢?

————————————————————————————————————

课堂结束后的……

因为死亡不可避免,没人可以幸免,所以才把老不死当做是怪物很不好的事情。譬如,养老院90多岁的老人并不觉得自己活够了,还有很多的事情很多的活力。确实会厌倦很多的事情,我在Blog曾提过克服自己馋涝的办法之一就是狂吃这个食物,过了一定的量后自然会失去胃口。可是世界上还有太多太多对你来说未知的领域,要让我对所有的事物失去兴趣恐怕真的需要很多很多年。而记忆可以通过别的方式回忆,比如照片作文,所以我仍旧非常不同意永垂不朽有老师说指出的弊端。正如叔本华的自我批评:So in certain moods, at least, I find myself thinking that I’ve just deluded myself.

死亡可以没有痛苦的,譬如安乐死譬如在睡梦中。

在前往活着的路上,我未感到悲伤喜欢,同理,在离开活着的路上,我也不会感到悲伤喜欢。

想到这两点让我很宽慰。

我的心愿里有一个是写一部书,无所谓能出版更不敢奢望成名著,只是自认为有很多很多了不起的脑力成果,不记录下来对不起自己,已经动笔。

我的另一个心愿同那个得绝症的学生一样,要上世界一流的学校聆受世界一流的思想,已然开始。

属于吃喝玩乐的一个物质心愿是住花园小洋房,似乎今年就有可能实现。

无论如何,就像在心理学的笔记里也写过得那样,能在此时此地相聚片刻纵然分道扬镳也是值得感恩的,有些矫情,却是实情。

你喜欢我么?我不知道。

但我终于知道

喜欢你,喜欢每一个和我相遇以及将要相遇的可爱的你:)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