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心理随堂笔记(三)

主题: 爱

定义:有三部分组成,缺一不可: intimacy, passion, and commitment。

单一的 intimacy。  This is liking.
单一的passion。 This is infatuation.
单一的 commitment。 this is empty love(父母之命的婚约属于此类型,但它的离婚率并不比自由恋爱的高)

缺乏commitment, 具备其它两者的,calls that “romantic love.”
缺乏passion,具备其它两者的,calls “companionate love.”
缺乏intimacy,具备其它两者的, calls “fatuous love.”

大三
我们喜欢的是那些跟我们相似的(年龄,信仰等),我们常能看见到的地理环境相近。文艺电影里常有一见钟情的情形,而老师说实际上你们早已经认识了(想到林妹妹和贾宝玉的初次见面),在别的地方,只是没有正式的介绍过。老师又说每当说到到相似时,总有同学举手反对说自己男/女朋友性格上截然不同,但爱得死去活来。他的回答也从来是两个字 “Good Luck”。虽然和我们最相似的最能经常见面的居住在临近的是我们的兄弟姐妹,可为什么我们很少会产生LOVE呢?心理学家说这是我们本能地排斥与在同一个母亲抚育下的人发生关系,即便他们是收养的,在基因上完全不同。(举例为伊朗的一个部落,是无血缘的大家庭但禁止通婚)我想到从前很流行的童养媳,结局往往是始乱终弃,也许这算是个能冠冕堂皇的理由吧。

小四
当其它因素都是相等的,,以下四点会更加迷人

  • 那些人比较有能力的,但又有些小毛病的。过于完美,十全十美的对他人来说是种危险,显得自己的“小”来,我们是爱不起来的。 老师举的例子是克林顿,在面临弹劾危险时他的支持率不降反升。
  • 那些人开始对我们评价不高,但好评呈上升趋势,哪怕最后的评分仍然低于开始就对我们赞美的,我们倾向于更爱他们。这大概就是欢喜冤家们的由来吧。
  • 归因错误,我们知道爱一个人生理反应是手心出汗、心怦怦乱跳,所以当我们身体有如此状况,而我们又找不到合适的原因,我们便相信这是因为爱。老师说可以请你心仪的去喝咖啡,递给对方的说是去咖啡因的实则是浓咖啡,…………另一个例子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排除经济因素的考量,心理上的一个解释时每当实施暴力譬如高扬起鞭子,被动的一方心动过速,紧张出汗,误认为这就是爱。
  • 外表美的,我们更在意那些外表吸引的人对自己的评价,如果是负面的我们会据理力争,而要是来自于不吸引人的,我们会耸耸肩一笑置之。

有没有可能同时真心诚意地爱2个人呢?老师猜想说,可以。但是你会感觉抵触情绪在身体里,因为我们生活在一夫一妻的现实里(不包括一夫多妻的社会)

比较冷酷的解释
男人比女人平均高15Cm,证明在漫长的进化路上,男性付出的parental investment小与女性。男性的睾丸(根据身体比例)小于黑猩猩大于大猩猩能产生中等数量的精子,进一步表明女性在进化历史里虽然不是水性杨花但一生中也有多个配偶,一夫一妻至死不渝是插曲,而多多益善才是主旋律。
男性喜欢生理成熟且年轻的女性,因为成功繁殖后代可能性越高。
女性喜欢有权有势的男性,因为富裕的物质条件有利于后代的生存。 有一个实验发现女性在排卵期时觉得“高仓健”更性奋因为有更强壮的基因而在其它时期倾向居家男人因为他是稳定家庭的保证。
为什么有些人更性感 ,可能是因为带有某些病毒细菌,譬如梅毒,它的一项功能就是让宿主更有性诱惑力,通过增加身体接触的机会(亲吻、交配),梅毒等生存繁殖的可能性也大大提高。
联想到丈母娘催生房价,陈世美抛弃结发妻,也许真的没什么好指摘地,我们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确保自己的基因能传播下去。

不同的声音
譬如生育控制譬如同性恋譬如牺牲自己的利他主义(最后一项并不一定完全无关,如果我的死亡能换回3,4个兄弟姐妹的活着,大多数人潜意识地计算了基因的概率后选择同意),如此完全地丧失了基因复制的机会,原因我们有脑子会思考,决定自己命运方向(其实这一段我理解的不够透彻)我的认识是除了繁衍后代这根筋以外,我们中的有些人还有其它的事情想去做想去完成。 引用Steve Pinker 的一段话:Nature does not dictate what we should accept or how we should live our lives. Well into my procreating years, I am so far voluntarily childless, having squandered my biological resources reading and writing, doing research, helping friends and students, and jogging in circles–ignoring the solemn imperative to spread my genes. By Darwinian standards, I am a horrible mistake, a pathetic loser, but I am happy to be that way, and if my genes don’t like it they can go jump in the lake.

爱我们的孩子
我们爱孩子,是因为他们可爱么?不是,我们爱孩子,是因为他们携带着我们一半的基因。(又是一个残酷的理论)孩子心里也是明亮着呢(更为残酷),哪怕他/她先天失明,也会通过取悦的笑来吸引成年人的照顾(笑有三种,真、假和取悦,只有1/10的人能分辨,细节么,我得保密 ^_*)。他们哭得不温不火,让人心生爱怜(太弱了听不见太吵了会增加反感)。他们有宽大的额头,朝天翘的小鼻子,肥嘟嘟的两颊,大而圆的眼睛,万美地显现出自己的弱小无助楚楚可怜。(幼崽亦是如此演绎)而长大后多数人会脱离娃娃脸,因为有能力保护自己。而那些长相终生幼齿的会得到格外的照顾和优待(譬如同样犯罪,他们的量刑低于别人)。

心理测试里最精确的也许是IQ,高IQ紧密联系 how fast you could think and your memory abilities.(再次证明能死记硬背也是智商高的一个表现) 通常在特定项目表现突出的(如阅读,计算)G(一般项目如常识)也是优秀的(又想到了陈景润数学天才但生活上一团糟,或是钱钟书文学大家但数学不及格,也许只是特例不得而知)。IQ几乎完全是基因上的事情,跟生活的团体无关(犹太人特别聪明么,错,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组内的遗传差异并不意味着有组间的遗传差异),跟环境无关。老师举得有同卵双胞胎的脑扫描图几乎一样,难分伯仲;Bloom family的孩子和养父母的智商毫无关联。另一个例子是同样的种子一个施肥多一个施肥少,收获却是差不多的(立马想到了南橘北枳,呵呵)。IQ,特性,情绪稳定与否都在受精的那一刻决定了,至于后面的教育培养似乎影响甚微。有人反对说那些有暴力倾向的孩子源于童年生活在拳打脚踢下,回答是可能这种孩子天生就是麻烦制造者,而父母只能以暴制暴,更有可能的推论是火爆脾气本身就是遗传得来的。同理爱看书的父母会有爱看书的孩子也许不是源于以身作则而是基因传递。所以父母们如果过分责怪孩子不聪明不用功一天到晚只晓得玩,学过此理论的小朋友可以言之凿凿地反问谁叫欧父亲不是李刚呢?而父母更不必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无私奉献了青春操劳了大半生,因为无论祖先后代都不过是利用关系,更彻底一点我们,如此高级的人类其他什么都不是,只是充当了基因的载体(残酷之极)

结论
爱可能简单地只是因为误喝了一杯黑咖啡,也可能单纯地只是想广播自己的基因。 情爱、父/母爱可能真的没有我们想象地那么至高无上,但我总是想人与人能相爱(不仅仅指狭义的男欢女爱),是一件多么了不起得偶遇,当中只要出一丁点指甲盖的差池,两人之间就永无碰面之日,所以还是要万分珍惜,珍惜情感。

//我喜欢cute,倒不是他们惹人可爱,而是他们在我的想象里等同于天真不世俗。(也许他们也早已进化成小大人了,所以我说想象我说我以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