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You’ll never be forgotten ?

一个6岁女孩诊断出肺癌,由于年龄小新陈代谢较快,所以扩散地非常迅速,很快就被夺去了生命,还没有来得及等到生日等到圣诞。

对于我来说,这只是一个平常的不幸,死亡不分长幼无需排队,所以读到整版整幅的安慰纪念的话,有些莫名惊诧始料不及。也许这里比不上天朝,神奇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也许这小孩子所表现出来的勇气乐观是很多大人都不具备的,也许是Andrew指出的,小姑娘说出了心底深渊处最害怕的恐惧——孤独。在公共场合讨论这类问题是不合时宜的,可是为了抵御为了驱赶,从祖先开始起就探索发明出了种种合乎情理的仪式,譬如清明节的扫墓,譬如挂在床头的合影,譬如在佛龛旁的对话……前辈一边虔诚着念念有词一边细心地教会后辈,以确保今后的某一天,自己也会那样地被真心诚意地想念着,怀念着。文章结尾说我们承诺我们不会忘记你,是不是也是对自己的一个保证?可以死亡(因为人力无法阻挡)但不可以遗忘。

然而“We know children do die.”,所有认识你喜爱你的人也一定会有离世的那一天,到那时还剩下谁来挂念你曾经在这世界上留下的一颦一笑呢?(不包括历史名人)更何况,在6岁时我就发现死人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不包括有宗教信仰的人)因此,遗忘和死亡如影随形,一样地无法改变,所做的挽留努力都将是无功而返。

美剧里常用move on来鼓励悲痛的人们走出阴霾,我想这才是最积极最实在的建议(确实有些不近人情)

Mikayla

 

前几天在图书馆看过一份死亡调查,其中有一道问题是若你身心自如,是否愿意永远永远地活下去?大多数被访者回答不,原因之一是所爱的人(父母,夫妇,儿女,朋友)都不在了,独个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犹如行尸走肉。————忽然想,是不是一个人能孤独地(换个更贬义的词,苟且偷生)活下去,也是勇气的一种形式。

 

原文>>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1. […] 子嗣后代 //老师说他不buy这个想法,我也同意,先前写的“you will never be forgotten”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