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节奏

我做事情有自己的节奏,要是被打乱了会很烦躁,甚至都生出骂人的冲动。然而这在打工时似乎很行不通,几个同事会连奔带跑地送菜,两只盘子都装得满满地不留一点空隙,实在瞧不出食客会在意多等半分钟。抹布象是始终旋转着在玻璃杯中飞快地舞蹈,看到的目前情况由此打碎掉两只。一切都是很着急地。

老板应该算是有身份的人了,每天繁忙时段还要亲力亲为地帮着点菜刷盆整理货架。领班加上小费收入想来不菲,可每次很一般的免费工作餐一顿不拉,最早开吃到最晚离席。我想这就是我和这些有事业心有野心的区别吧,我没有发财的宏愿,属于小富即安知足常乐型。赚一点点生活费,看看酒吧众人醉态,捡上几根细长的树枝通通堵塞的水管,趁月黑风高坐上公园里的儿童摇椅晃上两圈,每周末去市场买些日用品去图书馆借还两本书吃两只甜甜圈,这么些就足够欣慰了。

有时候又觉得自己是不是兴奋点特别高的人,和那些心理学书上说那些老是要寻刺激譬如蹦极的去平复蠢蠢欲动的基因,他们若过得平常会心烦意乱做出一些出轨的事情。我又特别地贪生怕死杜绝所有和危险沾亲带故的活动所以似乎更难以被取悦。好像真的没有什么能让我情绪惊涛骇浪辗转不能成眠地,考HD不能,坐飞机不能,迷了路不能,看恐怖片也不能。这种性格在有些场合中十分不好,不够积极不够进取,可是确实激动不起来,那激动的泪花,激动地蹦起来大概只在小时候才有过。

昨天太阳很好,把床褥拿出去洗晒了,下午就干透了。然后看了一本读者,有一篇游记说的是坐火车穿越东三省,他们还是习惯性地把那片区域叫为满洲里(很殖民),作者说她喜欢那种慢火车而不是高铁,因为面对面的硬座提供了饱览世相的平台。她说她更喜欢哈尔滨而不是大连,后者干净整齐得没有一丁点历史的痕迹。她也觉得奇怪在沈阳有纪念张学良的有比尔盖茨蜡像却似乎没有关于共产主义的影子。我还没有机会去那里旅游,不置可否。接着开始为一家当地调查公司写一些生活在澳洲的感受,忽然想也许writing in my bones,以此副业兴许会让我开心点吧:)

昨天看24小时第6季,看到Jack的哥哥是ER凶巴巴断了手的医生,他儿子又是H(CSI)的私生子,忍不住地笑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