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弄堂春秋

我的小学

在开心网上又找到了几位小学同学,就想到了我的小学校可真是寒酸之极。

我的小学师资力量很是一般,但当时似乎也很少有望子成龙的家长会选择跨区读书的,绝大多数选择就近入校,所以班上的同学多是在一个弄堂里长大,知根知底。

我的音乐老师现在想来就是陈丹燕笔下那种穷讲究的老克勒,高高瘦瘦,即便上课也戴着一顶格子尼的鸭舌帽。他包揽下所有年级的音乐课,并给我们制订了宏伟的5年计划,1、2年级吹口琴,3,4年级口风琴,5年级笛子……很可惜由于校舍中途改造,在读生被四分五散到各个小学,这个计划不得不流产。不过我终于学会了同时吹两只口琴,平生第一次在少年宫参加演出,第一知道“压轴”的含义,乐颠颠地拿回了一大盒奶油蛋糕却忘了自己的红领巾。

体育张老师很胖很胖且上了年纪,别说翻个跟头就是跳个绳子也气喘吁吁,她和另一个也教体育的秦老师关系很好,小朋友谣传中看到秦帮她送过不止一次的煤饼。秦老师是教高年级的,体格还比较靠近想象中的运动员,脸黝黑线条分明,对同学总是板着脸动不动就狠命地吹口哨,但也有轻松的片刻,他妈妈有时会等在操场找他说事,他就会严肃地说稍息,然后别转身飞奔过去脱口而出一句糯糯地‘姆妈’。

施老师也很胖也上了年纪,只教了我们第一学年一学期的自然常识。虽然时间很短,她说的却对我获益匪浅。比方跌跤的条件反射就是手一撑,其实这样反而连累了手;要避免乌青块就要不停地轻轻揉搓;带着我们在阳光底下数影子。

还有一个是教数学的,大概是从重点小学转过来的,很是看不懂这所松松垮垮地教育氛围,制订出了一大堆规章制度,出现了补习和提高班。我么自然是被派入补习的行列,布置下来的题目若做不出就无法回家,本来就是懵懵懂懂地加之归心似箭总是落到最后和老师一起下班。也许与老师们毗邻而居,熟捻得就象是阿姨妈妈,所以每每在路上见到,会大声问好,一点点都没有因为成绩得不如意而抬不起头不好意思什么地,老师听到后通常少不了要好好学习抓紧之类的谆谆教导,妈有一次还半开玩笑地说你怎么就那么兴高采烈地去碰一鼻子灰阿。//我那时好像真是没心没肺,天真烂漫亚,赫赫

小学很一般,不过毕业生里上名牌大学的成为名人的有所成就的也不在少数,甚至我们国家曾经的第一把手也莅临讲过话批过文,所以么,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