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诺贝尔

知道刘晓波是在年初看六四的视频,这个人与其他组织者不同处是,他是急急忙忙地从海外赶回来声援,而不是千方百计地给自己找退路。阅读了提及的作品,内容似乎并无多大新意,2百多年前的独立宣言里出现过,在我们今天的宪法里也出现过,那些个字眼在强坛上几乎分分秒秒地被书写。他能被称作理想主义者能称作为理想而献身的斗士,我能联想到的是唐吉坷德。这种印象在看了他的简介后更是加深,尽管成为重点关照的对象,尽管因言获罪的几进几出,却一直留在国内,留在北京。

教马克思的张老师有一句口头禅:别把政治看得高不可攀,其实跟人际交往差不多。所以我时常地会把国家把组织具体人格化。既然是人就没有十全十美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客观。譬如说希特勒曾荣获和平奖提名,这个不解释了。再譬如说历届获奖成员绝大多数来自发达国家,原因之一是再耀眼的突破也必须需得到数名重量级人士的推荐才有可能进入评选阶段。国家也是,不断地买国债买飞机实行出口退税不就巴巴地指望着那些得到好处的能“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么,然而事与愿违,忘了还有边际效益递减的关系,忘了还有人性中欲壑难填的贪婪,忘了还有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价值体系。就像我从来不相信一个连环杀人犯会有幡然悔悟的一天,我从来不相信一个因为他人不肯开门迎客就左手枪炮右手鸦片来轮番轰炸的会在百年后真心实意地希望大家都能过得好过得和他自己一样好甚至要比他自己都要过得好。

我是一个乐观的悲观者。我觉得人生是无意义的或者说是一种注定的悲剧,但在活着的过程里也会有一些高兴振奋愉悦的片断。纵观历史的长河,每个朝代不也都是从萌芽崛起到兴盛衰亡。不遥远的过去家家户户会把灶上的锅碗拿去大炼钢铁造,时至今日会认为笑话,但不可否认在当时当地,很多人是高兴得振奋得愉悦得。在败落的当口,自然地也会出现觉醒者振臂高呼,企望建立一个新世界一个新秩序,可是在这太阳底下,从来从来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崭新的事物,我们所见到的所触摸到的“新”不过是另一个轮回的开始罢了。

既然能把国家比作人,是不是人也可以比作国家?我猜我会是那种生存在与世隔绝的土著部落里,偶尔某一个时刻撞见了哥伦布们,他们心里也许会想好傻居然都披金挂玉还过着如此这般原始低下的过活,而我也会觉得他们很傻,觊觎着只会闪闪发亮却毫无实际用处的石头。

虽然读到了很多偏颇或幼稚的帖子,最后还是没有在BBC上反诘,我心里还是害怕着啊。我没有忘我的牺牲精神,我也不是理想国中的柏拉图,我也不再是那会大呼小叫地说出国王没穿衣服的小孩子了,我保持沉默,过自己的生活,寻找偶尔的欢乐。

@Lily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