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bout Me




    Lily@Melbourne, Australia

    Login

  • Follow 静水深流 || Still waters run deep on WordPress.com
  • Archives

转身

B最后还是决定回家了,说是先生不舍得放弃在国内的前程似锦从头来过。觉得挺可惜的,她那个学位拿得极其不易,2次fail,第三次若不是出言相求,仍是不及格。第一份工作也很辛苦,随时待命准备着,哪怕是在和朋友相聚玩耍,也有可能接到上班的电话。之后的一份虽然朝九晚五但在远离市区的乡下,附近连小卖部都没有,更不用说是中国物事。好不容易一点点地挪回到了市区,步入了正轨,但夫妻意见不合,思量三番还是选择回家团聚了。也许女性心肠柔软,更看重家人骨肉,更易牵肠挂肚,所以最后让步妥协的多数是她们。她们倒是把自尊看得轻了,这边的苦白白吃了,回到家后也做不成清闲的太太,仍然是要谋份工作。家里单只依靠这么一根顶梁柱上,虽然现在衣食无忧但终究是放心不下的。打算还是回原来的大学教书,猜测当年的同事可能已经是今日的上司了,此等委屈也当得忍得。
为什么先生就不可以过来呢?开头的几年一定是比不得从前的呼风唤雨,但捱过了也必会有一番新面貌。人在此中也能增添一些经历积淀内心多一些沉淀又有什么不值得尝试的呢?即便是从实惠处讲,吃穿质量都会更有保证些,少埋些身体的地雷;将来生老病死也少了后顾之忧,不会因为天有不测而把全家拖入贫困。
 
C的母亲是房地产商,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C和赵薇同乡,生得也是雪肤花貌,加之是富二代,衣裳从无重复过一天,更如明星般熠熠闪烁。出来不久结识了一不良女子,开始学抽烟学喝酒找人同居,课是再也不上的了整日在街上闲逛。类似C的有很多,更有甚者寂寞难耐替“难友”办了陪读身份,隐瞒着家人就有了婚史成了有夫之妇。这也许就是代表中国的“先进”,在国内千方百计地压榨着老百姓,到这里却挥金如土过着奢侈糜烂的生活,不说平白无故地为他国增添GDP,更是被鬼佬看低看扁了,最最害怕的是这‘克莱顿大学’的留学生要是借着父母的权势回来升任新一代主子的话,百姓的安身立命之所恐怕都难于保全。B先生若能想通这一节,大概可以在昙花一现的成功面前保持住一点清醒吧。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别人只能旁观,还是要祝福B,一路顺风。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